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3年07月 > 前沿 > 挑战运营商?创业公司的N种活法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挑战运营商?创业公司的N种活法

运营商到了不得不变的时候了,这对创业公司意味着什么?

文 | 曲琳

从某种程度上讲,微信正在替代短信。这一趋势投射出的信号是:创业公司的移动互联网产品有望对运营商的基础业务形成威胁。

2013年6月,中国移动推出了类似于Skype的产品Jego以及效仿微信平台的“飞信公众平台”(前者上架不到一个月即暂停注册 ),三大运营商计划已久的“虚拟运营商”正式提上日程。运营商做“大哥”很多年,它会改变角色吗?创业公司是否该应需而变?

创业公司艺高胆大,挑战运营商基础业务?

运营商的业务可以被分为基础业务(语音通话与短信)以及数据业务(手机上网服务,通过流量计费)。

基础业务是运营商的生命线。短信与语音通话不仅利润较高,对管道本身的影响也微乎其微。除了微信对短信的冲击之外,VOIP(俗称网络电话,可基于IP网络进行语音传输,代表者如Skype)虽然无法对通话业务形成实质性威胁,但从本质来看更加危险。它直接挑战了运营商的看家本事。

追根溯源,其实微信并不是短信的第一个威胁者。经纬创投分析师庄明浩的看法是,短信第一次面对的冲击是移动化的IM软件:手机QQ。手机QQ与中国移动有过多次博弈,产品本身刻意回避掉一些敏感的地方,运营商的态度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尽管张小龙的团队并非精于处理运营商关系,但微信推出时中国移动出现“反腐”危机。“很多事情回头看都是凑巧,”庄明浩说,“移动因此没有精力去防御外面的新产品。”

“个推”创始人方毅曾担任运营商的技术支持服务商,他所推出的“个信”落败于微信。有从事运营商的朋友向他透露,用户的短信收件箱中,联系人短信与群发系统短信往往各占一半,微信席卷而来,现在短信箱里面几乎只剩下群发系统短信。

但即使是系统短信,也有被替代之势。“如果用户的银行还款消息、快递消息,会被直接推送到银行或者淘宝客户端,用户只需要时不时打开客户端。”方毅说。

以短信为鉴,VoIP电话的机会,是否被人们所低估?由于没有牌照与相关法律规定,严格意义来看VoIP仍不能算作一项合法业务,即使一些VoIP电话类产品排在App Store榜单靠前地方,而且凭借按分钟收费或包月模式获得了不错的收入。

这些功能比较激进的产品出自于小型创业公司,运营商尚且没有出手干预。但这并不表明运营商会服软。庄明浩以另一款产品举例:腾讯的QQ通信录,可以打网络电话,走流量通道而不是运营商的通话信道,推出后腾讯一直不敢大声宣传,功能藏得相当隐蔽,可见它也在避免触及到运营商利益。

通信业知名观察家项立刚持保守态度。他认为,从运营商内部数据来看,人均发短信量减少,但短信的总体数据略有提升。微信现在最大的压力不是运营商,而在于自身,由于一直没有实现盈利,它在做各种尝试,产品形态还达不到稳定。在他看来,VoIP电话的前景也不乐观,Skype在美国这样开放的市场也并不普及,它需要双方安装、上线才可使用,如果只为了每月省下几美元,并不值得。

项立刚认为,从历史的角度,运营商的生意很难被抢占。首先需要资质,其次是资金。“三大经营商在铺设网络方面至少投入了1万亿元,运营商是一个强大的体系,它有大量的资金,还有国家无偿拨过去的资源。有哪个创业公司能够不挣钱地养一个产品好几年?”

虚拟运营商,新角色撼动老格局?

6月1日,中国移动出品的Jego登上iTunes Store和Google Play,这是一款类似于Skype的产品,可以让海外的中移动用户与国内用户联系,但推出不到一月时间便暂停新用户注册。另一款产品是“飞信公众平台”,飞信的收入模式是发送免费、收信息收费,被创业者称为“胁迫用户为运营商钓鱼”,此次效仿微信推出平台,并不被看好。

且不谈这几款产品的未来。仅仅从运营商的举措来看,就已经很值得注意:它正在尝试推出自己之前曾“敌视”过的产品。

“迈外迪”创始人张程第一时间试用了Jego,“它的理念不错。在产品质量相似的情况下,运营商推出产品的优势太大了,它有太多资源可以控制,例如节省或干脆免流量。”

运营商最大的改革也许会来自于“虚拟运营商”。虚拟运营商指拥有某些能力,可以与电信运营商在某些业务上形成合作,进行利益分成的公司。近期,三大运营商同时宣布启动“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而这项业务正是虚拟运营商的一部分。

虚拟运营商会是哪些公司?坊间有两种猜想:其一,互联网公司有望获得牌照,腾讯可能会凭借微信成为中国“第四大运营商”;其二,迪信通、国美等具有分销能力的实体经营者更有机会。

中国几乎是启动虚拟运营商最晚的国家之一。在全球市场中,有800余家虚拟运营商存在,其中包括中国香港地区,较著名的公司包括维珍、百思买、711等。在国外,虚拟运营商、运营商以及互联网公司之间合作频繁,例如推出低价流量套餐服务、代收费服务、数据挖掘以及更直接的辅助推广等。

张程对国外虚拟运营商的发展十分关注,这些商家会计算市场盘子的大小,它们的服务往往会侧重一个特定人群,例如某产品的重度用户,推出有针对性的产品。在他看来,在中国推广虚拟运营商有一大难题,即用户不能携号转网。如果联通推出一款无限流量套餐,大部分人移动的用户很难抛弃原有号码去购买。

虚拟运营商这个新角色是否会撼动老格局?这场变革还需要多久?“中国有体制的条条框框,推进时间很难说。”“闪传”创始人姜天鹏说。

另一个担忧是网络环境,“如果要开放虚拟运营商,我担心的问题是,是否会造成网络不通、体验不好。如果你所在的运营商还不错,而我的服务商比较烂,最后都没法正常通话。中国的三网互通性本来就很差了。”方毅说。

这将是一场漫长的博弈。庄明浩认为,这场博弈还会与运营商和手机厂商合推“定制机”的情况交错起来。在美国,这场“仗”一直在打,美国运营商开始反思,销售iPhone时对苹果的补贴是否过多。在这个链条上,有运营商、移动服务提供商、手机厂商三方,它们已经渗透到彼此的业务里面。“另外,中国有三家运营商,中国移动是领先者,其他两家运营商的一些决策,其目的很可能是抢占市场份额。”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