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3年09月 > 特写 > 富1.5代创业记:我叫杜宇村,我爸叫杜厦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富1.5代创业记:我叫杜宇村,我爸叫杜厦

作为当年家世界的大公子,杜宇村目睹了父亲杜厦的起起伏伏,而卖掉家世界之后的第一次创业、寻梦,他就失败了。

文 | 及轶嵘

杜宇村名下的风险投资基金已经完成了募集。“两三个星期内募集了3个多亿人民币,比想象中要快。”他说。

杜宇村是天津家世界集团创始人杜厦的儿子。在家世界,杜宇村从一个超市的见习经理干起,后来成为负责采购的副总,最后以集团CEO的身份,坐在了家世界集团出售交易的谈判桌前。家世界卖掉之后,杜厦到美国投资高尔夫球场,杜宇村则把家搬到了北京,自己创业。

杜厦是个传奇,老鬼的小说《血色黄昏》的男主角就是以他为原型。他是“黑五类”子女、“文革”中怀揣手枪参加武斗的愤怒青年,也是改革开放后参与莫干山会议的青年经济学家,更是成功的企业家,家世界曾经是商务部重点扶持的国内20家大型流通企业之一。

在采访中,杜宇村时时提及自己的父亲,津津乐道于他的传奇经历和他对自己的影响。但这并不妨碍他离开父亲,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卖掉家世界,杜宇村觉得自己是最大的受益者,因为他不必像国内其他的富二代那样,硬着头皮去承担自己或许并不喜欢的家族事业。他有了重新选择的机会,做他真正想做的事。


杜宇村的父亲,天津家世界集团创始人杜厦

走出父亲的光环

家世界卖掉之后,杜厦去了美国。杜宇村又跟着父亲干了半年,决定自己另立门户。

杜宇村想明白了一件事:“人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那个时候,杜宇村想要的就是不跟在强势的父亲后面了。至于以后想要干什么,还不知道:“可能是开个小餐馆或者做个小生意,自己满足就好。”

父子二人性格很不一样,杜厦极其强势,杜宇村却是个比较温和、喜欢合作的人。“父亲的理想跟我的不一样,包括在美国的生意,我们心目中的方向也不一样。他太强势,最终我是帮着他做他想做的事情。”

杜宇村想要去做自己希望做的事情。

杜厦很理解,也很支持。杜厦父子的关系,和中国传统的父子关系一样,孩子小时是严父,孩子成年之后,父子慢慢变成朋友。

来北京之后,杜宇村跟太太创办了一个进口的家居装饰品的连锁店,但是定位太高端,开了两年,赔了几百万元。

这次赔钱的创业经历却让杜宇村第一次找到了真正当老板的感觉。原来在家世界,人们都把他当成老板,可是他自己却从没有这种角色感。

“真正当老板的时候,所有最终的问题都得你自己解决。当年永远有我爸在背后,搞不定就往上一交。这次真的体会到了当老板的压力。”

杜宇村2002年从伯克利大学毕业以后,一直跟在父亲身边。当时,家世界已经初具规模,杜厦让儿子自己做选择,回国,还是留在海外当一个职业经理人。杜宇村选择回来。

杜宇村在家世界的第一个职务是天津友谊路店的粮油副食部见习部门经理。这是家世界超市体系当中的第21家门店。

半年以后,杜宇村跳过副店长这一级,直接成了友谊路店的店长。“我算是坐火箭往上走,别人没法比。”他说。那时候家世界进入了北京、青岛、沈阳,形成了几个大区,杜宇村被天津大区的负责人升为友谊路店的店长,管理着公司销售额第二高的店,时年25岁。

当上店长两个月之后,杜宇村遇到了最值得纪念的一件事。那年“非典”,当时的总书记胡锦涛来店里视察,杜厦正在加拿大,是杜宇村负责接待的。

采访过程中,杜宇村特意到另外的房间拿来一个镜框,上面是还显青涩的他与总书记胡锦涛的握手留念照。

2004年,本来要调到总部负责采购的北京大区负责人因故离开家世界。杜厦原本是安排杜宇村去当那位副总的助手,这样一来,杜厦索性决定直接让自己的儿子上。

杜宇村记得非常清楚,当时父子俩在一辆车上,父亲问自己:你准备好了没有?你自己能不能干?他回答:可能永远都准备不好,但是你让我干,我肯定能够干好。

当杜宇村还在上大学、对整个集团业务还不怎么了解的时候,杜厦就让他自己飞到英国去,跟百安居母公司翠丰集团的董事长见面,谈百安居收购家世界家居的事儿。“虽然其实就是一个传话的人,不过很长见识。”

这样长见识的事,杜厦让杜宇村做过不少。最让他受益的,是跟家得宝的商品采购副总裁詹姆斯·英格利斯的会面。家得宝是美国头号家居仓储集团,詹姆斯则是家得宝创始时期的四大高层人员之一,曾经是家得宝的第三把手。他曾长期担任家世界的独立董事,算是父子俩在零售业的导师。

跟詹姆斯第一次见面时,杜宇村在读大四,年轻人想给老前辈出道难题。

“你认为零售业有没有一句话能总结的秘诀?”年轻人问。

老前辈竟然回答出来了:“零售业最重要的是,对顾客的需求有个急迫解决的心态。”

杜宇村说,这句话我会记一辈子。

他把这句话解读成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零售业不管做什么,顾客永远是最重要的,一旦眼里没有了顾客,离走下坡路就不远了;第二个方面是不能等,反应的速度要快。因而,当机构变得很庞大的时候,怎么样才能够有快速的反应机制,就变成了特别复杂的问题。

“我为什么这么自信?这既有一点初生牛犊不怕虎,同时又觉得自己的见识跟知识结构已经准备好了。”

从伯克利毕业两年之后,杜宇村就坐在了一个办公桌前,负责家世界几十亿元采购额的大盘子。家世界在2004~2006年短短两年间,开出了二三十家店,这个速度在今天看来也非常快。杜宇村说:“那是我在零售跟连锁这个业态当中,知识积累最密集的一段时间。”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