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01月 > 特写 > Android独立OS还能火多久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Android独立OS还能火多久

文/郑江波 摄影/王东江 李勇

新版的Android有着一个可爱的名字——冰淇林三明治(Ice Cream Sandwich),事实上它也的确足够“可口”。和以往的Android版本相比,这次更新可谓是一次质的飞跃,不管是在系统的易用性还是交互性上,都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可以说这是一个越来越趋于稳定和成熟的系统。“Android原生系统改进的地方越来越多,越来越重视用户的体验,这是给我扑面而来的感觉。”小米科技副总、手机操作系统MIUI负责人黎万强说。

“用Android手机的计算器算1.7减1.6并不等于0.1,这是Android系统算法的一个Bug,我经常把这个拿给别人当笑话说,现在Android 4.0把这个Bug修复了。”黎万强拿着小米手机对《创业邦》记者说,也就是在采访的当天,谷歌正式对外开放了Android 4.0的源代码。

中国的第三方OS也经历长时期的变革。起初,除手机厂商之外,只有一些Geek(极客)或者编辑团队出于爱好在Android论坛发布自制的系统。随着操作系统在移动互联网“入口”的地位越来越显现,出于建立如苹果一样的封闭经济链或增加用户粘性等目的,电信运营商和互联网公司纷至沓来,加入了Android第三方系统的开发之中。

在这个领域还有一个特殊的阵营:作为创业公司,它们没有强大靠山,没有上亿的用户规模,OS开发是它们唯一做的事情。它们就是独立OS开发商,一个纯粹依托于Android而生的群体。国内这个领域的公司主要有三家,包括创新工场首个毕业项目点心OS、小米科技旗下的MIUI,以及最近刚刚崭露头角的乐蛙。

对电信运营商和互联网巨头而言,操作系统只是其庞大商业体系中的一环,即便失败也不会伤筋动骨,HTC、三星这样的手机厂商也不用太担心,毕竟谷歌还要靠生态圈发展,二者存在合作关系,手机自带的系统中都会自带谷歌的服务软件,虽然和摩托罗拉这样的直系没法比,但也算得上是嫡系。而国内独立的OS和谷歌不沾亲带故,基本上算是这一市场的弱势群体,虽然号称是全世界最开放的公司,但是谷歌真的会甘于让他人免费用着自己的OS,跟自己派系的手机厂商竞争着,却不给自己带来任何好处吗?

Android 4.0产生了,不管是谷歌规范市场的刻意为之,还是迭代完善的必然趋势,这个版本都将会对最伤不起却又最容易受伤的独立OS产生巨大的威胁。“Android 4.0的部分设计理念,正好和乐蛙的产品类似,这无疑对乐蛙是一个冲击。”乐蛙CEO赵力说。

不同的市场策略

“MIUI和小米手机是两个独立的产品线。”黎万强反复强调这一点,但是与点心、乐蛙相比,MIUI因直接占用硬件资源,而在系统的定制化方面拥有着更强的自主性。MIUI除了给小米手机提供定制化的ROM之外,还会为市面上的热门高端机型提供匹配的ROM,进一步抢占刷机市场。

“用户需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如果走厂商渠道可能就是另外一种方式。”黎万强说的另外一种方式就是点心和乐蛙的方式,首先至少用半年的时间来做系统,然后再根据不同的硬件需求做适配。“我们去年做第一款手机,虽然只用了3个月的时间,但是在这之前,我们积累了很长时间。”点心CEO张磊指着一台夏普的翻盖手机说。

但是点心和乐蛙也绝对不是闭门造车,它们也有各自的用户反馈系统;同时会结合团队人员的经验,点心团队的大部分产品经理来自于腾讯,乐蛙则是国内第一批专注于Android本地化的团队。

MIUI显然也不会放弃更为广阔的大众市场,“MIUI的设计思路是易上手,难精通,普通用户也可以使用,但是我们短期内没有铺向低端市场的计划。”黎万强说,低端用户对手机本身并不像高端用户一样挑剔和苛刻,对品牌没有一个强烈的认知,即便是一个很大的市场。

“如果手机厂商发一款手机,走高端路线并希望和MIUI合作,我们会考虑,但如果只是一个大众型号,我们没有太大兴趣。”黎万强说。

从这个角度,MIUI、点心和乐蛙之间已经形成了差异化竞争,MIUI面向发烧友,点心面向中低端高性价比手机,而乐蛙则更直接将目标指向千元智能机。当然,点心和乐蛙的市场更为重叠,同样将国产手机厂商作为主要目标客户,乐蛙已经给中兴、华为做了几款千元手机,点心起步更早,和20多家厂商有过合作。“如果一些山寨手机厂商想要做纯净的系统,没有乱七八糟的扣费软件,我们也可以合作。”张磊说。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