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10月 > > 谢文:Facebook被低估了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谢文:Facebook被低估了

  “作为继Google之后的一个现象级公司,Facebook成长得过顺、过快。从长期发展来看,每个公司大致都经历过类似的挑战。”

  文字整理 | 翟文婷

  《创业邦》:Facebook上市后,股价表现一直不佳,早期投资人也开始套现。你怎么看Facebook当下的表现?

  谢文:我对Facebook所代表的Web2.0的方向,包括它的革命性和市场影响力的看法都没有变化,这跟股价无关。我们不好去猜每个人卖股票的动机,只能笼统地从历史看,不管是投资人,还是拿着期权的员工,第一波投进去的时候,估值大概是100亿美元、50亿美元甚至更低。即使现在掉到每股20美元,对他们来说也是大赚。但是他们等待的时间够长了,Facebook之前很多年不准备上市。所以很多人可能出于财务和资本的运作的考虑需要套现,这是没问题的。

  对多数投资人来说,我不认为现在是到顶了,应该兑现,否则股价还会降。我认为他们多数都是战术的考虑,需要资本或者降低风险。因为现在20美元,或者十七八美元的股价,在我看来是过低了。

  《创业邦》:股价过低,这是美国华尔街的问题,还是Facebook的问题?

  谢文:都有,这是一个复杂的合力导致的结果。比如经济前景不好,Facebook上市时过于追求价高,等于摸到了市场能给出的一个最高价,没留余地。而上市期间由于交易过多导致市场崩盘,第一天的交易就出现了很坏的东西,给大家留下了很坏的印象。

  另外,作为继谷歌之后的现象级公司,Facebook成长得过顺、过快。当它终于成为产业领军公司的时候,整个团队在心理、能力、经验等各方面没跟上。作为一个创新小天才,扎尔伯格在全面领导一个巨大的上市公司的过程中,在大家对Facebook的收入和利润有了更高期望的时候,他的能力也凸显出了不足。他过去一直说“没想赚钱,只是做着玩”,但是作为上市公司,Facebook就不是创始人个人的问题,要对股东负责。我相信,以他的聪明,给他一定的时间,他应该能够领悟过来。这都是在战术场面可以改变的。它和雅虎的问题是两回事,雅虎的核心竞争力已经老化,士气低落、人才流失。

  Facebook今年的收入有五六十亿美元,利润有若干亿,这是相当精彩的一个数字。这些用户还在成长,市场份额还在增加,而且到目前为止,它的市盈率也不能算很低。单从股价来看,很多人觉得会有问题,其实从长期产业发展来看,每个公司大致都经历过类似的挑战,这是发展中的问题。当然,不排除如果Facebook再犯几个错误就会变成致命问题的可能。

  《创业邦》:Facebook在移动端的处境也不太好。

  谢文:史蒂夫·乔布斯生前曾经非常努力地追求过Facebook,他请小扎吃饭,搂着小扎的肩膀在海边溜达了好几个小时,乔布斯就是想深度捆绑iOS和Facebook。想象一下,如果苹果和Facebook深度整合,局面可能会很不一样,但是小扎当时拒绝了,他认为这样会影响Facebook的独立发展。结果,苹果深度捆绑了Twitter。过去一年的发展,Twitter很大程度是借助了苹果的终端。

  我个人觉得小扎对移动终端的重视度不够。他过于留恋过去传统的架构和界面,因为那是他自己千辛万苦弄出来的。在手机上怎么找到既能体现Facebook的深度和广度、用户感觉又很好的一个架构,小扎现在发力不够。不过整体上,我不觉得这是致命的。因为说到底,互联网是相通的,不存在孤立的移动互联网。

  Facebook已经有30%到40%的流量来自无线终端,现在的问题是这些流量转化的收入比较少。这不仅仅是Facebook的问题。在一个小尺寸屏幕上,没有足够的空间发很多广告,Twitter、Google、雅虎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这是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会遇到的问题。但是Facebook的流量巨大、用户巨多,收入却没有相应比例的增长。它是带头人,大家预期它应该领先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它没有,大家对它有一些失望。实际上,这不是Facebook一家的问题,是整个产业的问题。

  《创业邦》:你曾经说过,在美国大概每隔8年左右,就会有一个现象级的公司诞生,Facebook与Yahoo、Google的区别在于,它是一家Web2.0的公司。作为Web2.0模式的巅峰代表,Facebook能否找到一种广告之外的突破性的盈利模式?

  谢文:广告名下有很多本质上完全不同的架构和机制,不能说它一直都没有创新。比如Yahoo解决了从地面广告、电视广告变成网络广告的问题,这是一个巨大的创新。它一方面扩展了市场,另一方面转移了市场,传统媒体就吃了大亏。Google彻底改变了底层的机制,这又是一次创新,中小公司和个人不花费巨资也可以发广告。Facebook的广告是通过人际关系实现,虽然他们做得不是很好,但是大方向是这样。它不是简单地使用原有的广告方式,那只是抢夺别人的市场份额,Facebook也是改变了广告依托的架构和机制,扩大了市场。

  虽然我预测下一个8年出现的那个公司是基于大数据的,可能主要的商业模式仍然是广义的广告,但本质已经彻底变了。这就像当年电视对纸媒、广播对纸媒的冲击,或者纸媒对过去敲门推销形式的冲击一样,每次都是一次产业革命。

  《创业邦》:你看好移动端的社交公司吗?比如陌生人交友。

  谢文:广义上他们都属于Web2.0概念,通过人际交往进行信息的生产和传播。这个模式没有变,不管是生人还是熟人,双向互动还是单向广播,都是Web2.0。如果把陌生人交友定义到人际关系这个概念的话,它应该是Web2.0继续发展、延伸、丰满、扩张过程中的一个现象。

  但从本质上讲,我仍然坚持Facebook代表了主流,就是通过熟人关系建立一个核心的交往圈,然后扩张出去再和陌生人交往,这和我们现实社会中的人际关系、信息传播方式是非常相像的。至于一些新的跟电商、照片和商务需求等相关联的SNS,这些都属于垂直Web2.0领域,本身不会产生革命性的创新,因为Facebook很容易融合、整合这些东西。就像Twitter虽然做得很棒,但它仍然不是一个时代的领军企业,从本质上讲,它和Facebook没有区别。

  (谢文为资深互联网观察家,著有《为什么中国没出Facebook》一书。)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