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4年02月 > 封面故事 > 优谈网李瑜:到谷底去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优谈网李瑜:到谷底去

当她结束高举高打的职业经理人生涯,转向一个一时幽暗的低谷里开始创业的时候,她对创业的感受是什么?

文 | 夏宏

4年前,李瑜决定从一座山上下来,去爬另一座山。

2009年,盛大游戏登陆纳斯达克,彼时任CEO的李瑜一年后选择了离职创办专注母婴、女性行业的社会化电商“优谈网”。这是她从职业经理人转型为创业者的开始。

离开,为什么?“如果你是一个有魄力、有勇气的人,这样的转向又有什么好犹豫?”李瑜身材纤细,与我交谈时声音柔和、温婉。不过,有业内人士曾告诉我,过去的李瑜是一个说话犀利的人:“创业后,这种风格有了不小的改变。”

1999~2004年,李瑜供职微软,在雷德蒙总部相继任Office、Windows和Xbox团队的职业经理人;2005年加盟盛大以后,她担任过不同中心的总监,之后是盛大集团资深副总裁,再之后的2008年4月,她是盛大游戏的首席执行官。

“盛大游戏上市后,无论是我个人还是这个行业都到山顶了。”李瑜说,端游到2010年已处平台期,“就算百倍努力,也不会有新的体验。难道我以后的二三十年就这样站在那座山顶上?”

优谈网由李瑜与她的丈夫陈曜一同创立。此前,陈曜是诺亚舟教育控股集团执行副总裁,2007年诺亚舟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成为国内教育企业在海外上市融资额最大的一例。李瑜决意创业的时候,对陈曜说过一句话:“当你在一个山顶要去爬另一座更高的山峰的时候,就得往下走,走到一个低谷。不然,怎么上山?”

从职业经理人到创业者

离开盛大时,李瑜对她的老板陈天桥说:“不带走一兵一将,一张纸、一个字我都不带走。”不过,她的一个秘书还是主动辞职选择了和李瑜一同创业。

2010年,优谈网最开始的办公场地在上海的张江高科,200多平方米的房间里,有段时间坐在里面的人,只有李瑜和追随她而来的助理。

母婴社区平台“优谈宝宝”、主打经期关爱的社交新媒体“大姨妈”以及提供心理咨询服务的“优谈心理”是优谈的3个产品,李瑜希望它们能构成一个服务于母婴与女性市场的生态圈。

“整个行业缺失服务标准”,她说,这可能是这个行业面临的最大挑战。当然,这也可被视为进入这个行业掘金的机会。

年轻一代的父母对食品安全、服务质量、品牌尤其重视。这些东西在他们的心理上没有得到满足,“总是有种不安全感”。所以,优谈网希望能给这些父母提供专业的服务,“能够让他们找到放心、有用的知识,遇到问题了,有可靠的解决方案”。

优谈定位于社会化电商,这是李瑜一开始就想好了的方向。不久,他们还邀请了一些专家为用户提供特色化服务,延伸出了会员付费模式。这个想法最初被李瑜摆到桌面上的时候,管理层的意见几乎全部是“叉叉叉”。

付费?用户一个月愿意掏多少钱来买服务? 18块?28块?最后有人对李瑜说:“撑死了38块,不可能再高了。再高,我不会买的!” 讨论至此,没有结果。李瑜拍板:会员服务定价88块,做不到,自己补这笔钱。“我就是想给大家一个信心。”李瑜说。结果第一个月卖出来的量就超过了他们的预期。“这证实了这个市场是存在的,前提是你要抓住这用户的需求。”

优谈创立之初,顺利地拿到了数百万美元的天使投资。投资者包括来自硅谷的国际知名风投、知名企业家以及华尔街的天使投资人。李瑜说,创业之初他们没有为钱犯过愁,也没有像一些创业公司那样经历大灾大难。不过,谈到钱或可套用一句常常挂在中国人嘴边的话,它不是万能的。

李瑜进入的是一个鱼龙混杂并不成熟的行业,她也要面对自己从大公司高举高打的职业经理人到创业者的角色转换问题。

很多事需要从头来一次。

过去,她管理的人要么是总监,要么是副总裁。他们成熟、工作经验丰富,当中多数人有10年以上的工作历练。“你只需要一两句话,把观点表达出来就可以了,而不需要花太多时间去解释一件事情的轻重缓急。”李瑜把这种沟通风格沿用到一个创业团队里,经历了小半年,结果发现不对劲。“当你表达一个观点、说一些事情的时候,其实是很轻的一件事,但团队成员会因为你这个人的分量,或出于对你的尊重,把它当作是一件立刻要去完成的事。”这个时候她发现得和自己带领的那帮兄弟多一些沟通,再逐步将一些事情放手出去,“让他们自己对这些事有更多的理解”。

