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3年07月 > > 三个创业者的故事:看他们如何玩转众筹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三个创业者的故事:看他们如何玩转众筹

  创业公司往往难以筹集资金,三位创业者针对这个问题反复游说美国国会,成功地使大众融资投资合法化。他们与美国国务院和世界银行合作,让全世界的人们开始重视群体的力量。

  文 | Michelle Goodman

  Sherwood(Woodie)Neiss在2010年曾尝试为了他的新商业模式——一款针对智能手机用户的数据调研应用来筹集资金。Neiss曾担任过一家成功的药品调味剂公司——FlavoRx的首席执行官。他在1999年与合伙人创办了这家公司,并在八年后将其出售。他新近萌发的创想为其赢得了参加一个“创业周末选秀会”的机会,但因没有“三年收入”数据,银行对投资这个应用没有兴趣。其他诸如天使投资人、风险投资及私募资本投资者,曾为FlavoRx投资数百万美元,但对这个应用却没有任何投资意愿。个人信贷也不行:Neiss在迈阿密的家乡正深陷经济衰退的浪潮中,他的信用卡透支额度已被大幅缩减了。

  众多创业者面临资本紧缩的窘境。“我原本可以筹集到资金,但是现在我拥有信誉却无法筹到钱,这使我感到愤怒。”Neiss回忆道。

  很多人只抱怨却不采取行动,而Neiss不是这类人。与亚利桑那州的雷鸟国际管理学院(Thunderbird School of Global Management)毕业生Jason Best和Zak Cassady-Dorion以及其他熟悉融资的企业家一起,Neiss决定推进一项可以解决他资金短缺问题的措施:众筹。对他和他的朋友来说,这个举动是疯狂的。企业筹集资金仍然受惠于80年前制定的证券法规,这甚至远远早于个人电脑的发明,更别提Facebook和Twitter了。尤其是,在当下阶段,众多美国人还处在失业期。

  这三人围坐在Best位于旧金山家里的餐桌旁,共同商定了他们认为需要对证券法规所做的改动。如此一来,企业家们便可以从朋友、家庭及其发达的社交网中筹集到小额投资资金。这个计划,如Neiss所言,是“去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向他们诚恳地道出我们所处的困境并展示该问题的解决方案,促使他们起草相关规则,然后,‘嘣’地一下,就完成了。”

  时至三年后的今天,Neiss经常自嘲他们当年天真烂漫的一面。他们曾向法律和政策领域的专家咨询过他们的计划,得到的答复是,修改数十年前的债权法案将涉及到诸多层面的问题,而不是仅仅拜访一下证券交易委员会就可以的。“‘他们告诉我,这需要向国会提交一项法案,’然后我们说,‘好的,那需要做哪些事呢?’然后我们就傻乎乎地沿着那条路走到今天这个地步。”Neiss说。

  Neiss、Best和Cassady-Dorion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来回奔波于他们分别在迈阿密、旧金山、纽约北部的家和华盛顿之间,尝试说服国会使基于股票或者债务的大众融资合法化。他们发起的所谓“豁免初创公司”的运动刺激了少数之前一直以个人名义游说国会的大众集资倡导者、商业学校及更大的初创公司群体,鼓励他们在请愿书上签名,与他们熟悉的国会议员沟通等。

  “那时,人们都认为我们疯了。”曾把游说国会当作自己全职工作的Neiss说道,“我们甚至对自己开起了玩笑,‘这件事发生的概率只有7%。’事实是,这不仅通过了国会的批准,还获得了两党的共同支持,这一点是非常令人惊讶的。”

  去年春季奥巴马总统批准了名为“快速启动初创公司”(the 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简称为JOBS)的提案,他们所做的一切终于被认作是正确的。这三人在现场见证了这一事件的发生。

  如今,许多众筹融资平台和配套服务商——例如背景审核机构和经纪交易商——都在等待证券交易委员会落实这些规则,而这将会开启一个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估值为40亿美元的市场。

