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4年05月 > 封面故事 > “国际天使”郑博仁:解密中美投资差异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国际天使”郑博仁:解密中美投资差异

文|翟文婷

郑博仁是为数不多横跨两岸三地的天使投资人,投资项目分布在硅谷、中国内地等地。也许你对他本人比较陌生,但对他投资的项目阿狸、孔明社交、微云想必都熟悉。还没有做天使之前,他所在的台湾C2创义管理顾问股份有限公司是9158视频网站最早的投资人。至今,郑博仁仍是9158的管理层成员。

郑博仁出生于中国台湾,小学开始打网球,到处参加比赛,后来在美国读书。运动员生涯给他的最大财富,就是现在做投资时体力充沛,轻易不觉得累。他投资了一款与运动相关的项目叫Zepp,是目前卖得很好的一款手持设备,A轮投资人是君联资本,B轮投资人是纪源资本和贝塔斯曼。

2000年,郑博仁大学毕业后创业,做了款防止企业机密资料外泄的软件。4年后,他感觉已经很难再规模化,于是选择退出。他本打算在美国读MBA,这时认识了一个风险投资家,他新成立了一支4000万美金规模的早期基金,这就是台湾C2。郑博仁被任命为中国内地负责人。作为A轮投资人,他投资的项目有9158、中文在线、139信箱等。

2009年,C2决定不再继续往下做,郑博仁也面临选择。要么去大基金做合伙人,要么做一些自己更有热情的事情。他纠结了很久,最终选择了天使投资。

伙伴型天使

郑博仁刚开始做天使就投了阿狸、孔明社交、微云等项目,都是熟人介绍给他的。投资阿狸是因为他觉得国内有足够大的市场支撑动漫原创作品,而且阿狸不仅仅是个搞笑的形象,因为有故事和内涵,很可能会被市场所接受。事实证明也的确如此。

后来他遇到了一家叫AppAny的公司,主要做第三方数据平台。只有两个人的团队引起郑博仁的注意和好感,他很快表达了投资意愿。当时他刚做天使,钱不多,只能投二三十万美金。但有个基金可以投资更多的钱,对方便拒绝了郑博仁的好意。最近他还听这家公司的CEO对别人讲,当时只有郑博仁懂他们做的东西。

这个错失的项目成为郑博仁最大的遗憾,也促使他考虑通过基金的方式去做天使投资。“我不能说,这个案子让我去做一个更规模化的事情,但算是一部分原因。”郑博仁说,如果能做一个规模化的平台,AppAny这样的公司从一开始就不会错过。

随后他成立了心元资本,LP都是他熟识的朋友,遍布硅谷、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都是个人。心元资本也主要以郑博仁自己为主,项目源基本都来自熟人或朋友的推荐。

项目来自熟人推荐,这是郑博仁规避风险的一种方法。换句话说,朋友已经帮你把关这人是不是靠谱。他再看创业者想要解决的那个根本问题,到底是不是用户真正的需求。“我会和他们进行头脑风暴,然后延伸出解决问题的方法是不是只有一种可行性,还是有三四种方法都可以去解决这个问题。”他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去判断,这个人适不适合去做破坏性的尝试。

他给自己的定位是伙伴型投资人,能够在公司早期的时候成为最有价值的投资人。他希望创始人在遇到挑战、麻烦的时候与他分享,如果对方遇到问题忌惮告诉投资人,反而不利于问题解决。

但是他不想强调对项目的参与感。他知道很多从Google、Facebook出来做投资的人,一般都会把被投项目当成自己的公司,深度参与。他不希望自己扮演这样的角色。“早期创业者不管你多有经验,还是需要不断尝试,甚至有限度地犯错,通过与用户的互动决定未来的发展路线。以前创业是要很多事情想清楚再考虑用户,现在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导致可变的因素太多。”郑博仁说。

他喜欢有勇气去做破坏式创新的人,能够把事情想得足够大,而不受局限,可以破坏现有的产业链或者创造一个新的产业链。而创业者对于如何实现目标要想得很清楚,这样可以用最少的成本犯错,成功的几率会提高很多。当然,他也强调,有时候成功需要运气。

创业过程中,郑博仁觉得开放的心态和热情也很重要。“比如我们一起想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会说,还有其他两三种途径,你觉得怎么样?我希望他们能够认真考虑。至于热情,当你遇到坏情况的时候,你的热情会帮助你坚持。相反,如果眼前的事情不是你最想要的,遇到挫折你就很容易想要放弃。”

中美投资差异

做天使或早期投资一般都有地域限制,每个人都有自己核心的一个圈子。但是因为过去的成长经历,郑博仁交了不少朋友分布在各地,这不但成为他的项目源,也带给他宽广的视野。比如,他在捕捉趋势前沿方面会更有优势,合作的VC不仅限于国内,还有硅谷。过去投资的40多个项目中,有一半被VC所接盘。

但是郑博仁也直言,对趋势的把握是最难的,只能通过很多方式去揣测未来的可能性。他会在第一时间尝试新产品,扩大视听。当有能力的人在做破坏性的事情时,可以在第一时间内发现。

既然他的触角可以延伸到硅谷,是否可以把硅谷的新模式第一时间拷贝到国内,或者找硅谷的影子?郑博仁说,2004~2009年,这一招很灵。最近几年,国内真正大成的商业模式有硅谷技术的影子,但是产品和应用更适合国内用户。他更愿意看国外的技术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在国内是否有规模化的可能。

再者,硅谷和中国内地的投资环境差别明显。郑博仁的观察是,硅谷最强的能力是创新。创业者有一个idea,据此做出一个产品,丢到市场上,然后花时间看用户怎么点这个东西、停留时间多久,根据用户留下的数据修正产品。换言之,产品化是硅谷团队的强项。另外,他们的idea都是基于自身的需求,或者是周围人的需求,所以他们看得通常都比较长远,产品最终解决的可能是3年后的问题。他们通过这样的路径来成就一家伟大的公司。所以当他在硅谷发现一个很棒的点子,可以解决一个根本问题,基本就值得投资。

相反,国内的创业者看得不是那么长远,更关心产品怎么解决问题,然后通过运营让这个东西火起来。而且国内的创新容易被模仿,竞争激烈,会出现互相攻击的情况。所以郑博仁在看项目的时候,不仅关注创业者的运营能力如何,还会顺带考察一下他在遇到危机公关时的防守能力怎样。

做天使投资几年来,郑博仁感觉国内天使之间相比美国要竞争激烈。因为早期投资需要不一样的资源和帮助,所以在硅谷天使之间的合作很多,谁发现一个好项目愿意与大家分享。国内的机会多,但是基金也多,大家抢项目的情况也越来越多。无形中抬高了价格,也使创业者对估值的期望更高。

但是,在郑博仁看来,过高的估值对创业者来说不一定是好事。“国内有很多公司在A轮时,产品还不确定,但是因为拿了一个很高的估值,需要快速地增加团队人数,快速地花广告费买用户,因而没有花太多时间在产品本质上。最后导致你钱花完了,但是产品还是有问题,不过此时可能已经太晚了。这样的行为其实在B轮比较合适,你的商业模式和产品能够达到规模化,拿高一点的估值、更多的钱,可以获取更多的用户量。”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