经过一段时间的初创期之后,李瑜将公司的文化从“荣誉”“责任”这两个关键词转变成为开放、包容、创新,这更符合互联网精神、年轻一代的文化,因为她觉得前者并不适合“85后”“90后”的员工。与此同时,公司还实行了弹性工作制,这是因为她感受到一个年轻的团队带来的无限创造力,“他们会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去达到一个设定的目标”。

“当创业公司在死亡谷的时候,你千万不要去搞什么标准化,因为随时会被湮灭,你只有喘口气挣扎着往前走。”

创业就是激发女性的阳刚气质

在美国俄亥俄州保林格瑞州立大学,李瑜获得的是统计和统筹学硕士学位。1999年她进入微软,以一个管理者的身份从Office调岗到Windows的时候,发现后者对技术的要求更高,便自学了编程。那个时候谷歌与微软有很激烈的竞争,她想要了解更多有关互联网领域的事情,为此在MSN这款产品面世后她做了一个类似QQ通行证一样的创新项目。“再之后,我因为对社区和游戏有兴趣,就去做了Xbox的运营。你知道吗?我本来就是一个特爱玩游戏的人。”

李瑜认识陈天桥近10年。2004年万圣节,她趁假期回国,有天上午11点在盛大见陈天桥。当时,盛大投入了约2000万元的资金正打算做亚洲最大规模、最高技术标准的游戏测评中心。李瑜在运营Xbox的时候,便负责过游戏测评的事儿。陈天桥在办公室与李瑜聊了半小时,“他很激动。”便拉她去楼下的员工食堂吃饭,“那次他和我一共聊了3个小时。”两个多月过后的2005年初春,她从美国回来正式加入了盛大。

一个女性去创业带给李瑜的感受是:“在一定程度上,你会把身上的阳刚之气逐渐带出来,因为你越来越需要决断力、勇气、魄力,只有这样你才能带领好一个公司。”她觉得,其实每个人的骨子里都多少有一些既阴柔又阳刚的气质。

李瑜在北大念的本科,专业是心理学。那个时候她是一个很腼腆、内向的人。“有一次我在学校里的小卖部排队买牙膏,排到我了店主问我要什么,我就一直站在那里因为害羞说不出话来;再排队,再轮到我的时候我还是说不出话。”后来,她叫来宿舍里一个身高1米72的室友帮忙,才买到了一支牙膏。她说,自己从小生活在一个很“封建”的家庭里,不过父母对她倒比较放任,从小她就像个男孩子到处爬树。“我的父亲是一所高校的校长,我的妈妈是一个佛教徒。我人生里的大部分时间其实都过得中规中矩,无非是上大学、出国、工作而已。”

在美国的一段经历被李瑜视为人生中最大的精神挫折。在美国俄亥俄州保林格瑞州立大学念书,“生活费、房租都需要自己去挣。上学本来就累,还有语言环境也得去适应。我那个时候去餐馆端盘子,一桌十几个人用的盘子,得全部放在一个大盘子里扛在肩膀上走来走去。那个时候其实没有觉得苦,就是我的身体本来瘦弱,感到实实在在的累。”一个月的时间,“把一双鞋子的鞋底跑没了。”毕业后,她进入了波士顿国际电讯。有次下大雪,公司要出项目,“回不了家,就在公司旁边的旅馆住,连熬了三个晚上”。

优谈已完成A轮融资,估值2个亿,积累了1000万用户。“我们已经开始盈利了。”这其中最早做的优谈心理为他们带来了较大的营收。李瑜说,他们做的其实是慢热型的产品,“你只有跳到5年、10年后去看这个市场才会明白它有多大的空间,优谈创立之初我们就做好了3年不盈利的准备。”李瑜说,大概因为自己是女性,为此有个独特的经历就是怀胎十月,“这段经历让我对一个生命的诞生会有更深的体验。做公司其实也像是怀孕、养育小孩。你会了解到3个月、5个月都不可能有一个结果,3岁的小孩不可能去上中学。你只有经历它该经历的过程。”

“流量不是万能的,否则为什么有那么多流量很好的互联网公司会不见了呢?”留存活跃人数增长、平均单次在线时长、每天启动次数是李瑜最看重的指标,代表产品的用户接受度和黏性。优谈网这几个数据居然是同行应用的数倍,几乎等同一个轻型游戏的数据。这是三年潜心磨一剑才打造出来的。

李瑜曾经问团队,什么是服务,大家回答是满足用户需求。她说不对,那称不上服务,服务是永远超越用户需求,产品永远走在用户期待的前面。正是基于这种理念,优谈宝宝和优谈大姨妈只用60天就全面刷新了行业的专家问答服务时间。行业现在做得最好的,是15分钟。“2013年我们做到了10分钟。2014年,团队目标是5分钟。远远甩开行业标准,超越用户期待。”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