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1年02月 > 特写 > 良木缘:创办一个1300平方米的咖啡馆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良木缘:创办一个1300平方米的咖啡馆

《创业邦》杂志 文/曲琳 摄影/赖许竹

刘彬清楚记得自己第一次站在成都春熙路东大街6号二层的落地窗前心跳加速的感觉。那时的他仅仅是在四川大学拥有两家名为“良木缘”的小咖啡店,却想着在成都最繁华地带开一家咖啡店,连他自己都有点心虚。

但时过境迁,如今站在人潮熙熙攘攘,处于要道的春熙路步行街街口,看着这家1300平方米的良木缘大店,只剩下让其他商家心跳加速的份了。

良木缘春熙路店对于刘彬来说是个里程碑,也是个新的开始。在一个身处内陆、传统文化风行,市民酷爱窝在茶楼里喝茶打麻将的城市中,复制星巴克模式似乎不易走通。成都人需要怎样的咖啡馆?如何将成都人从茶楼挪到咖啡馆?在成都已经拥有二十余家直营店的刘彬从春熙路店的经历中摸出了些门道。

突发奇想

与很多小店店主一样,刘彬的生意有个再正常不过的开始。1998年,刘彬从日本留学归来,在新加坡就业、曾在咖啡馆工作过的太太也回到成都,去国企打工似乎没什么吸引力,几乎没有太多考虑,就在四川大学校门旁找了个32平方米的小店面做咖啡馆。

至于市场和定位,他没想那么多,大学中有外教、留学生和各种国际学术交流,应该是城市中最前沿的地方,不愁养不活这间只有8张桌子的小店。事实也的确如其所愿,在四川大学和成都科技大学之间的文化路上凭空出现了个“良木缘”咖啡馆,在装修的时尚度和整洁度上都独树一帜,每天早上店内的清洁还没做完,学生们几乎就帮他们打开门而拥进来。

不过由于缺乏经验,刘彬与房东签了一年的合同,第二年四川大学和成都科技大学合并,那条路被迫拆除。这是刘彬创业路上的第一个良性刺激,他不仅在附近又找了地方开店,还赶快跑去把品牌进行了注册。

此时的良木缘,仅有的两家店都扎根在四川大学附近,由于成都市场上只有速溶咖啡而买不到咖啡豆,机器也只有简单的单品咖啡机,这对夫妇不得不每隔三四个月就跑到新加坡去用口袋装回原料,顺便在当地学习冰饮做法后带回成都。不过已经有人找到他希望加盟,这在朦胧中滋长了他的“野心”:不仅没开放加盟,反而开始希望好好打造良木缘这个品牌。

几乎没什么悬念,2002年,他想到了把店开在春熙路。这个拥有八十几年历史的成熟商圈对成都人意义非凡。与北京当地人平时不逛王府井大街的情况不同,春熙路不仅是外地游客游玩必逛景点,也是周末喜欢小聚、游玩的成都本地人的据点,用来做“形象店”再合适不过。

刘彬发现在商圈的正中心、步行街的街口有一家国营商场,原本销售古玩和文艺品,由于经营不善,成了整个商圈人气最低的角落。用刘彬朋友们的话说,每次来逛都发现,这栋楼做什么都会人烟稀少,想起死回生简直没门儿。但是除了这家“死角”之外,即使春熙路正在改造期间,想租商铺仍然并不容易。

在“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考虑下,刘彬一口气租下了1300平方米的一整层。刘彬之前曾经花些时间,在成都好好转了一圈,发现成都刚刚出现了来自台湾和深圳的老树咖啡、名典咖啡,同样顾客盈门。良木缘和这些品牌在成都还都只是新鲜面孔,如果不抓紧时间就会被占领先机,而这些品牌从外地起家,拥有资金基础,开店数量肯定没问题。

许良木缘的奇招只能是“规模取胜”,这一点得到了业内人士的赞同。杰克魔豆咖啡连锁的创始人王品杰从广东中山开始自己的生意,他的看法是,对开放程度稍稍不及北上广深的城市来说,咖啡馆以大店为主打趋势。在一二线城市中,多数咖啡馆的面积停留在几百平方米之内(加上后厨),尤其是市区中心,由于人流情况不错,选择大店者甚少,原因很简单:“大店”是个双刃剑,可以以最大的面积展示品牌形象,但是店租高得惊人。在北京和上海,商铺租金习惯以日计算,而一些二线城市则是论“月”。川大100平方米的店,每月租金2000元,一年2.4万元,而春熙路店的年租金是84万元,从量级来看是直追一线城市。

刘彬在川大的店铺在大学生圈里还算风靡,有个五六桌客人就有种人气很旺的踏实感;虽然现在两家店都能盈利,但是每年顶多各十几万的利润,连春熙路这个大店的本金都凑不齐。第一家店由于很小,只花了几万元装修费,刘彬觉得如果加进春熙路店的装修费,没有100万肯定不行。

他想到去找合伙人,便寻找到原来在国营企业的一位领导出资50万,与自己的积蓄加起来。合同签了,领导突然发话,希望可以成为大股东,把品牌以及已有的几家店归到他名下。虽然没做过太长远的梦,但此时把良木缘拱手让出并不在他的计划之内。在他的不肯妥协下,合伙人撤出,资金告急。好不容易终于找到朋友凑到90余万元,仓促开始装修,由学习机械制造出身的刘彬亲自设计。

3个月的装修期,刘彬又开始为之后的经营算账。每个月7万元房租,再加上员工工资和各种原材料事项,只有销售到18万元才能持平而不亏钱,因此要维持每天6000元的销售额;而店内客单价是20元,差不多要300人进行消费;店中摆了90张桌子,如果按照每桌3人来计算,坐满一次就可以达到销售额,如果能继续翻台固然更好。

这一次,现实没那么理想,第一个月的销售额是7万元,刚够房租。低迷持续了两三个月,刘彬每天一睁眼就告诫自己今天将亏5000元,然后到店里独自坐在咖啡馆窗边“督战”。可是现在的处境是整排座位很“恐怖”地只有自己一个人,也不知会持续多久。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