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01月 > 特写 > 公司年会养肥了谁?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公司年会养肥了谁?

每年年底的公司年会,已经成为酒店业的一项重要收入,会议承办生意,能否产生一两个上市公司?

文/翟文婷

年会还有个正式的名称——“尾牙宴”,一个从港台传到大陆的说法。领导讲话、表彰先进、表演节目、吃饭、抽奖是一个企业年会的必走流程,甚至不乏员工趁此机会恶搞老板。而企业为年会所做的预算,是根据讲究排场和规模而定,一般起步价都在上万元。

对于郊区度假村、五星级酒店来说,每年的年前这段时间,是他们的一个黄金时期。把一个企业的所有人员召集起来,少则几十人,动辄成百上千人,年会筹办人的首要任务就是找场地。有企业干脆把年会放在大学体育馆里——联想控股2011年年会就在北航体育馆里度过;我爱我家光北京分公司就有上万人,年会只能进行表彰奖励和领导讲话这两项内容,筹办年会的负责人告诉《创业邦》,“如果要吃饭,只能分部门进行。”

“每年要变新花样”的企业心理诉求,导致近几年度假村的风头盖过其他地方。在郊区开完会,住一晚,泡温泉、唱歌、网球等更多的休闲项目正在递补和填充着企业年会这道大餐。

“像北京地区的九华山庄和温都水城,1000人以上的宴会厅,到12月份根本订不到,市区酒店也是如此。所有的企业都要开会。”中国会议产业大会秘书长王青道说。年底高峰时期,九华山庄平均每天要接待几十场会。

所谓的尾牙宴最早是从跨国公司兴起的。2006年建成的16区是目前九华山庄最新的一个会议中心,销售总监李海杰记得,里面最大的一间4000平方米宴会厅,迎来的第一位客户就是美国的柯达,此后还接待过包括微软、拜耳、辉瑞、丰田等外企。“他们比较重视年会。”李说。

严格意义上说,很多大公司的年会不止尾牙宴一个,他们会按照品牌、产品系列开品牌大会,或者跟经销商、供应商等业务往来者开商务大会。目的只有一个,奖励今年的优秀经销商,明确明年的计划,甚至有的企业要在年会上发布新产品。王青道说,“企业跟自己员工的会是真正的年会,但我们都把他们归到年会系列里,因为都是一年要开一次的。”福田汽车已经在九华山庄连续举办了6届经销商和供应商年会,他们的要求是,“正规,场地要大,因为需要展示新产品。”

按照上述年会的概念,每年从10月份开始,北京就进入年会的集中爆发期,持续到春节。假期一过,九华山庄的收入曲线立马跌入谷底。也就是说,每年的冬天对于他们来说是收获的季节。九华山庄已经从最初的度假酒店概念,转为依赖会议经济而生的度假会议中心。2010年,他们的收入为5.4亿元,2011年在5.7亿元左右,历史最高曾达到6个亿。10月份之后的年会收入,几乎可以占到他们全年收入的2/3。

最高人均消费上千元

长期研究会议经济的王青道,向《创业邦》算了一笔账,任何一场会议下来,2/3的费用是花在了交通、会场租金、餐饮和客房。他举了个例子,2011年12月,德国SAP公司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维期5天的年会,注册人数是两万人。光场地租金加餐费,就花掉3700万元。

很多企业把年会放在九华山庄,首当其冲是被那里的娱乐设施所吸引,以北京市区的企业为主,“开完会之后放松一下,也不妨碍他们进一步沟通和联络感情”。李海杰说,最能招徕客人的还是温泉。除此以外的按摩、理疗等保健类项目也广受欢迎。不过近来也有企业来询问,有没有足球场、高尔夫球场、篮球场之类的场地。“对我们来说,这又是一些新的要求,还得考虑给他们做。”

