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4年05月 > 封面故事 > 黄明明:中关村距离硅谷有多远?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黄明明:中关村距离硅谷有多远?

黄明明认为投资人最具挑战性和刺激感的地方是:“很多改变我们生活的创业公司,刚上路的时候,恐怕谁都不会想到它日后的规模。”

文 | 夏宏

2014年3月中旬的一天,汽车之家CEO秦致在位于上海外滩的一家酒店,不到7点便起床下楼赶赴“创新中国春季总决赛”的活动现场。在前来接送他的车上,还坐着汽车之家的天使投资人之一、秦致在北京四中的同班同学黄明明。他们是这场创业比赛的演讲嘉宾与评委。

2013年12月, 汽车之家在美国纽交所上市。3个月后,这家2005年创立的公司市值破40亿美元。“老实讲,汽车之家上市并没有外界以为的那种突然而至的惊喜感,更没有发生太多戏剧性的事情。你知道的,秦致在学校就是那种勤奋、认真学习的好学生范儿。也就是说,他不会做太没把握的事儿。”黄明明在回到北京后对《创业邦》记者说。

2013年初夏的一个上午,黄明明在北京东三环的一个社区里,穿着一条七分裤描述“好学生”“好孩子”秦致时说,他的这种风格在做公司的时候便会体现出长于一般人的执行力,并且会把事情做到极致。“现在去看汽车之家上市的事,其实无论是我还是秦致,都觉得顺理成章。”

秦致在路演的时候抽空去看了一场棒球比赛。而上市后,黄明明和秦致及几个朋友吃了一个饭,算是一个形式上的庆祝。

草根与自我颠覆

汽车之家做到今天的规模,并不是黄明明一开始就预想到的一个结果。

这家由草根创业者李想创办、哈佛毕业的秦致所主事的公司,虽然一开始并不起眼,但两个互补的人不声不响地把它带到了一个行业的高度,在这样一个过程里,他们对于它未来会产生的结果逐渐地觉得没有了太大的悬念。

黄明明从芝加哥商学院毕业后,在硅谷做过市场总监,也做过咨询师。2004年他回国后与蔡文胜一起做265,并促成了Google对265的并购。此后,他创建了电子杂志平台ZOM,一举收购了网际快车(FlashGet)。当时,有意收购这个软件公司的对手有Google、百度等这样的巨头。但这些公司去找创始人谈收购,都吃了闭门羹。无疑,这是黄明明难以忘却的一段职业经历。

看上去,这是一段高大上的经历,一个高富帅的个人简史。

可是,细究他从创业到做天使投资人所划出来的轨迹,除了对前沿的技术、产品保持着敏锐的发现能力外,他对草根创业者,在别人看来不起眼的公司、不起眼的事都抱有极强的兴趣。他回国后加入的第一家公司便是看上去相当不起眼、“普通话说得不很标准”的蔡文胜创办的网址导航网站。

他投资汽车之家,不排除与秦致有同窗之谊的情分,但不难理解的是,一个投资人的情商、经验、理性要大于前者的主观性。“有雄才大略的创始人很多,像秦致这样真的能够卷起袖子、撅起屁股把这件事做好、执行到100分的人是很缺乏的,所以很多公司不是输在方向上,也不是被竞争对手打败,被腾讯灭掉,而是执行不当。”他说。

这使得黄明明在做天使投资人以后,对于高大上的模式和创业者都会平添几分戒备之心。

汽车之家、极路由、PP租车及一家做房产中介的互联网公司都是在中关村土生土长的公司。除了汽车之家,其他几家公司都是他在2012年下半年,将天使投资作为职业后投下的一些案子。“这些团队的核心成员都来自搜狐、人人、谷歌等这些驻扎在中关村的公司。”

硅谷、中关村是黄明明所熟悉的两个地方,在他眼中,这两个地方不尽相同。

“在科技领域,硅谷是一个创新的引擎、一个新技术的原创发源地。”而他对于中关村的感觉是,“这是一个自我演化的地方,它的自我颠覆能力特别强。”

