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12月 > > 我查查:二维码应用从扫街开始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我查查:二维码应用从扫街开始

  “我查查”的目标客户是那些精打细算的人们。

  文 | 郑江波

  盘点互联网2012年的关键词,“二维码”一定榜上有名。在微信、微博、大众点评等杀手级移动应用的推动下,越来越多的人将解决O2O的闭环问题寄希望于二维码,腾讯CEO马化腾更将二维码称为移动开发的基础能力。一时间各类应用纷纷增加二维码扫描功能,地铁、写字楼等生活场景中更是随处可见二维码的身影。通过扫码下载应用、鉴别身份,小小的二维码俨然已经上升到了移动互联网入口的身份。

  实际上早在两三年前,扫码的应用就已经出现,不过这类应用的扫码和微信等有着明显的区别:前者是纯粹的扫码工具,一切商业模式都从扫码衍生;后者则将二维码视为连接线上线下的桥梁。

  iPhone4带来生机

  “我查查”就是这样一家专注于扫码生意的公司。公司位于上海浦东,成立于2010年1月,到现在已经积累了5000万的用户,并且在2011年获得了红杉资本的1000万美元的A轮投资。

  “我查查”的前身是格科微电子公司中的应用事业部。格科微电子是国内知名的手机摄像头传感器芯片设计厂商,目前在中国IT设计行业排名第四。为了给设计的芯片增加价值,构成产品差异化,公司以“芯片+应用”的模式进行捆绑销售。格科微电子从2009年开始研发条码扫描技术,推出了一款条码比价服务产品,让消费者可以通过扫码获取商品价格信息,快速找到附近更便宜的商品,这就是“我查查”的产品雏形。

  为了建立线下比价系统,公司最多时曾投入100多人进行扫街,收录一线城市各大超市产品价格,这种烧钱并且找不到盈利模式的项目遭到了董事会的反对。在“我查查”CEO赵立新的努力下,应用事业部门最后独立了出来。

  公司成立之初,为了推广应用,甚至买来大量的MTK手机,进行高成本的预装。直到iPhone4推出,iOS在2010年下半年开始大热,App Store兴起,“我查查”正式向智能手机端转型,才迎来了发展的春天。“如果iPhone的火爆再晚三个月,‘我查查’就死了。”这是赵立新对那个艰苦时期的总结。由于在第一时间推出了iOS版本的“我查查”客户端,以最快的速度占领了条码应用市场,到2010年12月,“我查查”共积累了50万的iOS用户,重新获得了母公司董事会的支持。

  现在,我查查的超市价格调查员已经超过了300人。“没有一个工具类的应用会做像我们这么傻的事了,即使做也晚了。”赵立新说,“我查查”的线下比价数据库是“我查查”长期积累的核心优势,这就像大众点评网长期扫街积累的店铺评价数据一样。

  “我查查”的用户构成随着iOS和Android势力的此消彼长而改变。2011年,“我查查”同时发力iOS和Android平台,总用户数为1200万,主要用户群集中在iOS上。2012年Android异军突起,已经成为“我查查”用户的第一大平台。“到今年年底,预计我们的用户可以到达7000万。”“我查查”副总陈自明说。

  分成将是主要盈利模式

  现在,“我查查”主要有两款产品,一款是主力产品“我查查条码比价”,另外一款是新推出的“我查查二维码”。前者顾名思义,主要作用是为消费者提供商品信息,后者专注于二维码的扫描、识别、置码。

  我查查条码比价最主要的功能是可以查价格,用户通过摄像头扫描商品条码,传达到“我查查”的价格数据库,数据库在1秒的时间内做出响应,反馈到用户手机,同时通过LBS将附近的商家、各家电商的同款产品的价格显示在用户的手机之中。

  “‘我查查’的目标客户主要是那些精打细算的人们。”赵立新说。比如一个在家乐福购物的家庭主妇,她想要在家乐福购买一桶食用油,打开“我查查”客户端进行扫码比价,很有可能会发现这款食用油在千米之外的沃尔玛要便宜很多,于是比价的意义也就显现出来了。这是“我查查”最典型的使用场景。

  当然,如果一款应用只聚焦于比价,未免有些单薄。为了扩大用户人群,“我查查”不断丰富产品,相继推出了查质量、查快递等生活服务相关的实用功能。在质量方面,“我查查”调用国家质检总局公布的数据对产品质量进行说明,为用户提供实用的信息,把公示没有问题的产品标注在红榜中,有问题的标注在黑榜中。在“我查查”最新版本的客户端中,还增加了“摇一摇”语音防伪的功能,可以从产品批次等信息中辨别真伪。在查快递的功能中,“我查查”和线上电商合作,调用网站的快递信息,同时也衍生了“我查查”可以想象的商业模式。

  比如用户通过线下比价,发现一款感兴趣的商品在京东上更实惠,就可以通过“我查查”的跳转页面过渡到京东的付款页面直接付款购买,同时也可以在“我查查”上查询快递进度。“我查查”在其中起到了媒介的作用,同时也显现了产品本身所蕴含的广告价值。“目前‘我查查’每天会为京东商城、卓越等电商带去几千单交易。随着手机支付的普及,成交分成将成为‘我查查’的主要盈利模式。”陈自明说。

  “我查查”还在积极地推动线下盈利的可能,进行O2O的探索。“我逛逛”就是他们在这方面的一个尝试。这是一个类似“逛街助手”的功能,于2010年10月的最新版本中推出。用户可以通过LBS定位查询到附近实体店商家的主推产品以及优惠信息,这是“我查查”脱离扫码本身的一个功能。“并不是所有商品都有码可扫,我们这个功能的推出是为了把那些扫不到码的产品信息给到用户。”陈自明说。

  “我们看到今年二维码十分火热,为了简化我查查比价客户端,强化用户体验,我们单独推出了‘我查查二维码’。”陈自明说。相比于我查查比价,我查查二维码客户端是一个更纯粹的二维码相关工具。通过扫码,用户可以对二维码中所含的信息进行解析。比如在结果页得到一个链接,用户就可以进行相应的操作,这个链接有可能是纯粹的网页,又或者是一个下载链接。置码功能起到的是与扫码相逆的操作,它可以将一个链接或者个人信息做成一个二维码,用户可以对其进行分享或者储存。

  除了和电商之间的分成,展示广告无疑也是移动互联网可知的商业模式之一。但是对于任何应用而言,在手机有限的屏幕内插入展示广告,都是一件需要谨慎而为的事。尤其是“我查查”这类的工具类应用,广告转化效果注定不高,这就需要在广告植入和用户体验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我查查”在这方面的尝试是和统一集团合作,在客户端中增加了统一活动的Banner广告。值得一提的是,这是统一主动找到“我查查”进行的合作。

  随着移动支付和O2O的不断普及,二维码在产业链上的作用不断显现,“我查查”也将具有更高的价值和更广泛的商业拓展空间。“我们预计两年后达到盈亏平衡。”赵立新说。

  ---------------------------------------------------------------

  公司   我查查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

  创始人  赵立新

  成立时间  2010年1月

  总部所在地 上海

  融资情况  2011年红杉资本1000万美元A轮投资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