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3年04月 > 封面故事 > 麦刚:珍爱生命,远离互联网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麦刚:珍爱生命,远离互联网

从追求颠覆式创新,到鼓励小而美甚至只投资“土气”的传统行业,1997年就进入投资界的麦刚为何如此转变?

文 | 翟文婷

2月底,麦刚从深圳飞到北京,赶到凯德购物中心一间名为“泡泡玛特”的门店。这是家做创意潮流产品的小型卖场,是麦刚去年新投资的一个项目。中午他把这家公司的老板和几个VC拉到一起组了个饭局,帮项目介绍VC的意图显而易见。

如果把麦刚去年新投资的4个项目拉出来看看,几乎是清一色的传统企业,玩的都是重资产,比如:茶马云南,中国风饰品连锁店,主要开在沃尔玛、家乐福等大卖场的出入口处;果酷网,鲜切水果外卖网站,目标客户就是中大型公司和白领,解决其上班吃水果的需求,采购、生产、配送都在线下完成;乐酷达,一家外卖服务公司,是麦刚创办的豆丁网的前CTO出来做的一个项目。“珍爱生命,远离互联网”是麦刚现在对创业者讲的“口头禅”。

这个弯转得有点大。

麦刚曾经是“鼠标加水泥”的鼓吹者,在互联网领域多次成功创业,也投资过40多家公司,接触的都是最新潮的概念和商业模式。1997年进入投资行业后,他曾在北京、深圳、上海、香港、硅谷从事投资和创办企业;2001年留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安德森商学院,后获得创业与战略方向的MBA学位,是最早在硅谷从事创业投资的拥有商科背景的大陆留学生。麦刚与很多硅谷风云人物结识多年,比如谷歌的董事和天使投资人Ram Shriram,500 Startup创始人Dave McClure,德丰杰(DFJ)投资基金的创办合伙人Tim Draper等,其中Tim Draper还是麦刚所创办的“创业工场”的股东。

2005年成立的创业工场,是麦刚个人的实验室,也被称为中国最早的孵化器。高峰时期,北京知春路地铁边上的盈都大厦被麦刚投资的公司占去了4层。通卡、易查、豆丁网等项目都是他那段时间的“掌上明珠”。他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谋篇布局,对行业的发展趋势都能准确预测,然后深度参与项目的运营。当时,麦刚的理想是成为互联网界的一个江湖老大。

“这么多年下来,我基本都比行业内领先一两步。我做VC很早,1997年入行,也是美国MBA留学生这个圈子创业最早的,2003年创办亿友,2005年被出售,我也就开始做天使。2007年开始投资给PE/VC基金做LP。整个产业链的各种角色做了个遍,十多年下来看着VC、PE、天使各类投资人起起伏伏,更别说如同流星般闪过的各种创业者,各种博傻式的投资热点。创业失败看得太多了,关门停业的投资机构也不是少数。”麦刚说。

两三年前,他从北京搬回深圳,开始寻求转型。投资策略从“鼠标加水泥”转为“水泥加鼠标”,也把自己从很多项目中抽身出来,只做投资。少投钱、少拿股份、少操心就是他想要的效果。麦刚把时间用来写自传式的回忆录和心得:“是时候再次审视自己做过的事情,审视走过的路、结识过的朋友了。应该偶尔停下来思考。”

传统的回归

过去两三年,创业工场最大的转变就是从麦刚的伟大模式实验室变成一个投资公司,他说,累了。投资的重点,也从纯互联网公司“鼠标”模式,互联网结合传统行业的“鼠标加水泥”模式,转为传统行业利用互联网创新的模式“水泥加鼠标”。

早期麦刚积极介入了不少“鼠标加水泥”的模式,也就是互联网商业模式与传统行业结合,比如他创办的中国最早的消费领域O2O公司“通卡”(已被腾讯收购),还投资了房产中介及印刷、物流等行业的O2O模式公司,但是都碰到了很多难题。“因为想去撬动一个行业的话,基本只能借助C(Consumer,顾客)的力量,但是获取用户的成本太高了。如果资源不够、钱不多的话,很难坚持。”