  与此同时,Neiss、 Best和Cassady-Dorion做起了投资众筹项目的生意。在2012年4月份Neiss和Best共同成立一家名为“众筹资金顾问”(Crowdfund Capital Advisors,简称为CCA)的咨询公司,主要服务对象为美国和国际上的企业家、投资者、商业团体以及政府机构。Best因此离开了一家利润丰厚的高科技领域的咨询公司,Cassady-Dorion曾短暂离开去成立一家美食橄榄油公司,在其盈利后,他将四分之三的时间花在了CCA的项目上。

  他们为什么将赌注压在一个尚未存活的产业上?“我们需要完成我们的未成之业,”Best说,“如果对此没有激情,我们是不可能花费两年的时间,并投入大量资金在这个项目上的。”

  从校园诞生的超级计划

  在一个美好的下午,天空湛蓝,Neiss、Best、Cassady-Dorion以及负责业务拓展和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CCA副主席Robert Mitchell (同样来自雷鸟校友会)在他们的办公室内进行了充分的交流。这间屋子宽敞明亮,有着可以俯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校园的大型观景窗。Best是该大学里丰学院创业和技术中心的入驻企业家,负责工程领导,这是一个面向工科学生的项目。当有CCA的领导、客户或者合作者来到城里,Best的办公室就变成了公司总部。

  在办公室外面的走廊上,教师和学生都在忙活。在一层楼上,八支团队在致力于SkyDeck的项目,这是一个旨在帮助学生创业公司发展基础顾客群和筹集资金的计划。“这些人是非常优秀的。”Neiss说道。Best补充道:“这是世界上最顶尖的研究机构之一。”

  他们的热情是富有感染力的。当他们探过身子,屏住呼吸地向人们描述投资众筹将比JOBS法案更容易获利,当他们成为一个使美国人获利的游戏规则改变者时,人们会情不自禁地激动不已。他们指出,2012年,风险资本家仅仅为美国2750万家公司中的3800家提供了资金。

  “这种资金保障不该只作用于他们感兴趣的3800家公司身上,其它99.9%的公司同样渴求资金。”Neiss说道。

  他们谈论着即将到来的社交网络和社会集资的融合,并将其称之为Web3.0。“每个社交媒体顾问在过去的五六年间都会告诫公司:你必须拥有喜欢你的人,你必须拥有粉丝,你必须有一个Twitter账户,你必须为你的品牌营造一个社交平台,”Best说道,“但是我想,很多公司,尤其是那些规模较小的公司,可能会质问‘钱在哪呢?我为此付出这么多,可投资回报在哪?’我认为这便是你获得投资回报的时机了,借助社交网络和社会集资的融合,你可以将那些拥护者、粉丝、Twitter关注群转变为投资者和资金。”

  伯克利大学Fung学院曾宣布成立一个由Neiss和Best带头的关于众筹的学术项目。该项目旨在借助CCA的专业性和大学在数据研究方面的能力,为早期创业公司和对众筹感兴趣的投资者创立最好的实践体验。

  “我们在这里可以测试所有一切,这太棒了。”Neiss说道。在做研究的过程中,CCA拥有最优秀的初创公司工程师,而且近在咫尺,这里简直就是一个众筹的金矿。

  一旦证券交易委员会的相关政策得到落实,众筹投资会开始进行,CCA将会给伯克利大学提供那些参与众筹投资平台所获得的数据,供其研究。“我们将有足够的数据来说明,一家干洗店在西雅图和奥斯丁的估值是多少。”Neiss解释道。Cassady-Dorion补充道,“所以当一个企业家在为他的公司估值时,不妨参考一下过去的干洗店的估值状况。投资者会参考过去的数据然后问,‘为什么这家公司的估值会比平均水平高15个百分点?’”

