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1年12月 > 特别报道 > “新新创业达人”三甲诞生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新新创业达人”三甲诞生

正如知名天使投资人蔡文胜在比赛结束时对“新新创业达人”的寄语所言:创业不是为了比赛,为了拿奖金、得荣誉;而应该是为了在赛场上看到别人对你的评价,听到不一样的声音,然后再不断完善、修正创业想法,让创业之路走得更长远。

历时6个月的“新新创业达人”吸引了600余个创业项目。项目组通过校园巡讲、计划书筛选、电话约访、创业训练营、面试评选等多个环节,最终筛选了20个晋级总决赛的创业项目。总决赛沿用创业邦品牌活动“创新中国”“6分钟项目展示+9分钟评委点评”的形式。

2011年11月19日,在由上海市大学生科技创业基金会、创业邦及全球创业周中国站组委会联合主办“新新创业达人”活动的舞台之上,20个项目在顶级天使评审团的见证下进行了终极PK。

经过一整天紧张、激烈、氛围活跃的比赛,终于诞生了让人期待已久的第一届“新新创业达人”前三甲,他们分别是成都市龙泉福顺生态养殖有限公司、南粤博济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米哈游萌系休闲游戏。项目组为他们颁发了5万、3万、2万元人民币的创业奖金。

第1名:成都市龙泉福顺生态养殖有限公司

大山里出来的“养鸡达人”

网络红人“遛鸡哥”的创业故事感动了新希望集团的刘永好,被收为学徒,但“遛鸡哥”却对师傅只字未提。他要凭借自己的实力打造生态农业养殖场。

_文/刘岩 _摄影/姜晓琦

朱福顺的“遛鸡哥”绰号是这样来的。他开办的成都市龙泉福顺生态养殖有限公司和成都某大型连锁签了一笔大单之后,他心情超好,决定出门遛遛鸡,顺便把七彩鸡送给客户,没想到“遛鸡”照片被发布到网上之后,竟然红了。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在刚刚结束的“新新创业达人”比赛上,他又夺得一个新的绰号“创业达人”。拿到“新新创业达人”总冠军的第二天,朱福顺没有懒懒睡上一觉缓解一下紧张的日程安排,而是起了个大早,抽出紧巴的时间专门跑去上海郊外考察市场。

“对于大山里的农村孩子,家里有土地资源,要么种植,要么养殖。”朱福顺做市场调查后,发现做养殖短平快效益高,养鸡周期大概7~8个月,比较短。

朱福顺的思维是:如果按照母亲那种传统的养殖方式肯定不能赚钱,必须先掌握技术。之后,他还跑去福建、重庆等地的养殖场“取经”,学习养鸡方法、建厂房等。

筹备一年多之后,朱福顺终于在2007年引进800只鸡苗,第二个月又买了2000只鸡。朱福顺挑选的鸡苗跟传统品种有所不同,他养殖的是中国原始生态的七彩山鸡,尾巴很长、非常漂亮。“养传统鸡没有差异性,要养就养没人养的、不好养的。”朱福顺说这话时已经底气十足。

七彩山鸡是经过科学化驯化后的一个品种,养殖技术难度极高,成活率极低。一般农户根本没办法突破。朱福顺说,一般农户如果在原始山上捡到10个蛋,假如说孵出6只鸡,但养殖一段时间后就会全军覆没。而朱福顺的养殖成活率却能达到90%以上。一年下来,成活下来的2700多只鸡投放到市场后成了抢手货。“因为市场上没有这个东西,加上又很漂亮,我们就卖一两百块一只。”

年底一盘算,朱福顺净赚十几万元,第一桶金赚得很顺利。但只有朱福顺清楚,这是他花费一年时间学习技术实践摸索、转化出来的成果。用朱福顺的话来讲:“2007年时我就觉得养七彩山鸡很好,利润空间大,竞争对手又少,几乎没人养。”

2008年,尝到甜头的朱福顺开始翻倍地扩大养殖规模,这一年他引进了7000只鸡。没想到的是5·12地震来了,养鸡场成了“重灾区”,被震垮,7000多只七彩鸡飞走了6000只,加上连续下雨20天又出现鸡瘟。这对朱福顺技术、管理等各方面都是严峻的考验。

刚有起色的养殖却栽了个大跟头,他损失了将近30万。

“我和我爱人说我们不怕,这是所有人都不能预料的大灾难,不是针对我这个家庭,鸡舍垮了重新修。”

朱福顺没钱请人修鸡舍,只能自己动手。那段时间他和妻子做起了“泥瓦匠”,自己搬砖、和混凝土、垒墙……上天似乎故意跟朱福顺作对,不幸的事情再次发生,刚刚搭建好的鸡舍再次被震垮。

朱福顺再也不愿意这样被“戏弄”下去。“家里的鸡舍不能再用了,属于地质灾害区,我要修就修一个大型的、规模化的、标准化的养鸡场”。让他顾虑的是建养鸡场投资很大。稳妥起见,他先做调查,后来在一片大山的潜丘之上找到块斜坡,曾经是一片荒废的仓库。上家也是做养鸡场,但是赔本。好在朱福顺在当地也是有名的养殖专业户,跟政府协商之后,以非常便宜的租金拿下那40亩地,并签了70年合同。

因有前车之鉴,朱福顺这次修建鸡舍综合考虑养殖密度、交通条件等各方面因素。他下一步要变“废”为宝,建设现代化、标准化的养鸡场。尽管资金投入规模大,但他看来这是企业发展的必然选择。这次他修了6栋标准化的鸡舍,有消毒室、兽医室、员工食堂、员工宿舍、仓库、化验室、孵化室。朱福顺暗下决心:我这只野鸡也要飞起来。

