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3年02月 > > 美国2013值得关注的女性创业者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美国2013值得关注的女性创业者

  不仅漂亮,而且有才。

  根据American Express Open于2012年度发布的报告,虽然美国市场上女性领导的企业数量有所上升,但这些企业仅仅提供了6%的就业岗位,其收入只占全部企业总收入的4%。另外,很多研究显示,资本和利率较优惠的贷款机构也并不青睐那些女性创业者。而从事同样工种的男性和女性之间,在报酬上也存在着差异。

  尽管现实如此,女性还是不断在商业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她们成为劳动力、创业者、技术人员和企业领导人。我们列举了科学、技术、售后、健康等行业内一些优秀的女性人物,当然还包括社交和企业服务领域。我们坚信,她们的贡献会在未来对美国商业格局产生重大的影响。

Sophia Amoruso:打造最酷客户

  文 | Jennifer Wang

  如果Sophia Amoruso能够实现她的梦想,世界就将变得更加美丽。去年,28岁的在线女士时尚用品销售商Nasty Gal创始人兼CEO Sophia Amoruso,成功获得了价值4000万美元的融资,投资方为Index Ventures,该机构也是Skype、Dropbox以及Blue Bottle Coffee等企业的投资方。作为一个很少打折而且没有负债的零售商,Nasty Gal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2012年,其国际销售额达到了1.28亿美元,相比上一年提高了4倍。另外,他们还拥有53.5万名Facebook粉丝,42万名Instagram粉丝以及6.8万名Twitter粉丝。除此之外,在2012年9月,Nasty Gal网站的月度访问人数超过200万。

  2006年时,Amoruso在eBay开了一家小店,并在自家的车库里管理销售。7年后,她坐在位于洛杉矶城区的1万平方英尺的Nasty Gal办公室里。如今他们的办公室装饰着拱形的窗户,还有高高的天花板,工作人员都是一个个穿着时尚的青年男女。Bobo发型、唇彩闪亮的Amoruso身穿黑色的迷你衬衫、蓝色的运动鞋和一件彩虹条纹的粗毛夹克。

  Nasty Gal的品牌核心,来源于Amoruso对“不断满足青年客户”的追求,同时她还强调商品要拥有超高的性价比。他们的产品都出自优秀的设计师,其中一些还曾经为奢侈品牌设计过产品。Amoruso表示:“我会一直用最酷的理念来为年轻的女孩儿们设计产品,这将会是我们品牌最重要的工作。”

  如今Amoruso正忙着在附近找一间更大的办公室,以此为她越来越多的员工提供工作场所。现在,她的员工已经多达150人,其中65人是2012年加入的,包括一些管理方面的天才,这些人来自Stella & Dot、Amazon、Jawbone以及Gap等大公司。另外,他们的成就还包括2012年秋天在路易斯维尔建立了一家营业面积达到50万平方英尺的商品仓库,上线移动版本,发行双年刊杂志《Super Nasty》;并成立了第一个精选子品牌Weird Science。

  Amoruso强调这一切都仅是她工作的开始:“我们正在进行从零售商到成熟品牌的转型。我能做到这些,一部分原因在于我从不给自己设定目标,也从不满足。我喜欢自己探索解决问题之道,也很喜欢创立一个能够长久生存的线上品牌。”[page]

Linda Rottenberg:找到最好的创业者

  文 | Jenna Schnuer

  1993年,Linda Rottenberg毕业于耶鲁法学院,毕业时她知道自己并不想从事法律工作。于是去了阿根廷进入Ashoka——一个为社会创业者提供帮助的组织。尽管科技创业在美国十分流行,在阿根廷情况却完全不一样,阿根廷语中甚至没有“创业者”这个词。 “我认识的每一个有才干的人,都希望在政府谋到职位。”

  在那里,没有VC,没有创业榜样,也没有对创业者的支持。1997年,Rottenberg和Peter Kellner一起在纽约建立了Endeavor。Kellner毕业于哈佛经济学院,他在中国也发现了和阿根廷类似的问题。Endeavor寻找那些被Rottenberg称为“有潜力的创业者”,并为他们提供创业指导,指派顾问,建立起能够与当地投资方联系的网络。Rottenberg担任Endeavor的CEO,她将具有潜力的创业者描述为“有能力创造就业岗位、获得营收,并且为下一代人树立榜样”。“我们的流程大致是寻找创业者、进行选择、提供帮助和接受回馈——我们帮助过的创业者会对Endeavor进行回馈。”

