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3年04月 > 前沿 > MSN大败局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MSN大败局

在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除中国区之外,MSN被微软永久冰封了。说到它的近况,真是让人感慨万分:你我都是它一度辉煌的见证者,“有事没事挂着MSN”在当年是白领阶层的象征;现在它却沦为一款近乎于鸡肋的应用,甚至成了网络诈骗高发地。

微软此次在中国的举措,是希望将MSN变为Windows8的入口。没错,对各位中国用户来说,沉淀在上面的关系并没有消失。但作为它大起大落的见证者,我们需要做点什么?在MSN身上发生的“杯具”,能给我们带来怎样的启示?

本次做客《产品》栏目的嘉宾是“触宝”创始人王佳梁与“个推”创始人方毅。

王佳梁,微软离职员工。虽然他在微软时并未效力于MSN团队,但他也曾替位于上海、离他近在咫尺的MSN全球研发部干着急。对于旧东家的产品,他认为,MSN的问题都在于细节,而MSN与QQ的交手,成就了如今中国互联网领域顶级高手——腾讯的第一次、也许是唯一一次逆袭。

方毅,多次创业,曾推出的产品包括手机备备、个信、个推,个推刚刚庆祝完“用户超过两亿”。他心直口快,在微信群中曾经当众“调戏”过马化腾。巧的是,在PC端,MSN败给了腾讯QQ;在移动端,他的“个信”败给了腾讯微信。他和MSN曾经拥有相同的对手(而他们也都失败了)。

本期观察家 王佳梁

微软前员工、“触宝”创始人

MSN的商业运营方面我不太了解,但是我刚进微软没多久,2006年左右,微软在上海成立了一个部门,做MSN全球研发,把整体研发的一部分专门切给中国来做,就在徐家汇的港汇广场。有三百多号人,分工很细,光一个“登录”功能就考虑到各种情况,最后要上百人来做。把MSN比作一艘航空母舰,它需要一整个战斗群,边上肯定要有护卫舰、直升飞机,中国团队就相当于一个护卫舰。

起初MSN是一家为了对抗AOL,提供ISP((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相当于互联网接入服务)服务的微软子公司,AOL有一个AIM,微软就推了一个MSN Messenger Service来增加用户粘性。没想到它比预想的成功很多。

MSN在2002年、2003年的时候就已经很流行,北上广深的白领都用MSN,我感觉这个情况一直持续到2008年。后来它就没落了。

它最明显的问题在于产品越来越僵化,停滞不前。它的产品的功能实在太贫乏了,或者说有用的功能都没有,却加了一堆用户看来很鸡肋的功能。白领阶级最有感触的是,MSN的对话窗口必须要在Windows任务栏里面,如果上班聊天的话,任务栏那里一堆东西在那儿闪,老板走过去就能看到。QQ不一样,只有右下角一个小图标,按一个快捷键窗口就弹出来了。

还有“传文件”。IM的主要工作是聊天,传文件是辅助的功能。MSN无法实现“断点续传”,加上自己的网络不稳定,没有传过去还要重新来一遍。最鼎盛的时候,QQ还是承载一个备选工具的作用,后来所有人都用QQ传文件了,尤其是比较大的文件。

这些都是用户体验的细节,但它们让MSN慢慢地丧失了白领用户群体。白领本来是非常顶MSN的,因为大家都觉得QQ属于学生用的东西。我觉得,从战略的思路来讲,MSN比QQ更清晰。它通过IM工具开始,慢慢加上一些社交属性,比如加上Spaces。最后却是QQ赢了,这多多少少有运气的成份在里面,它本身的规划包括整个产品脉络上并没有显得多么地前瞻性。

MSN靠的是战略,而QQ靠的是战术。进入中国的时候,MSN就像QQ的颠覆者——那时候上网的人不多,但谁都知道QQ。

QQ的执行力很强,产品的用户体验也好,它一直在想用户需要什么,用户需要我就做。我估计QQ也没有太多战略布局,你想QQ是属于内部竞争式的,不管那时候是不是这种文化,肯定有那种苗头了,甚至有些机会主义的成分。