从行业的角度来讲,麦刚认为,互联网本来就是赢者通吃的行业,“加上中国又是竞争如此惨烈:重复抄袭的创业者满大街,巨头公司又恨不得把钱都赚光了。硅谷之所以称为硅谷,不只是说因为有小的创新企业,是有一堆立足美国放眼全球的国际型企业,他们利用硅谷的创新来吸纳新鲜血液、新的idea、新的产品和人才,征服全世界。中国不是这样的,只有你死我活”。

现在,麦刚投资的项目基本都是“水泥加鼠标”,本质上就是传统行业利用互联网来创新。“我不认为仅仅是互联网产品经理微创新就能改变世界。互联网产业已经快20年了,别行业本质变化了还看不清形势。我自己多次创业,非常理解、支持和尊重每一位创业者,但是每每看到那些天真爱做梦,被各类媒体、各路投资人鼓噪而起的创业者,我只有心痛的感觉。盲目创业、盲目投资对整个社会而言是浪费。”

他喜欢IT男出来干点脏活、累活,理由是互联网人有一些新思维,“只要他肯干,不怕脏,不怕累,都会有些收获”。

因为新兴消费者的需求在发生变化,对品牌的认知、感受都不一样,所以面向客户的服务和营销体系也有所不同。这在麦刚眼里都是新机会,用互联网的思维去做传统的东西,会是一个大的方向。

泡泡玛特就代表了消费升级的一种新模式。它是创意类产品集合的一个小型卖场。背后的原因是,大批线下的传统百货商场正在大量流失客流,但是Shopping Mall却成为线下聚拢人流的新场所。ZARA、H&M这种品类综合卖场正在成为趋势。泡泡玛特不会完全将自己束缚在传统店面,而是同步搭建网络销售渠道,线上线下互动销售。一切能应用互联网的地方都用互联网来构建,选址、设计、采购、传播、客服等等,甚至可以让顾客选择店面播放的音乐。

到了这个阶段,深受硅谷文化影响的麦刚不再讲什么伟大,谈什么颠覆。他以前热衷于模式创新,出发点都是渴望颠覆。现在他反而觉得,盲目讲伟大会害死很多人。“我不希望创业者经常失败。我觉得一个小小的成功,其实对人生来讲是很重要的,对他们的信心、家庭、社会,对投资人的回报一样重要。我现在鼓励小而美的东西,很简单、很实在、目标也很明确。”

但是,这也不代表单纯的互联网公司会被麦刚一棍子打死。“我也会看,只是很难发现亮点。保持学习和一种敏感度,万一这是个最后的机会呢?但是从概率上来讲,是个小概率事件。”

过去几年,麦刚累计投资了近50多个公司。“死掉的有大概1/3,不死不活的1/3,退出或者不错的有1/3。我从来不去换掉创业者,死就死了,亏就亏了,这个自信和宽容还是很重要的。”他对创业者几乎来者不拒,无论相识与否。做投资这么多年,有一两单项目发生过不愉快,但麦刚认为,只有极少数创业者会心怀不轨地来骗钱。

他喜欢投资年轻人,他们心态开放、阳光。“人老了容易灰暗起来。”如果要麦刚总结自己的投资逻辑,比如如何看人,他重视三条:一,人要足够聪明和执着;二,创业者必须是很好的领导,能够识人、带人;三,敢于认错,有弹性。

只是,项目来源太多,而真正用心写商业计划书的创业者又寥寥无几,这让他很苦恼。而稍微好一点的项目,或经媒体曝光后,几乎就很难再投资了。很大部分原因是创业者自己就有点飘飘然,如果投资人再一哄而上,价格就会被推上去。创业工场一般的单笔投资额都在50万到500万元之间。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