“养殖周期是8个月,每年只能卖两批鸡,上半年一批、下半年一批,每年只有两次收入”。朱福顺有些不满足,他想到鸡蛋是快消品,如果能卖鸡蛋便可以每天都有收入。他盘算了一下,这种野山鸡产蛋量小,正常情况下存栏1万只鸡只能捡100枚蛋,每枚可以卖6~8块钱。“如果一天能产一两万枚的话就好了。”

后来,他跑去鸡专柜考察发现,七彩山鸡跟土鸡杂交后能生七彩鸡蛋,比鸭蛋还绿。于是,朱福顺便把山鸡和土鸡放在一起放养,让它们相互受精交配。他还研发出一个配方,不用药物、抗生素、添加剂,只用中药喂养野鸡,孵出的蛋是绿壳的,比鸭蛋还要绿一点点,形状要好看一些,并且蛋也非常香。

朱福顺用这种方式规模化养殖了6000只鸡之后,问题又来了。没人敢买,大家都以为是涂了颜色,或者喂了添加剂。受灾后的朱福顺欠了一屁股债,根本没钱买交通工具。只能跟妻子每天挑着鸡蛋乘公交去成都城里,大街小巷到处吆喝着卖。

大学毕业生挑着担子卖鸡蛋在成都当地被传为佳话。“挑着担子光吼不行,我印了宣传资料,上面介绍鸡怎么养的,还介绍鸡蛋的营养成分。”朱福顺跟爱人还带着漂亮的七彩野山鸡作为样品展示给大家。宣传下来只有几个回头客,销售情况不甚乐观且很吃力。

走街串巷卖了一个星期之后,朱福顺开始思考:“到底哪些人才是我的顾客?应该是稍微有钱的人。比如政府、公务员、教师、医院的人。怎么卖?父母又没有一个当官的,又没有一个领导,我完完全全就是一个草根。”

于是夫妇俩挑着担子去政府大门口卖。但门卫只允许摆三天,每天一个小时。政府部门的人跟老百姓的态度一样:只看、光问,不买。找对客户群,依然没有任何成交。朱福顺和妻子有点儿灰心。

三天期限将至,最后一天下午接近6点钟,朱福顺挑子刚摆好。小轿车里面突然出来一个身材魁梧的人:“小伙子,把你的东西挑进来。”就这样,朱福顺的180只鸡蛋以2元一只的价位全部成交。最后,一个胖子转过身来说了一句:“我看了你三天了,以后不能来这里摆摊了。”

虽然钱莫名其妙到手了,但朱福顺却闷闷不乐:“领导的意思就是不再让我再摆摊了。我少了一个市场渠道。”第二天早晨8点钟,朱福顺还在喂鸡的时候,电话响了。是当地镇上的书记打来的,他说:“小朱,赶快准备一下。有事找你。”

“后来养殖场来了十几辆车,领导还认真做了很多调研工作。”朱福顺回忆说。

自此,朱福顺的绿壳鸡蛋算是正式得到了市场认可,慢慢地开始有了政府采购了。“他们都以为我跟领导有关系。”朱福顺就记得后来这位“恩人”曾经说过一句话:“第一,你产品很好;第二,我也通过了解,知道你为了孩子有这种精神,所以愿意帮你。”

后来朱福顺在西博会、农博会上不断做宣传,可谓名利双收,开始有了一定知名度。市场渠道慢慢打开。

当时养了1万多只鸡,成本也高,投入也在不断增大。“不可能一辈子靠政府帮我宣传、推广。如果有一天政府不买你的了,又能卖给谁?所以必须有市场做支撑。我怎样自己去卖呢?”朱福顺又开始琢磨起来。

2009年,一次车祸让朱福顺险些丧命。躺在病床上,他看着来来往往拎着水果、花篮探病号的情景突然来了灵感:“送水果很不实用,容易烂掉,不如送鸡蛋。为何不能将鸡蛋打入水果店礼品的销售渠道?”

把鸡蛋包装成礼品放在水果店卖,让水果店老板推销。朱福顺想到一个别人从来没人做过的销售渠道。接着就是挨家挨户拿着宣传单去水果店做推销,最初采取卖掉后再结账的方式。几天下来,夫妻两人共谈了十七八家水果店,结果只有一家愿意合作。

出乎意料的是,这家水果店卖起来生意超好,3天不到50盒鸡蛋全部卖光。走水果店礼品渠道,最终被证明是非常奏效的。

后来,还有水果店主动找上门采购朱福顺的鸡蛋礼品盒。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成都、重庆的水果店跟朱福顺合作。现在,礼品盒也进入了北京市场。朱福顺已经能做到为各个水果店统一配送产品。

在市场化的道路上,朱福顺也在慢慢摸索,比如主打生态概念,用低碳的竹藤编制的篮子作为包装盒,让包装盒更精美、环保;调整礼品盒定价,从110元降低为90元;推出家庭简易包装等30多种不同系列的外包装;组建营销团队,做企业团购;采取会员制,推出礼品券等。

朱福顺曾经考虑过进超市,但盘算下来成本太大,最后选择放弃。“第一,资金链不够。第二,货量跟不上。”尽管现在朱福顺已经修建了3个养鸡场,有600多亩地,采取“公司+农民合作社+专业养殖户”的模式,养殖品种也在不断增加,但产能仍然受到限制。

朱福顺有在华东地区修建200亩养殖基地的考虑,在他看来异地扩张的技术方面已经不存在难题。“关键还是运输和成本问题,毕竟华东地区的土地成本和人力成本等各方面成本比较高。”目前,资金成为朱福顺规模化扩张的最大门槛。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