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1年01月 > 特别报道 > 【特别报道】谁在影响我们的创业观?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特别报道】谁在影响我们的创业观?

《创业邦》杂志 编辑/方浩

谁在影响我们的创业观?

刚刚过去的一年极有可能是引领中国创业潮流的一个新起点:有那么多的IPO,有那么多的“战役”,当然,还有更多默默无闻的挣扎者甚至失败者。但是,无论经验还是教训,都是弥足珍贵的资源,在2010年《创业邦》年会上,我们把这些资源做了最大程度的集约和释放,听听这些声音,也许我们能够重新发现自己。

大佬们都在想些什么?

广东今日天使投资董事长何伯权:如何做一名天使投资人,我有几点感受:第一,项目我听不听得明白。听明白证明我对这一块有点了解或者是比较理解,做天使投资一定要做自己熟悉的;第二,投资的项目都比较杂,但是我有一个核心的线,它必须是跟消费者直接相关的,我觉得我自己的专长是对消费者的理解;第三,划清边界。我是天使投资者,跟管理团队大家的分工是怎么样的,边界怎么样,这个非常重要。

他为什么这样想: 没办法,何总一手打造了乐百氏,转做天使后仍然垂青消费市场,久久丫、7天连锁、诺亚财富、九钻网、爱康国宾,线上线下全是和消费沾边,这就叫科班出身吧。

汉庭酒店连锁创始人兼CEO季琦:在中国做一个非常理想的、卓越的企业家,应该是一个杂交的模型,需要贯通中西。很多“海归”回来创业,一开始都摔跟头;中国从最底层起来的草根创业者也碰到很多问题,所以作为卓越的企业家应该贯通中西,西方的问题加上中国的创业环境,得知道中国的特色,也得懂西方的规则。

他为什么这样想: 携程、如家、汉庭,有什么共同点?第一,客户群要多传统有多传统,走南闯北,谁还不打个尖住个店;第二,后台运营要多复杂有多复杂,没有强大的IT系统,一切都要归零。在季琦眼里,这就是贯通中西。

诺亚财富管理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汪静波:我们以前把自己想成是一个小而美的公司,因为在欧洲也有很多百年老店可能不是很大,但是也做得很好,我们一开始是从这个角度去思考的,完全没有想过做多大、要成长多快,就是小而美是我们的定位,后来沈南鹏投了我们,他觉得一个公司不发展就是死,就没有办法面对竞争,所以我们也经历了一个战略上的调整。

她为什么这样想:先遇上何伯权,再结交沈南鹏,背后再有一个善于经营私募基金的老公,汪静波女士想不“大而美”都难!

搜房网董事长莫天全:总有人问我搜房IPO的感觉如何,我说我们是熬出来的,也是等出来的,这个熬加上等,就等于我们和平发展。冯仑曾经说过伟大是熬出来的,搜房是创业界的老人,也是互联网最早的公司之一。我们一直在熬,业务熬了11年,从1个城市现在熬到70个城市,覆盖106个城市,熬过金融危机,还有多次的房地产调控。我对创业的理解是,该等的还是要等的,该熬的还是要熬的。

他为什么这样想:再没有人比莫总更适合说这番话了,想想吧,一家诞生于Web1.0时代的互联网公司,在“Web2.0”作为一个名词都很少被人提及的时刻完成IPO,颇有“老干部重新上岗”的味道。

安博教育集团董事长兼CEO黄劲:整个大学教育已经从精英教育发展到平民教育,带动了新的业态和新的市场出现。安博一开始创办就有风险投资,资本的力量让我们快速占领了战略要地,我们的策略很简单,就是进入区域市场之后,整合这个市场最好的团队。所以长期以来,安博很多时候都在做整合。回顾十年的发展,资本帮助我们更从容地进行规划和战略布局,实现了我们的快速发展。

她为什么这样想:有人说看不懂安博,一个接受VC或PE投资总额超过IPO融资规模的公司,到底想干什么?其实黄劲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进入区域市场,整合最好的团队。所以,无论是接受风投还是实现上市,对安博来说,区别不大,关键是有钱去实施上述战略。

开心网创始人兼CEO程炳皓:我们做开心的事情是靠开心的人,有很多朋友会问我开心网发展的秘诀是什么,我们的秘诀其实就是团队。有人说你为什么不讲一些你的绝招呢?其实我真的没有什么绝招,我讲的是我真切的感受,我们的发展完全是靠我们开心的团队。在传统的企业里,可能企业拥有多少资金,拥有多少资源,拥有多少关系,拥有多少客户,可能这些都会比较重要,但是我觉得在互联网行业,其他一切因素都可以看作是零,人的因素能够决定一切。

他为什么这样想:一个地道的门头沟农民,也没上过正式的大学,完全凭借自我奋斗走到今天,没有“人定胜天”的价值观真的很难。显然,这多多少少影响了程炳皓对团队的看法。

千橡集团董事长陈一舟:在中国的TMT领域,未来的机会属于以下四个方向:第一个是苦哈哈的事情,三座大山不愿意干的事情;第二个就是离钱远的;第三个就是重资产公司,这个资产是指需要时间积累的资产;第四个就是把互联网和技术作为工具的企业。同时,三个方向不是未来的创业方向:第一个是群起而上的时髦的事情,例如当年的视频网站;第二个是投资人说好的;第三个就是无线互联网领域,因为移动运营商的话语权过大。

他为什么这样想:这是陈一舟版的“三不四必有”,有人说这是在放烟雾弹,迷惑对手,其实看看千橡的产品线布局就知道了——陈一舟确实在迷惑对手!

