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4年01月 > 管理 > 你是“恐飞族”吗?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你是“恐飞族”吗?

不要让飞行恐惧成为业务增长的绊脚石。

文 | Sophia Dembling

当商业地产租赁初创企业TheSquareFoot公司被纽约市的一家企业孵化器选中,这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Aron Susman从家乡休斯敦驱车前往纽约,路上花了3天。然后他找人代驾,将车开回休斯敦。尽管这种方式费时、费钱,但是Susman不敢坐飞机。

“我的其他联合创始人能适应空中飞的生活,可我不像他们那样适应能力强。”他表示,“在我们拓展市场或召开会议之际,旅行对我并非易事。如果有人说,‘嘿,来旧金山吧’, 我真想说,‘哦,顺便说一句,我对空中飞行的恐惧达到了无法理喻的程度’。”

Susman知道飞机坠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也不是他害怕的地方。“是飞机关门所带来的那种感受。”他说道,“这让我感到窒息和幽闭,一种自己看自己的感觉,似乎感觉自己在流汗、在哽咽,或许感到眩晕,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而其他人会想,那个家伙犯了什么毛病?”

在芝加哥心理学家David Carbonell看来,上述感觉并不少见。在他为“恐飞族”开办的焦虑管理工作室的参与者当中,大约2/3的人表示,相比飞机坠毁,他们更害怕焦虑。Carbonell说:“这里有社交恐惧症的因素,他们害怕会给人留下极其紧张的印象,以至于他们会疏远飞机上所有的人。”

在飞行过程中,服用诸如Xanax及Klonopin之类的抗焦虑药可以缓解恐慌,但对于那些在药品尚未发挥作用之时就取消航班的人们,这些药品是不起作用的。Carbonell表示,设法利用意志让自己不再害怕,可能会使问题进一步恶化,因为我们习惯于思考那些我们告诉自己不要去想的东西。

学会接受恐惧才是长期的解决方案。“事实上,在飞机上体验恐惧,是一件绝对不错的事情。”他表示,“与其抵制恐惧,还不如让自己感受恐惧并克服恐惧,结果让恐惧变得越来越小。”

在缓和焦虑的过程中,不妨自问下面这个问题:你从座位上弹出、引发公共骚乱的可能性有多大?Carbonell表示,当他要求工作室的参与人员谈论一些他们所经历的最无序、局面最不可控事件的时候,“通常情况下,人们头脑里一片空白”。他还减轻他们害怕惹机组人员大发脾气的恐惧,告诉他们航空公司的专业人士对此可谓司空见惯。在前往机场的旅途、参加正式飞行之际,Carbonell的项目达到了高潮。Carbonell回忆说,当安检处的工作人员说“女士们,怎么了?我可以帮助你们吗”,他有一两位客户当场失声痛哭了。

虚拟现实技术的应用同样会给恐飞族带来帮助。在Emory大学开展的一项研究中,研究对象先接受为期4周的标准焦虑管理培训。4周过后,他们会使用头盔设备与两个显示屏幕,参加虚拟飞行。初级治疗师Lydia Odenat说,这种技术具备特别的好处。“我们带他们去机场,参观飞机跑道,登上机舱,切身体验飞机起飞、在巡航高度下飞行以及飞机着陆。我们可以改变天气条件——雷暴、天空晴朗及夜间飞行。除了为研究对象提供不同飞行条件下的体验,虚拟现实治疗会专注于每位个体的“热点问题”。比如,如果飞机着陆引发最可怕的恐慌,那么就对此类乘机者反反复复进行模拟着陆。

怎么与“恐飞族”共乘一架飞机?

如果你发现自己旁边坐着一位害怕空中飞行的乘客,你可以尝试对其解释说,在通常年份里,死于商用飞机坠毁事件的人数还比不上被毛驴踢死的人数——但是,这可能不起作用。通常情况下,“恐飞族”了解所有的统计信息。

因此,与其尝试与“恐飞族”聊天让其不再恐吓,倒不如试试洗耳恭听的方法。“不要假设任何事情,因为你不知道‘恐飞族’们所害怕的内容。” 心理学家David Carbonell表示,“如果你愿意,邀请他们多聊聊。一般情况下,通过你的言行,传递给他们支持信息。‘我很抱歉你害怕。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很多人都害怕。’然后,将谈话的主动权交给他们。他们可能希望你握住他们的手。有时候,他们想聊个没完,聊到让你耳朵接受不了的份儿上。你要观察他们的需求,并设法满足此类需求。”

(译 | 李桂祥)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