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04月 > 特写 > 郭敬明:最商业的作家 最文艺的商人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郭敬明:最商业的作家 最文艺的商人

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明星,又用自己的平台推出明星,郭敬明和赵本山、郭德纲走出了一样的路线。

郭敬明打造了一个平台,又用平台打造他旗下的作家

采访/方浩 翟文婷 文/翟文婷 摄影/路马视觉

“他是我最大的押注。”一年之后,再次接受《创业邦》专访时,“响想电影”的创始人兼CEO梁东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炼狱。他创立不到两年的“响想电影”如很多初创公司一样,一直在摸索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并体会了什么叫“否定之否定”的成长路径。他说的这个赌注,是一个人和一本书:郭敬明和他的《小时代》。梁东的“响想电影”准备把这部作品拍成一部电影。“我已完成了融资,这将是响想第一部自己运营、拍摄的电影。”梁东说。

过去一段时间,最世文化董事长、著名作家郭敬明也一直在跟风投接触。他需要向投资人解释的问题不是怎么和梁东一块拍电影,而是和自己的公司有关:万一有一天郭敬明不在公司了,“最世文化”怎么办?

这个问题,赵本山的本山传媒会遇到,郭德纲的德云社会遇到,华谊兄弟在登陆创业板的时候,王中军已经被追问过很多次了。

3月,郭敬明在北京向《创业邦》杂志提到,有两个比较大的基金要入股他的公司,一家海外,一家国内,尽职调查已经做完了。

作为与韩寒几乎同时成名的少年作家,郭敬明选择了一条与韩不同的道路:先是创业,现在又携自己的畅销书进军影视圈,这种跨界能走多远?

“郭敬明模式”的挑战

与传统出版公司相比,郭敬明的最世文化更像一家偶像艺人经纪公司。郭敬明签约了近百个文字、绘画作者。郭敬明为每位签约作家配备专职编辑,最世旗下的《最小说》、《最漫画》等平台是他们开设专栏、接受采访、发表连载的平台;同时,还安排不同的作家与作家、作家与漫画家等组合合作出书;至于公司外部的商业合作、采访自然也会被安排妥当。一旦最世旗下的作者有作品出版,郭敬明的粉丝也会帮着摇旗呐喊。

最世文化的前身是郭敬明的“岛”工作室。他和朋友在一次聊天中说起,自己发表作品很容易,但很多朋友也有好作品,发表起来却很难,于是就有了《岛》这本杂志书(没有刊号,但以书的形式做杂志)。郭敬明找人过来组织选题、策划、约稿和制作。这本杂志非常受欢迎,最高发行量曾经达到40万册。

2006年,郭敬明拿到了杂志刊号,谋划新杂志《最小说》,并将之前《岛》中数位作者的作品出版,于是有了落落的《尘埃星球》和七堇年的《大地之灯》。两年后,郭正式运作图书,大量签约作家和漫画家。

在《最小说》这个平台,诞生了一大批像郭敬明一样的青春文学作家,每位作者都是他营销的对象。很多畅销作家和作品在郭敬明这里完成华丽转身,最世好像一个梦工厂,落落、七堇年、安东尼,都是郭敬明的平台“捧红”的。据说,《最小说》旗下的作者,如果没有郭敬明,新书只能卖3000本,但是封面一旦打上“郭敬明推荐”,就能卖出3万本。

2009年,著名作家李锐、蒋韵夫妇的女儿笛安,以严肃作家的姿态高调进军青春阅读市场,其作品《西决》销量达到75万册,同时还获得了《南方都市报》颁发的一项文学奖。而最早,正是郭敬明把《西决》放在《最小说》连载了半年,预热市场。

“我郭敬明今天有这样一个关注度和一个聚光灯效应,那任何在这个平台上面的年轻人,都很容易受到关注,所以这也是当初我要建《最小说》这个平台的原因。这个平台一开始是没有产生商业价值的,在它诞生初期,我只能把郭敬明三个字的品牌价值注入到这个平台上面,就像打造一个新的子品牌一样。”郭敬明说,有段时间他自己一本书都没有出,也不做什么事,所有的宣传通告都是宣传《最小说》这个新平台,渐渐把这个品牌“养”大了。但那个时候,郭敬明说,那个平台一直没有产生价值。

“但是当这个平台具有了新的商业价值之后,这上面就有人不断起来了。”郭敬明以旗下作者安东尼为例子,“像安东尼这样的作家,通过《最小说》这个平台,自己又成了一个新的品牌,但是他还会在这个平台上继续表演,他们的崛起会让这个平台更牛。就像春晚一样,如果都是大牌在上面,大家都会想要去上,最后就变成这个品牌不断地复制来复制去。这样就可以形成一个良性循环,这种商业模式也支撑着公司朝前运转。”

出版人路金波替郭敬明算过一笔账,《最小说》每发行一本,郭敬明提一块钱,每年都是近千万元收入。

事实上,这种模式并不新鲜,赵本山的本山传媒走的也是这个路子,小沈阳、刘晓光等小品演员都是被赵本山带进春晚捧红的。而郭德纲的德云社,也捧红了诸如何云伟、李靖等一大批相声演员。他们被捧红之后,也给企业带来了更多价值。

不过,这种循环模式恐怕正在受到挑战。假如有一天,郭敬明不在最世文化——比如为完成一部伟大的著作而去闭关写作,这个公司是否还能持续下去?

“这也是投资人一定关心的问题,大家会觉得会不会不稳定。”郭敬明毫不避讳,“不稳定其实一定会有的,我创建了这家公司,其实所有人都是冲着郭敬明来的。但是我们正在不断地去完善,比如有些事情我可以交出去做了,运转已经没问题了。这个时候他的商业价值就逐渐体现出来了。”

在未来几年的规划里,郭敬明将刻意地将自己为公司贡献的收入比重降到30%以下,或者更少。“这也是投资人要求的。如果公司所有收入都是我自己创造的,那不太现实。”郭敬明透露,其实去年他的个人收入是没有计入公司账内的,否则,公司净利润将不止2000万元。

同时,郭开始把一些执行层面的事务放权给他人去做,只确定企业的大方向,比如是否要融资、公司文化应该是什么样的调性等。“以前,我需要把方案做到非常细,在执行的过程中,我也必须去监督,甚至去担任其中某一个角色或者某一个环节的负责人。”

郭敬明也向记者暗示,自己缺位的可能性很小。“组建这个公司,其实是让我从一个男孩变成一个男人的分水岭。我以前只是一个作家的时候,一个人吃饱全家管好,我无所谓,收益也很好,我想怎么样生活都可以。但是现在不行,那么多人在靠你吃饭,不可能突然就撂下这个摊子。”

他也承认,自己并不是一个纯粹的作家。“我对作品或者文学事业没有像其他作家那样,飞蛾扑火一般地把整个身心都投进去。小说可能只占我人生的一部分,甚至一半都占不到,我还有其他大部分事,比如公司。”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