  这个项目的影响力远超Rottenberg的想象。现在Endeavor已经在全球拥有17个办事处,并且预计在2015年扩大为25个。2011年度,参与项目的创业企业共计营收50亿美元,创造了20万个就业岗位。2012年,两个创业者分别回馈当地的Endeavor办事处100万美元。Rottenberg介绍:“如今他们已经成为了其他企业的导师和天使投资人。”

  这种成就正是Rottenberg期待的。她说:“在创业环境中,最重要的就是成功企业能对下一代创业者提供帮助和指导。这甚至比资本更加重要。[page]

Olga Koper:做纳米的生意

  文 | J.W.

  纳米技术总是要研究那些小得用肉眼看不到的东西,在十亿分之一米的材料上进行生产工作。但“小”总是伴随着“大”,在纳米技术领域,最具有潜力的正是那些大型企业。Draper Fisher Jurvetson风投的Steve Jurvetson称纳米科技为“下一波科技浪潮,一场将能够影响到社会结构的技术革命”。

  处在浪潮顶端的正是Olga Koper。Koper是俄亥俄州非盈利机构Battelle Memorial Institute的领导研究人员,同时还是超过30项纳米科技专利的持有人。

  Koper将她的工作描述为“用科学改变生活”,但她并非在象牙塔内潜心研究的科研人员。她说:“很多学术机构和实验室都只擅长基本的科学研究,却不会将科学转化为产品。在商业世界,你必须学会衡量风险,迎合市场所需,让消费者乐于购买。”

  2007年,Koper加入了Pipeline,这是一家只接受邀请会员的创业指导组织,合作过的公司包括Kauffman Foundation和微软等企业,以帮助初创者开发商业技巧而著称。作为NanoScale Corporation的CTO和副总裁、堪萨斯州立大学的化学博士毕业生,Kroper领导了纳米技术用于商业产品的开发。其产品之一为FASTACT——一种能够吸收和减轻化学品的毒素的纳米粉体,能够用在体外癌症诊断系统上。

  如今在Battelle,Koper正在研究纳米材料在咸水淡化和水处理方面的作用,以及如何利用纳米材料从自然界中提取天然气。[page]

Yael Cohen:发展最快的抗癌NGO

  文 | Gwen Moran

  Yael Cohen有时会说脏话,但她自己却毫不在意。2009年,她的祖母被诊断出患有乳腺癌,之后她设计了一款以“F*** Cancer”为主题的T恤衫,之后又在Facebook上创建了同样主题的讨论组。很快,这个讨论组吸引了超过1000名成员。4年之后的今天,讨论组的成员数量已经将近66000人。如今,F*** Cancer(letsfcancer.com)已经成为一个快速成长的非盈利组织。

  这家位于温哥华的组织的主要目标,就是要唤起人们对癌症早期排查的重视。F*** Cancer鼓励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说服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进行早期癌症排查。Cohen表示:“现在癌症已经成为在早期阶段治愈率最高的疾病。”

  F*** Cancer并不是一个常见的慈善组织。他们乐观的态度,和Cohen看上去源源不断的能量吸引了一些名人,例如《One Tree Hill》的女主角Sophia Bush,来帮助他们进行宣传。这样的宣传手段也起到了作用。2012年10月,他们的“Touch Yourself”宣传语就和《Women's Health》、《Men's Health》等杂志一起进行了合作,鼓励人们对癌症进行早期自我检测。

  2012年12月,F*** Cancer筹集了大约50万美元的善款。通过网站张贴善款来源和支出的信息图,Cohen获得了捐款人的信任。她表示,捐款利用的透明化对她的社区来说十分重要,这种做法能够让捐款人清楚地看到自己所捐的款项作何用途。

  她表示:“对于我们的父母和祖父母那一辈人来说,癌症如似大敌。我们想让他们逐渐抛弃对这种疾病的恐惧心理。事实上,处于早期阶段的癌症患者,被治愈率高达90%。”[page]