  众筹中潜在的欺诈行为引发了人们的担忧。但是,众多的限制被写入了新法案之中,包括个人投资者的资格认证;一项“全有或全无(all-or-nothing)”的规则要求创业公司在向大众筹资前,必须达到目标资金总额;事实上,美国的众筹平台必须逐项向证券交易委员会进行解释。所有的这些措施,都保证了众筹的安全性。

  互联网上的不法分子需要大家与之抗争到底。“我们将会推出针对投资者和企业家的在线信用系统,就同易趣和亚马逊的一样。”Best预测道,“那些信用会伴随你一生。”

  Ken Singer,Fung学院创业和技术中心总经理,是一个迟来的皈依者。在学习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规则之前,他一度担心欺诈者诈骗没有经验的投资者的潜在可能性。现在,情况正好相反,他不仅对该项计划感到愉快,而且迫不及待地想教会企业家如何用最好的方式从公众中获取资金。

  “我将众筹中心看做是一个仲裁者,”Singer说道,“我希望这个中心成为一个理性的声音人们在此可以看到,在哪一点上向大众融资是合情合理的,在哪一点上又不是这样。”

  Singer确实对学校和CCA的合作寄予深切期望。“几乎我见过的所有类似CCA这样的主动建立的组织,自身都会变得非常具有个性。”[page]

  把JOBS带到全球

  当这几位创业者被问及,有没有在做其它事时,他们都面面相觑并大笑。“有什么我们没在做的?”Neiss开着玩笑说。“但愿我们不被这些事情压垮啊。”Mitchell附和道。

  从2012年12月起,他们一直在为世界银行做一些重大的研究顾问项目;白宫会议和全球经济论坛,甚至还有South by Southwest以及硅谷国际创新峰会;同时,他们在研发一个由Wiley公司出版的书——《傻瓜也能众筹投资》的在线训练程序。此外,公司还会定期对七种新型众筹平台和服务提供顾问咨询。

  “这些具备极高能量的家伙以一种令人称奇的步速前进。”客户Steve Yin说道。他是EarlyIQ的合伙创办人及首席执行官,这家公司提供寻求大众融资的创业公司的背景和“貌似正确的”检查的服务。“当然,他们对企业家精神具备热情。并且,他们对其热情分布的方式导致了基于股权大众融资的变化。这存在于他们的生活、就餐和呼吸之中。”

  当谈到推广大众融资的概念时,Neiss、Best和Cassady-Dorion并没有将他们自己局限在一处。他们已经意识到,众筹目前已经在澳大利亚、英国、法国、意大利以及其他一些地区合法化,它可以在国际范围内成为一种恩惠。

  “当参议院通过JOBS提案,然后总统将其签署成为法律之前,我正好在一个活动中演讲。”Neiss回忆道,“当时我参加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办的麻省理工大学全球创业公司研讨会,在讲台上我谈论这对美国经济会产生怎样的重大影响,以及我们会因此创造多少新的就业岗位,而这些会令世人瞩目。然后一个学生站了起来,大声说道‘JOBS不是美国的事物!这是一个全球的事物!’然后我想,哇哦,这太对了!这不仅是我们面临的问题。这是一个全球都在面对的问题。而我们可以为此提供解决方案。”

  世界银行的一份关于众筹如何对企业家、投资者以及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部门和政府产生正面影响的报告是CCA最大的国际项目之一。CCA还为墨西哥官方和一些创业公司社团,以及哥伦比亚的一个政府代理机构和意大利联合政府的首脑提供一些额外的咨询服务。今年Best已经在卡塔尔、阿联酋和南非等国家进行了演讲。

  美国国务院也向他们发出召唤。去年秋天,美国国务院将CCA征召为其全球创业计划(Global Entrepreneurship Program)的官方合作伙伴,该计划将提供资源、指导以及大量旨在推动世界各地的繁荣和创造就业机会的活动。美国国务院的观点是,一个国家的经济越稳定,就越不可能陷入政治混乱。在美国国务院与CCA的合作中,无论Neiss和Best身在何处,他们都将与美国位于全球各地的大使馆和领事馆进行协作,与Neiss和Best共同规划众筹政策。

  前美国国务院高级顾问,曾将CCA招募为计划合作伙伴的Shelly Porges对于众筹投资市场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中迅速浮现非常有信心,甚至认为它可能超越天使投资,成为一种切实可行的早期融资模式。“我认为众筹在发展的道路上磕磕碰碰在所难免,”她指出,“每一种新的倡议都会这样,但从短期,乃至中期和长期来看,我对众筹最终取得巨大成功毫不怀疑。”