这些服务被王青道称作会议中心的“亮点功能”,设施越多,吸引客人的能力也越强。但是会场、客房、餐饮和会展这四项是核心功能,“没有其中任何一项都叫缺陷,不是竞争力下降,是缺陷”。

因为涉及到企业预算成本,大部分年会持续时间是两天,少数企业会延长会期。美国GE公司的年会持续了4天,福田汽车的供应商和经销商年会加起来有一周。

大规模的年会,提前一天是签到日,员工从全国各地赶来。同时进行会场布置和搭建工作。李海杰说,年会的布展相对比较复杂,因为大部分企业都要造势,营造一种很炫的氛围。给员工振奋的感觉,更想彰显企业实力。“灯光、背板、舞台都要重新做,光一个舞台花上百万元,是很经常的事情。”会议经济催生了第三方服务公司,他们的目的就是挖空心思地给企业不同的设计方案,而且每年变着花样地讨企业欢喜。

李竞也表示出了相同的观点。他是溯源汇的创始人,这家位于北京三元桥附近的会所,年底也承接规模在100人左右的企业年会。他认为,企业对年会的首要需求就是氛围的营造。所以,他花了30万元左右,在会所的中间地带辟出地方打造了一个景观园,奠定了会所比较清新雅致的格调。

相比九华山庄那种铺张式的大型晚宴,溯源汇显得更平易近人,但所能承接的活动也受限,比如销售味道太浓的企业单子不接,理由是,“与会所的格调定位不符”。

李竞主张给企业空间,让他们动手布置出符合自身定位的氛围。比如,方式餐桌可以拼成一条长桌,可自由选择是否铺台布,甚至台布的颜色;墙壁都留白,可以贴展示企业形象的东西。“如果我们展现的个性化太强烈,就会剥夺企业的二次创造,这是不可以的。”2011年12月份开张的溯源汇,已经承接了三四场年会。

布展完成的第二天,是正式的会议和晚宴,表彰、演出节目、抽奖等环节由企业自行安排在会议或晚宴现场。晚宴结束,各种娱乐设施就派上了用场,“大家尽情地Happy”,李海杰说,还有很多企业是冲着他们的体检服务来的,以国内企业和政府机关、企业为主,体检价格从300元到上万元不等。

企业规模不一而足,从几十人到几百上千人。越是小型企业,越重在发扬娱乐精神,大公司反而比较淡然。“这也是现在的一个趋势。大型会议就是看着人多热闹,场面很大,实际上人均消费比小企业要低。”李海杰透露,“因为大企业涉及到的娱乐项目很少,甚至不做这方面的预算。如果光靠参会的人员自己掏腰包消费,欲望和动力就没那么大。”

拿一个1000人左右规模的年会来说,主力项目就是会场、餐饮和客房,人均消费维持在500元左右。但是有的小公司反而能达到人均消费上千元,除了上述基本项目之外,温泉、娱乐甚至购物都会贡献不少收入。

此外,花费最高的年会基本都是跟客户有关的,王青道分析称,“企业需要向客户证明它是最有实力的企业,所以谁都不会省钱。

2006年,16区开门迎客,上千人规模的会议第一次出现在九华山庄。“我们原来就没想过办那么大规模的会议。”李海杰坦陈,年会和平时的会议不太一样,牵涉到人数太多。基本的餐饮食材采购量就大得惊人,有时候一天需要采购上百斤的扇贝。

外企对年会的要求尤其精细和敏感,他们对每个环节能做到什么地步都有明确的要求,必须是一个可量化的东西。比如,一个会场的灯下高度是多少,门有多高多宽,是否能把门扇取下来。以前,这些问题在李海杰看来匪夷所思,甚至没有接触过。后来他们摸清了,丰田这样的汽车公司要在年会上发布新品,至少要考虑,把汽车开进会场时,门不会被撞下来。其次,把车开进会场的整个过程,都是要严格保密的。“接待这种会议,有时候我们也比较紧张,从这些外企身上学到不少东西。”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