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12月 > > 陌陌:不想作“约炮”利器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陌陌:不想作“约炮”利器

  创业不到两年,估值1亿美金,陌陌早就不是默默无闻了。

  文 | 郑江波 摄影 | 黄更生

  今年8月,有消息人士称,陌陌B轮融资数千万美元,估计达1亿美元。这个消息一经传出,互联网圈子质疑声四起:陌陌值那么多钱吗?

  不止是现在,围绕陌陌的质疑其实从来就没有停止过。陌陌虽然火了,但陌生人交友的商业逻辑走得通吗?用户黏性如何建立?商业模式怎么摸索?“我们根本就不去想这些问题,想也没用。我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如何把产品做好,尽可能改善用户体验。”陌陌联合创始人、产品总监雷晓亮说。

  第一个版本很山寨

  去年年初,时任网易主编的唐岩找到了雷晓亮商讨创业,并把陌陌的产品思路对雷晓亮讲了一遍,雷晓亮当即决定加入。用他的话说是:“大不了换一个工作嘛。唐岩都做到主编了,他的风险比我大多了。”在网易时,两人打交道很多。雷晓亮是内容部门的技术需求对接人,提供唐岩需要的所有技术支持。这种包办的角色让唐岩一度认为雷晓亮是技术,实际上他负责的是网易的产品统筹。陌陌的Beta产品做出来,雷晓亮向唐岩说,我们需要一个技术,唐岩惊呼:“你不就是技术吗?”

  又加入了一个技术之后,三个从没有过创业经验的网易人开始了“默默”征程。“移动是大势所趋,我们在顺势而为。”雷晓亮说,之所以对创业没有任何犹豫,除了有唐岩个人魅力的感召之外,还有对大势的思考。陌陌团队组建的时候,微信也刚刚起步,还在1.0的版本,远远没有形成现在的规模,“搜索附近的人”的功能都没有加。国内在社交领域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一款大用户量且可以改变格局的产品了。

  创业之初,团队除了缺人,也没啥经验。雷晓亮和另外一个技术之前都是做网站的,没怎么开发过手机产品。“刚开始真的是很山寨,什么东西都要从头学。”两人天天查论坛、看帖子,获取国外的一些信息。由于陌陌这种纯陌生人社交的产品在国外没有参照,只能零零散散地从其它交友类产品中寻找产品思路。长时间泡论坛之后,他们终于从交互、界面、可用性等产品技术层面获得了一些心得,东拼西凑,做出了陌陌的第一个版本。

  谈到合作伙伴,雷晓亮觉得二人在性格上很互补:“唐岩是一个急脾气,我做决定会比较慢。”当然这也经常导致两人在业务上的争吵。唐岩做决定很快,有魄力;雷晓亮则会想得比较多,但也不免会钻牛角尖,走到细枝末节上去。

  性格上的差异产生的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二人在增加产品功能上的意见不同。由于社交产品对数据的依赖相对较小,更多依赖于个人的主观感觉,雷晓亮觉得短信邀请功能会极大地增加用户量,唐岩却觉得自己不会用,不同意增加这个高成本的推广功能。为此内部曾发生过激烈的争论,最后没有通过。又有一次,唐岩觉得应该增加星座搜索功能,经过讨论,同样没有获得统一意见,也没有通过。唐岩虽然强势,但并不搞一言堂。

  用户也曾经为陌陌提过很多增加功能的意见,比如按年龄搜索、摇一摇、聊天室等,但陌陌并没有采纳。“用户提出的功能并不一定要满足,我们需要遵从自己的产品规则。”雷晓亮说,陌陌的产品规则简而言之就是两个字:简单。这种简单不是功能的多少,而是逻辑的简单。陌陌的产品设计以线性逻辑为主,避免多重的交叉逻辑,信息结构力求单一:资料、距离、好友、聊天这四个元素是陌陌的核心,在功能设计上力求简单,以满足最大量用户的使用场景为主。

  现在陌陌位于北京国贸商圈的一个高档写字楼里,每个月光租金就要30万元,享受着创业团队少有的奢侈环境。这已经是陌陌的第3个办公地点了。去年团队刚成立的时候,他们还挤在狭小的办公室里,扩充到20人就已经坐不下了。后来公司搬进了一栋别墅,和很多创业团队一样,在民居中办公。拿到A轮融资之后,他们搬到了现在的地方。

  “唐岩是一个很骄傲的人,我们从没有求过钱.”雷晓亮说,作为联合创始人,他也会介入到团队融资事物中。陌陌对融资方的要求主要有两点,其一是认可产品,其二是有能力协助下一轮融资。实际上陌陌并不是一个很烧钱的团队,用雷晓亮的话说是,他们“除了在给员工的办公环境上没有省,其他都很省”。在A轮融资之前,陌陌花的钱没有超过100万。

  能“摘帽”吗?

  陌陌在去年8月推出iOS版本以后,第一个月用户量是10万,5个月左右这个数字上升到了100万;之后的增长越来越快,新增用户从每天几千涨到每天几万。到了今年4月,陌陌进入了稳定的高速增长,在App Store上稳居前列,也形成了一定的品牌认知。去年12月Android版本的推出让陌陌获得了更广阔的用户群,到现在陌陌已经积累了2000万用户。“外界给我们估值1亿美金的重要原因,可能就是移动互联网很久没有我们这么一款表现稳定的社交产品了吧。”雷晓亮说。

  Android引入了许多年轻“屌丝”用户的同时,也成为了陌陌隐忧爆发的催化剂,一个新的称号随之产生:约炮利器。“做之前我们就意识到有这方面的风险。”雷晓亮说,这是做社交产品,尤其是陌生人交友所必须面临的问题。成为“利器”给陌陌的品牌建设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而这还不是让陌陌团队最担忧的问题。更严重的问题是,“利器”是一个工具,所谓工具就是用完了就可以放在一边了,而陌陌的产品属性并非工具,而是一款社交产品,它可以对用户产生黏性,让用户可以用它消磨时间。

  “有伴侣的情况下用陌陌就是会让人感觉奇怪,我们不想做世纪佳缘,一锤子买卖,我们必须摘掉这个标签。”雷晓亮说,为了鼓励健康交友,杜绝负面影响,陌陌实行了所有社交产品都不曾使用过的极端手段:设备封禁。所谓设备封禁被封的不是账号,而是设备本身。

  陌陌被工具化的另外的一个原因是陌生人交友的概念,用户量激增的同时也面临着巨大的流失,很多陌生人在认识之后直接加微信,这似乎已经成为了很普遍的现象。陌陌在今年10月的新版本中增加了“群”的功能,这是基于兴趣的陌生人圈子。虽然据雷晓亮讲,群的活跃度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好,但这也许可以成为陌陌增加黏性的试金石。

  不久前陌陌融资消息满天飞的时候,陌陌内部却没人讨论这件事,办公群里面大家依旧聊着产品、功能、运营。“融资是和业务没有太大关联性的东西,我们也没为融资去特别庆祝什么的,该干什么还干什么。”雷晓亮说。

  公司 北京陌陌科技有限公司

  创始人 唐岩、雷晓亮

  成立时间 2011年3月

  总部所在地 北京

  融资情况 2012年阿里资本、经纬创投等千万美元级别B轮投资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