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10月 > > BiBoBox:打造iPad上的儿童电子读物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BiBoBox:打造iPad上的儿童电子读物

  BiBoBox团队偏安大连,崇尚慢工出细活,这让他们的首款产品就获得了苹果WWDC开发者大会设计大奖。

  文 | 郑江波

  刘博从美国回到大连,怀揣着今年6月在苹果WWDC大会(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上获得的年度产品设计大奖,回想获奖当晚的情景,至今还觉得恍如梦境:从主持人宣布开始颁发奖项,到颁奖人公布首个获奖作品是来自中国团队BiBoBox的《Little Star》,他甚至忘了自己是如何走上台,在数千iOS开发者面前领奖答谢的。显然,团队的首个产品就获得了这么高的肯定,是他始料未及的。

  “这个奖的重量可以比喻为App奖项里的奥斯卡。”刘博说,《Little Star》售价4.99美元,上线一两周就获得了App Store各地区的首页推荐,目前共获得了30多万的下载。

  作为首只获此奖项的亚洲团队,回国后,媒体的采访和资本的追逐接踵而至,这让一直默默无闻的BiBoBox团队和刘博本人有点不适应,这个诞生于大连民族学院的校园团队更习惯在安静的氛围里精雕细刻。《Little Star》是一款运行在iPad上的儿童电子读物,相比那些大型游戏类应用在产品设计和研发上简单许多,却是7位成员耗时1年才完成的。

  设计主导教育产品

  实际上,《Little Star》原是一本寥寥数页的儿童绘本图书,BiBoBox创新地将原创性故事和交互性设计两方面结合起来,刘博希望达到对儿童引导和教育的目的。和许多单纯将纸质书内容照搬到Pad上的电子图书不同,《Little Star》的故事首先是原创的,“传统儿童读物有被儿童误读的可能,原创且具有交互性的图书可以最大限度地释放作者的创造力,引导儿童阅读”。刘博说,一万个读者就有一万个哈姆雷特,这个道理放在儿童读物也成立,如果父母离异的儿童看了《灰姑娘》,就有可能在心中觉得一切继母都是坏人,对儿童的成长不利。

  《Little Star》的故事讲的是几个小动物去山顶野营,同心协力摘月亮的故事,虽然为了配合儿童的接受能力,故事的内容并不复杂,但是要将每一页故事都和iPad的机能特点配合,达到良好的交互性效果,却绝非易事。为了最大化地实现交互性特点,《Little Star》采取图文分离的方式,一页文字,一页图片,前页文字主要起引导故事发展的作用,最核心的交互性在后页图片中体现。

  “我们并没有用语音代替文字,主要还是希望让家长和孩子共同读书。”刘博说,每页图片中都有隐藏的小秘密,不会有任何的提示,而是以引导的方式暗示儿童自行发掘,比如每个小动物都有一个工具,它们放到地上的工具被树叶盖住了,小朋友只有拂动屏幕,拨开落叶才能看到工具,这一个充满趣味性的细微设计既锻炼了儿童的动手能力,也引导了儿童用发散性的思维解决问题。

  趣味性是儿童读物的必备要素,《Little Star》借由iPad的硬件,将这种趣味性从文字上升到了富媒体的体验,“这是未来电子读物的发展趋势,”张博一直强调BiBobox要做新一代的电子图书,尝试用各种形式为儿童讲故事,比如植入小游戏。《Little Star》的小动物中有一只鳄鱼,它的道具是一把弹弓,情结设计中每个动物都尝试用各自的工具将月亮摘下来,鳄鱼的办法是想用弹弓将月亮打落,于是一个类似于《愤怒的小鸟》的小游戏便自然而然地出现了,虽然这个方法最终以失败告终,但这种讲故事的方式对儿童造成的影响显然是传统图文无法相比的。

  “给成人的东西一定是方便,给小朋友的东西一定是锻炼思考能力。”刘博说,其他儿童电子图书还沿袭着传统图书线性目录的形式,《Little Star》为了锻炼儿童的思考和记忆能力,摒弃了这种虽然方便,但是对儿童来说枯燥且无所得的形式,取而代之的是每一页图片的小图,BiBoBox还利用iPad的重力感应功能将小图制作成拼图游戏,父母可以摇晃屏幕将这些小图标打乱,让儿童根据记忆将故事重组理顺。除此之外,《Little Star》中还内置了一款和故事情节相关的小游戏,小朋友在规定的时间内,将一定数量的星星倒入瓶子里,同样是利用了重力感应功能,游戏分为多重关卡,并且考虑到保护儿童的体力和视力,人性化地增加了游戏时间的控制。

  在WWDC颁奖结束之后,苹果的几位高层分别会见了11家获奖开发商,当问到BiBoBox团队中工程师和设计师谁占主导地位的时候,刘博毫不犹豫地给出了设计师为主导的答案:“工程师常常不理解修改的理由,认为修改前后没有差别,但从儿童教育的角度,每一次的修改都是有理可循的。”对儿童教育和交互方式的理解是BiBoBox团队最核心的竞争力——“比我们研发能力强的没有我们懂教育,比我们懂教育的没有我们研发能力强。”

  校园团队的产品观

  之所有拥有这样的能力,还要从BiBoBox独特的团队背景说起。这是一个校园背景的团队,它是大连民族学院为了推行产学结合,培养学生学以致用而成立的导师制的研究室。刘博的身份不仅是BiBoBox的负责人,还是一名教师。学校无偿为团队提供办公地点、设备和少量的资金,并不介入团队的商业运作。不同的研究室有不同的研究方向,目的是创造出和市场结合的商业化的产品,学生可以选择感兴趣的研究室进行实习,毕业后还有可能留在研究室工作。团队可以外聘优质的人才,和团队签订劳务合同。其中,BiBoBox团队中有两名外聘员工。

  BiBoBox从2009年开始做iOS上的儿童绘本,在此之前的十多年,都一直在做与儿童产品相关的工作,从主题乐园儿童人机交互设备的设计,到与出版社合作推出原创的绘本,再到制作动画片,团队一直都在研究儿童教育,接触相关领域的专家,对比中外儿童思维的异同,以讲故事的方式引导教育儿童正确的价值观。在一次对主题乐园的规划中,BiBoBox计划将儿童交互设备和手机进行联动,这无意间成为了团队往移动互联网转型的契机。“iOS的崛起让我看到了新的机会,我们可以将过往在儿童心理交互性方面的积累,以讲故事的形式影响更多的人。”刘博说。

  其实,与《Little Star》同步研发的产品有10款之多,它只是BiBoBox正式提交App Store的第一款产品。苹果一位高层十分惊讶于《Little Star》的文本翻译,为了更适合国外儿童阅读感受,BiBoBox找到了加拿大教育领域的权威杂志麦克林(Maclean’s)的责任编辑进行翻译。Bibobox在商业的运营和推广上还没有太多的投入,得奖后很多国内的VC找到他们,但和慢工出细活的BiboBox相比,那些VC也许显得许有些急功近利了。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