这就有点儿像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MSN是前者,它觉得这个东西战略上面意义重大,就投入巨大的资源,哪怕它不赚钱、用户起得比较慢,也得做;QQ就是优胜劣汰,用户抉择,即使这个产品有别人开始做了,也可以尝试一下。其实我觉得,苹果也是计划经济,开始它是异类,它来一步步引导你使用它,别看现在风靡,以前它也是小众的嘛!

在定位上,MSN非常清晰,它相当于实名制,以熟人社交为主。你必须要知道对方的ID,否则没办法查找,不会有陌生人去加你,你也没法去加别人;QQ里面都是匿名,还有个查找功能,可以根据年龄、地域等来查,那时候还流行网友见面,小年轻们想要接触社会,QQ也算是当年的“约炮神器”了。MSN主打白领,是已有圈子的维护,而QQ是结识。所以我和老外谈论这两款产品,用到的两个单词是Discovery和Maintenance。

其实大家一度也唱衰QQ,它的用户群体都是十几岁的年轻人。包括现在我都觉得,它不应该成为白领用户的首选。MSN衰落之后,应该会出现新的产品。现在我发现微信可以起到这种作用,因为微信也是从白领这边开始起来的,所谓的那些精英群体,用户中很大一部分跟MSN有重合。这说明大家并不完全对QQ满意。微信如果主推桌面版的话,大部分人都会转到微信上面去。现在其实QQ是承载了陌生人社交和熟人社交的双重角色。

但从另一个角度,MSN衰落的时间与谷歌、苹果崛起的时间是差不多的。在中国,这又是伴着开心网、人人网、微博起来的时间段。

谷歌一发展起来,MSN在美国就开始往下掉。在2002年、2003年的时候硅谷很多学校都开始用LINUX,但是无法与MSN兼容,那边用户迁移到AOL、Yahoo! Messenger;后来都跑到Gtalk上面去了,再后来Facebook、Twitter出现,大家就不流行聊天了。美国人喜欢“异步”沟通,你发给我一个东西,我不需要马上回给你,比如说电话留言、邮件。美国人时间管理比中国人好,这是一种文化的细微差异。

在中国,早期IM其实是充当了社交网络的角色。后来等到人人网、微博起来之后,分流了一部分人。那上面的一些信息,原来是通过IM里面的“聊天群”来实现的。MSN那时候开始加速没落,聊天群它也没做好,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办法组建一个群,而QQ群则是由来已久。MSN的Spaces有一段时间也很火,而且会把用户文章的标题放到签名里面来滚动更新,所以我说MSN的战略规划是非常宏大的。但很可惜,这些动作都是它快不行了的时候才做的。

好好研究MSN的处境,我发现,它的每一个问题单独来看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但恰恰又是用户体验里面一个不可缺少的一环;它输就输在细节上,而细节最后很致命。它当年的成功,只是因为当时用户没有更好的其他选择。

不过,这又让我联想到微信的处境。没错,我对它有些担心。它的兴起,一方面是因为用户在往手机上转,另一方面是以往的IM里面垃圾信息越来越多,就像QQ上的人乱七八糟的,又都是用网名。垃圾关系越来越多的话,这个社交网络或者通信工具的价值会不断下降,维护成本也越高。但是说白了,在我看来,微信的核心仍然像QQ一样,也就是结交陌生人,很难保证过一段时间不会发生QQ之前的问题。

也许这类产品都是周而复始的循环,什么时候它变得臃肿,就需要被颠覆。就好像你的电脑硬盘不断地被塞进去东西,塞到后来的话,你唯一需要的是更新换代,换一台新电脑,而不是再去优化,再怎么优化它也都是乱糟糟的。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