  对CCA的团队来说,一个确凿的事实是,他们花费数月的时间和成千上万的资金没有白费。在JOBS法案获得通过之前,Mitchell对美国众筹投资能看见黎明的曙光深表怀疑。他承认,对于Neiss花费大量时间游说华盛顿这件事,作为朋友,他最初是感到悲观的。“我会刺激他,说地狱里是没有道路的,他是在浪费时间,”Mitchell说道,“印象里,他说这就是他前进的动力。”

  JOBS法案不是Neiss与华盛顿的首次合作。在2006年,当时他还是FlavoRx的首席财务官,由于公司在面对昂贵且耗时的萨班斯-奥克斯利审计法规(Sarbanes-Oxley)时,放弃了上市的计划,他不得不在众议院小型企业委员会前对此作证。

  五年后,当Neiss、Best和Cassady-Dorion去华盛顿对国会施加压力,督促其修改证券交易委员会中的阻止创业公司获得众筹相关条例时,他们也不是唯一做这件事的一帮人。但是他们却是付出最多的——只要他们在华盛顿的联系人打电话通知他们,“你们最快什么时候可以赶到这里?”通过推进“豁免初创公司”的运动,他们还得到了当时还对他们强烈反对的医药企业团体的支持。

  Launcht公司的业务是为大学、非盈利团体、创业孵化器以及商业计划竞赛创建定制的众筹平台,该公司的联合创办者兼首席执行官Freeman White把“豁免初创公司”运动誉为是将大众凝聚在一起的避雷针。“他们以一种专业的方式处理这件事,并为之不断的努力,这前所未有。”White说道。在这一时期他居住在费城附近,在2011年至2012年期间他有过不下十次去华盛顿游说国会的经历。“然后他们在华盛顿出现了。”

  小企业和企业家理事会(SBEC)是一个拥有10万会员的倡导组织,该机构的主席兼首席执行官Karen Kerrigan认为像JOBS法案这么快速通过的联邦立法非常罕见。Kerrigan曾经在Neiss、Best和Cassady-Dorion致力于推动众筹合法化时将其引荐给国会的关键人物,她坚信将JOBS提案投送到总统桌前的过程是非常顺利的。拥有一个经常能出入国会大厅的专家团队当然没有什么害处。她说道:“当小企业家们倾其全力去做这一系列的事情时,他们真的能使这些事情发生。对此我毫不怀疑。”

  “你不能期望靠写一封信就把事情办好,”Neiss解释道,“这不可能,同样,你也不能期望打一个电话就把问题解决,这也不可能。当我们面对面地坐着,分享想法、创意及热情,这会促进更多的商业合作。我们喜欢与那些坐在我们面前的人进行谈判。”

  Neiss、Best和Cassady-Dorion以及他们拉拢过来的众筹倡议者和众多来自名为“众筹中介监管倡导组织(CIRA)”的游说团体,已经开始将这些经验应用在他们与证券交易委员会打交道的工作中。尽管JOBS法案需要证券交易委员会在2012年底之前制定出众筹投资的相关规则,“这是史上首次一个产业的诞生有了一个确切的开始日期。”Best说道。但目前,该机构尚未提交规则草案。

  自从一年多以前JOBS法案获得通过,证券交易委员会反复地与众筹产业的相关人员会见,学习关于众筹投资的知识,并且观看一些最新的融资平台运作演示。“必须要非常专注在这件事上。”Best说道,“证券交易委员会已经做了很多工作,所以我们相信,相关规则在今年年底之前会大致完成。我想如果他们没有认真对待这件事情,他们是不可能同我们会见14次之多的。”

  同时,CCA也在不断地帮助企业建设众筹投资的基础设施,一旦证券交易委员会拉开闸门,这些基础设施会变得非常重要。“我完全相信众筹会成长为一个强壮有力的庞然大物,”Neiss说道,“所有我们投入的时间、精力和资金都将获得回报。” (译 | Kai Shan)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