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3年04月 > > 李祝捷:天使大佬的门徒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李祝捷:天使大佬的门徒

  与那些天使大佬们有所不同,在新一拨天使投资人里他个人并不具有足够强大的财富,更看重具有正向现金流的项目,以及一个创业者的跨界能力。

  文 | 夏宏

  过去的5个季度,真格基金投资合伙人李祝捷以“如履薄冰”来形容前面这个阶段的工作经历。不过,好在他的两个合作伙伴徐小平、王强至少对这位天使新兵没看走眼。

  大约在2002年左右,当时任新东方教育在线CEO的钱永强,用20万人民币投了空中网。2004年空中网上市,钱永强的20万变成了好几千万。这让新东方“三驾马车”之一的徐小平“撕心裂肺”、“羡慕嫉妒恨”。那会儿他有句玩笑式的口头禅——“这狗日的,赚太多钱了。”

  1978年出生的李祝捷,在做职业天使投资人的时候只有33岁。此前他在通信行业呆了十来年时间,2007年参与MBO联合创始了深圳赛龙通信,但是这家尚未上市的公司,并没有使他这个小股东赚到太多钱。

  至少他本人也承认,自己不像超级天使大佬们,几年前公司上市创业成功,套现后手握大笔现金四处撒网投案子。相比之下,他并不能够承担太多风险,“在投钱上会谨慎很多”,并且更看重离钱最近、变现能力强的行业和项目。

  不但如此,钱投完后,从公司的团队建设到资本的对接,他都希望自己能帮上忙。他太害怕钱一投完,自己如果不能在其它方面也帮到创业者,一转身公司就挂了。

  李祝捷加入真格基金的时候,无论是LP红杉资本还是在创投圈,这都是一个横空冒出来的人物。他出现得突兀、陌生。在徐小平、王强这两位早已在教育领域、创投圈扬名立万的前辈中,他实在是显得太寻常了。被人质疑是必然的。尽管,他在2006年和徐小平一起投过彩翼儿童美术馆,并在2009年成为其联合创始人,但在尚未成为职业天使投资人之前,难以再找出可圈可点的项目。

  不过,从2011年11月加入真格至2012年的5个季度过后,李祝捷在外界及自身给予的压力下,“总算是可以喘一口气了”。除之前投资的彩翼之外,他一口气投了12个项目,敲定优曼家纺的投资仅用了12个小时,堪称快投手。彩翼儿童美术馆、贝乐学科英语、优曼家纺、找钢网均已拿到A轮投资,还有多个项目已经被各路VC盯上;其中找钢网于2012年5月上线,至年底,这个B2B平台的日成交额已上5000万。李祝捷本人对这12个项目都进行了跟投。

  “斜插着”进入创投圈的人

  李祝捷不觉得自己“斜插着进入投资圈”的非专业出身有什么不妥。

  他说,以前的那帮投资人大多是MBA毕业,“四大”或财务背景深厚,其职业路径通常是从投资经理做起,再一步一步往上走。“但后来以雷军为代表,作为创业者同时做天使投资,改变了投资人的进入门槛。”他说,雷军在大公司做过高管、创过业,做过天使投资且懂得VC的游戏规则,“这样的投资人更接地气。”

  李祝捷觉得自己走的也是一条这样的路。在迈进创投圈之前,2002年起他负责赛龙国际的产品设计部,服务于飞利浦、西门子、阿尔卡特等国际客户。1999年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毕业后(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当年他就跑去美国,在Minneapoli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明尼阿波利斯艺术与设计学院)又学了两年设计。

  “我是这座学校187年历史里第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加入赛龙后他一直是产品设计部门的负责人,飞利浦几十款手机的外观设计便出自李祝捷与其同事之手。2007年3月他参与MBO联合创始深圳赛龙通信的时候,获得了徐小平500万人民币的投资。

  此后数年间从事手机ODM生意的赛龙,神奇地从150员工的公司,一路疯长成3000多人的公司,拿下南美市场,并成为摩托罗拉全球三个供应商之一,直至摩托被谷歌收购,公司营业额也一路飚升到几亿美金。“但唯一不变的是风雨飘摇。”李祝捷说。他自嘲,假如赛龙哪天发神经上了市,他这个小股东倒也可以被贴上一个标签——创业成功,继而成为知名天使投资人。

  教育、电商、互联网是真格主要涉足的投资领域。在这个大方向下,一年半以来李祝捷马不停蹄地看了600来个项目。在真格基金,如果说创投圈的“芙蓉叔叔”徐小平是一团熊熊烈火、是那个能点燃创业者激情、输送钱也输送精神力量的人,而王强是一个灵魂工程师的话,让人猝不及防地杀进创投圈的李祝捷,则可被视为项目投资的执行者与操盘手。