Maria Flynn:减轻痛苦

  文 | Michelle Juergen

  当你忍受着剧烈的头痛等待止痛药发挥疗效,在分娩时尖叫着忍受剧痛,或捏着鼻子吃鱼肝油时,Maria Flynn都能够体会你的痛苦。她现在就要帮助人们减轻痛苦。

  Flynn是Orbis Biosciences公司的总裁兼CEO,公司位于堪萨斯城,针对医药行业和消费者开发新式可控药物输送系统。传统的可控药物投递系统向人体输送的药物颗粒不均匀,因此有副作用。而Orbis将药物颗粒均匀地投送到人体当中,提供精确的投送率,并且控制投送的药物剂量。目前这种技术被运用在很多工作中,例如进行疫苗注射及后续给药,确定含服药物的口味,甚至还被美国国防部抗菌药物实验室用来开发士兵的即食食物。

  Flynn表示:“将这种技术从实验室中的项目转变成为一个商业项目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而我们希望自己能够成为这一成就的缔造者。”

  Flynn同时拥有MBA和土木与环境工程学位。她曾经在国际医疗健康IT公司Cerner中负责业务开发。为了圆创业梦想,2008年,她和Bo Fishback、Cory Berkland一起联合创建了Orbis。丰富的经历让她能够迅速理解这个产业,并行快速学习,将学到的东西用在工作中。在过去四年中,她也加入了Pipeline。[page]

Tara Hunt:社区营销先驱

  文 | M.J.

  在Timeline和Tweet之前,在博客还不叫blog时,在大多数人认识web浏览器之前,Tara Hunt就已经是网络营销的先驱了,这个39岁大的加拿大人一直以观察者的角色影响并推动着网络营销。

  Hunt说她已经进化成为“一个在正确的时间,在正确的地方,痴迷和执着于社区网络的生物”。她很早就开始在多伦多和旧金山的初创公司里实验在线营销,那时候粉丝数量的多少还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在那里,Hunt发现了一种有机关系——用自然生长的方法,亲自经营社区关系,比给一个品牌强加信息量的作用要大得多。2009年,她还写了一本关于此主题的畅销书《The Whuffie Factor》。

  Hunt表示,她目前在位于蒙特利尔的Tuxedo Agency公司从事数字化与内容总监的工作,而她的工作已经发生了变化。公司希望立刻就能得到客户,而且想要绕开一些必要的过程来获得客户,她还说:“品牌竞争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与金钱,试图得到关注并扭曲社会圈的规则。而社会化媒体,如Facebook,Tumblr和YouTube已经建立了很多工具来帮助品牌达到预定的目标,他们为此花费了很多钱,从而促进了整个经济环境的发展,因此,这也并非一定是坏事。”Hunt表示,这有助于企业学习如何真正地与客户沟通。

  她宣称:“在社交网络方面,‘做小’就是企业最大的目标。”企业需要加强用户黏性,和用户建立真正的不付费的关系,这样的关系才能够长久维持。Hunt以社交营销宠儿Zappos举例,他们就十分关注那些乐于传播公司的客户。

  Hunt比喻,她的产业就像是一个长了满脸青春痘的青少年,总是会不断犯错,仍然经历着成长的痛苦。即使是她自己的初创企业Buyosphere也是如此,但是Hunt很乐于引导她的公司度过青春期。[page]

Jane McGonigal:游戏治病

  文 | Grant Davis

  不是每天都能发明一种新的方法来治疗疾病,但是SuperBetter却是其中一种,这是Jane McGonigal创立的免费在线游戏,引入了一种全新的方法来预防和治疗抑郁、焦虑和其他精神问题。

  2009年,McGonigal在旧金山的家中时,头撞上柜子,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治疗脑震荡。恰巧她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取得了博士学位,于是和世界银行和美国心脏协会联手合作开发了一个游戏,够让她接受更好的心理康复。于是SuperBetter应运而生,这个游戏在2012年的SXSW嘉年华推出,要求玩家给他们自己每天创建一个目标,并请朋友或家人对自己进行监督。

  McGonigal说:“这个游戏能够对健康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让使用者保持乐观的心态,保持社交并且促进恢复。”

  科学家对Mcgonigal做的事持慎重态度。去年俄亥俄州立大学Wexner医学中心开始临床试验SuperBetter治疗脑外伤的疗效;宾夕法尼亚大学积极心理学中心对SuperBetter治疗抑郁症的效果进行了研究,并有望在今年夏天发表研究结果。

  McGonigal表示,SuperBetter的吸引力(全球有12.5万名玩家)与其他药物的治疗情况不同,它没有任何的副作用。为了引导她的游戏进入医疗保健领域,McGonigal已采取了“休假创业”方式,并亲自担任这款游戏的研发总监。 译|鲁行云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