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0年12月 > 前沿 > 风味纸业的奇思妙想:香氛壁纸让墙壁“生金”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风味纸业的奇思妙想:香氛壁纸让墙壁“生金”

《创业邦》杂志 文/Regina Schrambling 译/文岳

香氛壁纸、全息印刷壁纸、流行歌手伦尼。克罗维兹设计的壁纸——这些新奇产品在乔恩。谢尔曼的香氛纸业公司都可以找到,甚至还有更多惊喜。他在纽约布鲁克林的印刷工作室上层刚开了一间样品展示室,展示室的墙壁上挂满各种壁纸,图案粗犷,色彩鲜艳。展示室临街的窗户时刻敞开,让路人可以在匆忙中一瞥他设计出的艺术品。他说:“除了植绒壁纸外,我们无所不能。”而不做植绒壁纸的原因不是因为不能,而是因为粘胶有毒。

Wallpaper 创始人 乔. 谢尔曼

他的话听起来有些狂妄,但其作品受到多家著名酒店的热捧,包括拉斯维加斯的好莱坞星球大酒店和华尔街附近的W豪华酒店。近日他与Jonathan Alder等设计大师合作,进行了大量设计,其中有镶在镜框里的8.5x11英寸装饰图片,也有亚特兰大W酒店所有房间的壁纸。他为耐克设计了一款世界杯壁纸,还为时尚品牌Banana Republic的产品目录设计了拍摄背景。

谢尔曼的创业经历颇为传奇。2003年,在佛罗里达做房地产的谢尔曼想通过装修提高公寓售价,这时他听说俄勒冈有一批“质量精良、物美价廉”的聚酯薄膜和箔金壁纸要清存货。不过生产商拒绝出售壁纸,除非他把色网等一干设备也接下来——而且必须在24小时内将它们都搬走。就这样,很快他就把一台52英尺长、4吨重的丝网印刷台搬回新奥尔良的一间库房,从此开始了DIY壁纸的生涯。

他说:“我当时还以为能找到一些关于壁纸制作的工具书。天,大错特错。”

虽然对这行一窍不通,但他恰恰因祸得福。当谢尔曼的首批设计作品出现在某个纽约交易会时,“在媒体上大受好评,”他回忆说,“我们对所谓的流行趋势毫无概念,比如‘聚酯薄膜’已经过时之类的。”结果不随大流的香氛壁纸公司却脱颖而出。

5月,他花了一大笔钱将布鲁克林一间建于1929年的地下停车场改造成“风味工作室”(Flavor Lair),一楼是制作工作室,二楼是宽敞的展示室,他本人和两名雇员的公寓也在二楼。(新奥尔良公司现在负责生产香氛纺织品。)与墙壁一样大的样品成卷地悬挂在展示室,方便寻找合适的设计,其展示效果当然是小小的样品册无法比拟的。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