  徐小平之于李祝捷是一个导师一样的人物。

  “贼精贼精的人,其实大家都知道你在把大伙当筹码,而徐老师属于那种大智若愚的人。”徐小平所有投过的项目几乎都没有减持和退出过。他说徐小平就像一只鸵鸟,“一头扎到沙子里面,屁股露在外面。这意味着要么跟着创业者一块死,要么跟创业者一起上市。与天使大佬有所不同的是,李祝捷“是用创业的精神与方式去做天使”。李祝捷会去公司看案子,投完后甚至会去公司上班,和创始人一起磨合团队,一起把不合适的成员踢掉,把更合适和更优秀的人吸引进团队,再一块儿验证商业模式,帮他们去对接资本……李祝捷说,这实际上是雷军投天使之后的玩法,公司的成功率和拿到A轮的机会更大。

  他并不以为站在叱咤风云的顶级天使大佬后面的新一拨天使的机会会变小。后来者不但创投的环境其实已经更好,还具有自身的后发优势。第一拨天使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自己可以采众家之长,也知道哪些坑不要往里面跳。“他们是师傅,已经有大量的经验和教训,比如我听过一次曾李青‘创业公司的七种死法’的主题演讲,印象蛮深。”这两年天使的概念正被炒热,这样的氛围也给资金的募集提供了很好的通道。“雷军过去做天使,用的可都是自己的钱。而现在像我这种不太有钱的人,多了些机会去做天使。”

  在学习、研究了天使投资的各种玩法,各门各派的十八般武艺过后,李祝捷自称:“我是徐老师的信徒,也是雷军的门徒;穿着周立波的外衣,说着郭德纲的相声。”

  教育是正现金流很好的生意。“进可成为大事业,退可成为生意,要想打水漂都难,不过抱着投机心态去投资教育,赚钱可能就没那么容易。”李祝捷说,由于线下教育公司很多都是正向现金流,虽然并不快但很稳健,甚至不需要太多VC进来。比如他投聂卫平围棋教室,光是在北京一座城市,“每个月就能产生200万的现金,每个月都有利润”。聂卫平围棋教室在全国已有近2万学生,预计今年的业绩能近亿。

  两年前李祝捷去投做书法培训的汉翔时,当时它只有100多万的营收,1家门店。“线下教育并不怕公司小,就怕看错人。”两年后汉翔做到了1500万的营业额,门店开了10家。书法培训是一个小众产品,但光是在北京一座城市“今年可能就会做到3000万”。[page]

  离钱最近

  广告、游戏、电商是李祝捷觉得最能变现的“靠谱的模式”,而线下教育的模式相对更清晰,风险性很小。“但是线上教育现在相对非常早期,模式在一个高度不确定的时候,这个事儿很残酷。”

  反正,他是不愿意投那些看起来很热、很FANCY但模式高度不确定的公司的,“竞争太激烈、太需要烧钱”。他引用麦刚说过的一句话:珍惜生命,远离互联网。“IT创业者大多入错行了,虽然有纯IT基因,但他们缺乏在一个具体行当里面的经历和深刻的认知。”

  无论是现下连锁品牌运作的早教项目,还是线上卖家纺的优曼,或是在线钢材交易的找钢,这些他投过的公司无一例外,都是用互联网、电子商务的概念或新的模式去颠覆一个传统的行业,而非纯粹的互联网模式。

  虽然没有刻意模仿,但李祝捷和雷军一样,投的项目很多是熟人,或来自特别信任的朋友的推荐:“因为没有信任成本,这哥们能干什么我都知道。”但也有例外,找钢网创始人王东是他投过的唯一一个陌生人。此前,王东在中国钢材网做过3年CEO,不但对互联网有深刻的理解,而且“对钢材行业特别熟”,这是李祝捷最看好的跨界能力。最刺激他的不只是钢材生意对应的是一个12万亿元、在GDP占有量极高的海量市场,而是有人用互联网的方式去颠覆、改造一桩在线下业已成熟、具有市场空间的生意。为此他告诉我们:“找钢网如果把它放在互联网领域,说老实话它也许只是一个中等偏上的团队,但在钢材流通领域却是顶级团队,因为没有对手。”

  找钢网的模式是B2B。“B2B已经N年鲜有机构投资了。”李祝捷说。找钢网的天使投资来自险峰华兴与真格基金,公开数据显示其投资额达千万级别。去年上线的第二个月,找钢网收购了上海最大的钢材现货资源分享网站无忧钢铁网;今年1月底,经纬中国成为了它的A轮投资者。钢贸不是李祝捷熟悉的行业,案子是在微博上收BP得来的。“这赌的确实是一大票。”但是他说,“它的商业逻辑其实可以看得懂的。”所谓的商业逻辑,如前所言,即倘若涉足互联网、电子商务,你是否具有颠覆既有市场的能力,是否既懂互联网同时又懂行业的跨界能力,而不单纯只是做一家IT类公司。