黄明明在北京四中上学的时候,便经常到海淀这边买各种教辅书,所以在他小的时候便看到了中关村过去发展的样子。在他看来,刘强东就是在中关村里一个自我颠覆的例子。“最开始他在那里卖刻录机、卖数码产品,现在我们都知道他不但颠覆了自己,还颠覆了一个行业。”

让黄明明印象深刻的另一个人是雷军。雷军错过了互联网这一波创业大潮,“但是他的自省能力和学习能力都很强,所以他后来可以将金山这样一个纯软件公司变成了一个互联网公司,重新焕发出了活力;他创立小米,更是一下就跨进了移动互联网领域——这其实是一个自我演化与颠覆的过程。”

这种自我创新和自我再造的能力,让黄明明感觉到它有了一些硅谷的精气神儿,“十多年前,我们老说中关村就是中国的硅谷,虽然也有风险投资进来,有各种各样的扶持政策,但是因为它少了一点自我颠覆的劲道,我觉得它离硅谷的精神还有段距离。”

不被人看好具有的可能

硅谷的创新精神,中关村的自我革新、自我颠覆能力,这两个地方或多或少地都对黄明明的投资理念与偏好形成了影响。

2014年春节前,他投了一家叫PP租车的私家车租赁公司,在投资之前他了解到大量私家车真正的使用率“大约只有10%”。通过一个产品,用互联网的方式调动这些闲置的车上路,既满足一部分人的用车需求,也为车主创造了额外的收益,他觉得这是一件具有市场想象力的事。

这是黄明明2013年下半年在一个创业比赛中担任评委时发现的项目。但PP租车的团队代表上台亮相介绍完自己后,与他一道担任评委的人都觉得这个模式太超前了。他们觉得中国人不愿意分享,要他们把自己的车给陌生人使用是很难的事;此外,车撞了怎么办?被偷了怎么办?PP租车面临的质疑声颇多。

“如果主观地去看一个项目,其实很容易找出一堆觉得它不靠谱的地方。”他没有太多犹豫就投下了这个项目,就像投汽车之家一样,一时并不被大多数人看好的公司,他反而会倍加留意,“大家热衷谈论的趋势、模式,可能本身并无对错,但作为投资人或创业者来讲,也许在这样的潮流里要么是进入得晚了,留存的机会不多了,要么是产品本身并没有太多创新性。”

黄明明不久前看了乔布斯写的一个PPT。“乔布斯在做图形化的界面、追求优美的操作体验的时候,预计大概能卖出几十万台,并且用户可能是极客、艺术家这样的小众群体。当时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做的产品会有这么大的颠覆性,并且被这么多人喜爱。”

“现在复盘国内外一些投资成功的案例,坦率地讲,很多项目无论是它的天使投资人,还是创业者,刚开始起步的时候,可能都不会料到以后会做得很大。”黄明明说,“当时投汽车之家,不要说它能做成40亿美金,就算是做成10亿元人民币,或者说它会成为一家上市公司,我都会觉得是在吹牛。”

这也是黄明明觉得身为投资人最具挑战性和刺激感的地方。“很多改变我们生活的创业公司,刚上路的时候,恐怕谁都不会想到它日后的规模。”

2013年10月,PP租车进入北京。在北京现在大概有6000来辆私家车加入他们的计划,这个数字实际超出了黄明明及创始团队的预想。神州租车是中国最大的租车公司,北京是他们最大的运营点,“但它在北京车子的保有量是多少?也就5000辆。”黄明明说。

PP租车通过一个App和一个硬件产品比较顺畅地解决了车辆的调用、油耗、费用的支付等琐碎的问题,同时,用投保的方案解决了车辆被租出后可能遇到的风险。“那些“80后”“90后”车主实际上比我想象的还要开放,他们觉得把车拿出给人分享,这是一件很时尚的事情。你要知道,这里面有一部分人,他们的家境其实很好,并不在意通过自己的车一个月多赚几千块钱。”黄明明说。

汽车之家、PP租车以及黄明明在最近投下的一家房地产领域的互联网公司,它们无不围绕生活与服务这个主题在做文章。用互联网的模式去改变线下的生活、服务,颠覆传统的行业,这是黄明明的投资兴趣点之一。他对软硬件的跨界产品、移动医疗等创新的产品与模式同样感兴趣。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