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04月 > 特写 > 孙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孙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国美电器风波、汇源收购失败、过早退出麦考林,孙强领导的华平投资似乎有些“点背”,而且进入中国近20年,华平几乎没有在互联网领域布局,孙强这些年在想什么?

采访/方浩 翟文婷 文/翟文婷 摄影/路马视觉

“你觉得我们投资国美很负面吗?其实对我们没什么,我们在他们争执前就退出了,后来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跟我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那个项目我们赚了四五倍。”

“汇源那个是因为可口可乐没买成嘛,那是外界因素,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我们也全部退出了。”

“麦考林那个项目,我们卖给红杉的时候1亿美金,后来它上市融了1亿美金,今天市值只有7000万,你说我们合算不合算?而且后来出现的法律诉讼,那是在我们离开以后。”

3月初,在华平基金北京办公室,孙强在接受《创业邦》专访时一一回应了业内对他投资项目的质疑,还忍不住向记者叫屈:“说实在的,如果媒体光是泛泛地来挖消息的话,我们是很担心的。被人误解,吃过好几次亏,再想挽回,就好像被泼出去的水,已经没用了。”

在过去的两三年里,作为华平基金中国亚太地区的董事总经理,孙强低调而沉默,几乎拒绝所有采访。偶尔有记者拨通电话,他只是礼貌性地回应几句,然后迅速挂断。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投资热潮中,更是难觅华平身影。

但江湖上总有着他的传说,这个1995年进入中国的老牌基金操盘手,低调潜行,出手凶猛,见证了中国企业的发展。但投资港湾失败、国美风波、汇源被收购失败、亚信退出、卖掉麦考林,一系列的案子又让业内人觉得他有些“点背”。

“运气太重要了”

迄今为止,华平在中国市场累计投资30亿美元,相对应的是30多家企业,其中10多家企业在海内外上市。如果把这份成绩单拿出来晒晒,跟所有VC、PE一样,有好有坏。与孙强个人感受相对应的则是满意和心痛。

7天酒店、哈药、红星美凯龙、银泰百货、锐迪科、世纪天乐等,这些企业都是孙强自认很满意的案子。

在7天酒店这个案子上,华平投出去的2000万美金已经“长成”大概2亿美金,近乎10倍的回报。上市后,7天的销售额仍然以每年百分之二三十的比例增长,所以华平还没有退出的打算。类似的还有在国内创业板上市的乐普医疗,他们正在拓宽产品线,其支架业务的收入比重已经从原来的90%降到70%,孙强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在拿回成本之后,华平留在乐普医疗的股份都是净赚的利润。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很好的机会”都能被华平锁定。孙强至今仍然后悔2006年退出亚信。

“亚信是很心痛的项目,很好的项目,我们没把握住,那很有可能是六七个亿的盈利,但是我们没把握住时间;我们在投富力地产的时候,出来早了,进去的时候10.8元,出来的时候30多元一股,后来涨到200块钱,我们少赚了约10亿美金。这种东西有些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跟运气也有一定关系。”

让孙强心痛的,还有汇源果汁。2009年,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被商务部以反垄断禁止。“可口可乐的销售、市场能力辅以汇源果汁的生产能力,明明是一件好事,结果人为地就没做成,这是很可惜的。”

而同样发生在2009年的国美电器风波,更让孙强多少觉得有点无辜,虽然从中赚了四五倍,但他还是流露出遗憾,“如果黄光裕没被抓进去的话,我们在国美的投资回报,肯定比现在高,而且我们也不愿意走。”孙强直叹,“运气太重要了。”

汇源并购案失败那一年是2009年,创投圈受美国金融危机累及,华平在中国的投资项目是零。这些事件凑在一起,成为外界对华平产生负面猜测的把柄。

“2010年我们投了13个项目,都赶到一起了。其实按平均每年5~7个投资项目来算,也差不多。”孙强回应。

2008年,华平向天宇朗通注资2000万美元,这在当时也是不被外界看好的一笔投资。 “当时认为荣秀丽反应很快,她做得也都很好,从很小的一个企业做到这么大,而且现金流非常好,没有任何负债。”孙强说,“惟一没有看到的就是整个手机行业受到了来自苹果的冲击,它把游戏规则完全改变了。然后冲进来一个巨有钱的谷歌,安卓又把大家给打懵了。原来荣秀丽和天宇朗通的一些优势,慢慢地就被冲淡了。”

但是孙强认为,天宇还有机会。“好处就是他们没有负债,现金流也不错。”他们目前正与马云阿里巴巴探讨合作。孙强说,不管以后叫阿里手机还是天宇阿里,都是阿里软件的延伸。手机内置阿里软件,缩短了阿里到达用户的距离。“从一开始我就赞成合作。他们走到一起,是双方的需求。”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