  “我就是等着被征服的人。”李祝捷曾写过一条微博,讲优秀的创始人需要具备的五种能力:1、战略的眼光,看到(的)事业(是)别人看不到的,并且具有根据形势变化,不断调整公司方向的能力;2、号召力,激情可感召团队,振臂一呼英雄齐集,有优秀的人愿意加入团队为共同的事业并尽全力;3、融资的能力,战略执行的头等大事,就是搞到源源不断的钱,很多行业比如视频、团购,融资能力都是核心竞争力之一;4,强大执行力,描绘的战略蓝图能够被很好地实现;5,畅达沟通能力,对内对外的沟通能力。五者兼备,堪称五星上将,亦可团队互补。“说白了,其实就是看你能不能征服我,让我能心甘情愿去赌你这个人。”

  偶遇徐小平

  彩翼儿童美术馆,是李祝捷在2006年与徐小平一块投下的第一个项目,现在它已成为真格的明星项目之一。彩翼做到800万营收的时候,李祝捷作价6000万去融了天使B:“拿进来1200万,并且谈了一个A轮,作价一亿五。从天使到A轮拉了20倍。”但是他又觉得,融资的估值过高其实对公司,以及对上一轮投资人,“其实也不是好事,合理的价格才最健康”。彩翼创始人谢震宇是李祝捷在美院的同学。2006年他投彩翼的时候,它只是一个60来个学生的小美术班。北京还没有一个儿童美术馆,这是李祝捷觉得可以去试一试的机会。与此同时,他也很认同王强对于教育的一个理念,即教育的意义是塑造人的灵魂和品格,而不是把孩子们不喜欢的知识强行灌输进去,这本身违背了商业和教育的本质。

  在北京美术班到处都可以看到,当时李祝捷对谢震宇说:“我们能不能爬到3000米的高度,我知道有条路,我们要不要看看上面的风景。”他的意思是,能不能将通常的美术班当作一个事业去做。理念是,发挥孩子们的创造力,而不是填鸭式的泛泛而画。

  彩翼做大后,吸引了一票知名投资人身份的家长。可以这么说,它的家长圈形成了一个线下的创投圈。“所以我们融资的时候说过一句玩笑话,要想成为我们的股东,你必须先成为我们(学员)的家长。未来彩翼如果能做到上市,那就是一家由家长抬出来的公司。”

  2006年徐小平极力煽动李祝捷去创业,为此李祝捷这一年从深圳跑去找徐小平聊深圳赛龙的事,并获得了他的投资。“实际上,我后来发现徐老师投的还是我这个人。”因为当时李祝捷只是深圳赛龙的一个设计总监,而与徐小平一同投下彩翼则是他正式踏入天使圈的开端。

  李祝捷认识徐小平的故事有几分戏剧色彩。用李的话说,这事儿太神奇了。

  1997年李祝捷正打算去美国留学,有次他跑去新东方听课,“一个肥胖的男人”在课堂上手舞足蹈的样子,让他对这个人的印象相当强烈。那个肥胖的男人就是徐小平,在课堂上听口音李祝捷觉得他像自己老家江苏那边的人。下完课,李祝捷跑去徐小平的办公室敲门问他:“徐老师你是江苏人吗?”一聊,李祝捷和徐小平发现彼此是江苏泰兴的同乡。接着聊家乡的事儿,徐小平发现李祝捷的家庭与自己是世交,但90年代徐小平出国之后,两家没有任何往来,全部断掉了。“我不认识徐老师,他更不认识我。”李祝捷至今都感叹,要不是这次偶然性的敲门,自己的故事会是另一个样子。

  李祝捷的父亲能写一手好文章,曾在当地被称为“三大才子”之一。在李祝捷小的时候,徐小平视其父亲为偶像,而李祝捷的两个叔叔是徐小平的好朋友。其中,李祝捷拉手风琴的三叔还和徐小平一同报考过南京艺术学院。但是徐小平没考上,却告诉大家要考中央音乐学院,当时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神经病”般的疯癫念头。不过一如大家所知,他强悍地在1983年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了。

  李祝捷觉得自己还算是蛮幸运的人,至少没有经历过大的波折。1999年他去美国,在飞机上和邻座聊了一晚设计,这个人后来成为他在美国的老板,替他交了1年学费,把他带进了手机通信行业,这使得它成为李祝捷最主要的职业经历之一。其后他创业、做天使也是机缘巧合不经意间上的路。

  可是35岁的李祝捷聊起过去的事还是不乏唏嘘。他的父亲当时在泰州念的重点中学,成绩排名前三,但赶上“文革”未如愿考上大学。“高考之前六天来了个通知文革开始,暂时推迟高考。”他说,“这一推就是十年。我爸比较倒霉。也许,这就是他们那一代人的命运吧。”十年过后,李祝捷的父亲补念了一个电大,在当地做过教委办公室主任,在教育系统掌管了泰州五个县市所有老师的档案。“其中包括胡锦涛主席从小学到中学所有的成绩单和老师评语。”

  李祝捷说:“好在创投圈是一个不拼爹的地方,是拼你的勤奋、认知、智慧、魅力程度,拼你能吸引什么样的人和你合作——要知道,能够征服投资人的创业者都是极度优秀的。”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