360安全卫士董事长周鸿祎:尽管中国互联网存在过度抄袭,但抄袭是大公司的专利,小公司靠抄袭是没有出路的,一定会淹没在众多的克隆者中间。因为抄袭大公司的商业模式,你一没有钱,二没有人,三没有商业资源,如果你不能标新立异、与众不同,你抄袭大公司没有意义。传言弄得几个公司很害怕是作为新的创业公司,你一定要把创新变成你的文化,要忍受住抄袭的诱惑。

他为什么这样想:都说周鸿祎好斗,其实他搞统一战线才是一把好手……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创业者应当有怎样的基因?我的观点是:对自己所做的事情非常热爱,产品和服务得到了千万甚至上亿用户的欢迎和支持为最重要的回报;做特别擅长的事业,可以追逐很热的商业模式,但是要意识到自己未必是为这个商业模型做最好准备的人;要坚持,因为行业低潮以后,最后生存下来的创业者和企业家恐怕是笑到最后的人;要靠团队。领导者或者CEO非常强的驱动力或者执行力,但是技能的互补能够让这个团队更加有利。

他为什么这样想:沈南鹏的基因太独特了:投行出身,然后创业,继而涉足风投,基本把上市这条产业链的各个环节都摸透了,他和他的伙伴能维持红杉中国目前的高度吗?

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张亚勤:一个月以前我看了一个报告,报告说美国的科技优势渐渐在减弱,中国会成为下一个科技的领军者。这可能是因为美国有很强的危机感,所以创业要有危机感,也要创新,更要有批判性思维。

他为什么这样想:据说中国企业申请的专利数量最近几年逐步上升,但同时各种“山寨”产品也是层出不穷,美国应该有危机感,中国则需要批判性思维。

清科集团创始人、CEO兼总裁倪正东:对于VC行业,2011年会是什么样子?我看有两个关键词:一个是爆炸式的增长,二是竞争。对VC和PE来说,现在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找不到好的项目,最痛苦的事情是我们的“美女”(项目)被兄弟抢走了。不管怎么样,这确实是我们最大的心痛。VC经常是这样,在一个桌上吃饭,桌上大家谈笑甚欢,桌外大家都在抢生意。作为投资人,现在是我们非常痛苦的时候。

他为什么这样想:2010年1~11月,中国企业共有416家上市,总融资额为913.36亿美元,占全球总融资额的55.4%。所以,倪总说的爆炸式增长和竞争,整合到一块就是“爆炸式的竞争”,这才有桌上谈笑风生、桌下真刀真枪的场景。2011,大家能淡定一点吗?

电子商务的未来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潘晓峰:说到电子商务,无论从信息的交互角度还是从交易的角度,我想每个创业者和投资人在审视创业计划的时候都不可避免会想到马云,想想他会怎么想、他会怎么看我们、他会怎么来应对我们给他带来的一些压力。

蓝驰创投合伙人陈维广:我不觉得因为淘宝的存在别人就没有机会,反而我觉得淘宝做了一件对整个市场有益的事情,第一它帮创业公司教育了用户,我记得几年前我的家人上网买东西,通过支付宝买东西,这个过程中淘宝是做出了很大贡献的,现在如果上一个全球网站,不是淘宝的网站大家也很熟,知道怎么做交易,这是非常好的。

赶集网创始人兼CEO杨浩涌:我觉得创业公司早期这方面担心更多一些,我们在2005、2006年做的时候会比较担心,那时候资金也不够,但是越到后来越发现,归根结底还是你的公司能做得怎么样,最终还是看自己,自己跑得有多快,自己在这方面做得有多深,你给用户的选择体验很好,他一定会选择你。

敦煌网创始人兼CEO王树:我认为接下来电子商务有两个非常重要的趋势:一个是跨越个人应用,接下来会有更多的中小企业甚至微小企业开始利用电子商务大展宏图;另外,电子商务不仅仅是在区域市场发挥它的优势,还会在全球,特别是高度的扁平化、一体化,而且微经济发展时代,蕴含非常大的商机。

经纬中国主管合伙人徐传陞:我也在想,到底电子商务是小泡泡还是又是一拨?这个领域里,有互联网经验,能找到相对的差异化市场,找到好的产品和服务的团队,可能前两年走得比较辛苦,但是会很快摸出门路来。所以我们的挑战应该是在优秀的团队中,找出路我们是有足够的勇气的。

麦包包创始人兼CEO叶海峰:我记得有一次会上提出一个概念:数字产品和物理性产品。原来的互联网应用都是数字游戏,是数字增长。其实只要找到方法,有投入,找到合适人群,数字应该很快,一年翻个十倍、一百倍都有可能。但物理增长不是一两天。网上零售一个月翻一番很正常,但一个工厂如果一个月翻一番是很恐怖的,你寻找供应商的话要翻一番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网上零售未来是否做得好或者做得长远,是数字增长和物理增长之间协调的问题,谁解决好可能谁就有增长。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