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4年05月 > 封面故事 > 厚德创新谷:与创业者交朋友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厚德创新谷:与创业者交朋友

只有深入到创业者的生态环境,才能发现好项目。全心帮助和服务创业者,这是孵化器应该倡导的精神。

文 | 刘辰

厚德创新谷位于中关村鼎好大厦的办公室是一个大开间,清华建筑系的设计高手帮忙设计了这个空间,没有隔断,会议室和柜子都在两边,五颜六色,颇具跳跃感。多彩、开阔,是这个孵化器给人的第一印象。

“孵化器至少得有2000平方米,才能有团队氛围。”厚德创新谷天使开放平台发起人李竹说。他有超过20年的创业经历,最早和清华的大学同学一起创立了一家软件企业,后来卖给清华同方。之后一边创业一边做天使投资,他投资悠视网后,出任了CEO。

李竹说,厚德创新谷每天都在发生故事。既有想法还没成型、拎着电脑就进来办公的人,也有估值已经过亿、初具规模的团队。有的团队成功,有的团队失败,失败了还可以进行队伍重组,形成一个小生态圈里的微循环。

做一个很酷的孵化器

厚德创新谷的创立跟李竹的清华校友身份有关。在清华百年校庆上,清华校友总会互联网及新媒体协会成立,旨在帮助校友创业。随后,协会与清控科创联合发起创立了厚德创新谷。当时,海淀区政府把鼎好大厦里的四层楼给了创新工场和清华科技园各两层。给清华科技园的这两层由清控科创进行管理,厚德创新谷得以入驻。李竹发起这个孵化器的初衷之一,是中关村一直没有这样的“创新型”孵化器。

“北京是创业生态环境最好的地方,中关村更是中国创业生态环境最完善、创业氛围最浓、创新最多的区域。这里有大互联网公司,有高校输送人才,有非常多的投资机构,还有非常好的区域市场。但厚德创立时,中关村还缺少一种给创业者更多专业性增值服务的机构,更不要说全国了。”

传统孵化器的方法是低价租房、高价出租,靠日常运营盈利。李竹则希望厚德创新谷能真正帮助创业者降低失败率,帮他们找到正确的产品方向、对接所需要的资源;当他们的产品要上线时,帮他们找人推广合作,帮他们获得融资。此外,新型的孵化器还应具备种子期项目的投资功能,而不仅是简单的创业服务。

所以这样的孵化器和传统孵化器最大的区别在于,“一开门就是赔钱的,你得租房子,然后给创业者一个很便宜的价格。然后你要思考怎样给创业者提供增值服务,最后实际上是通过投资来获得长期收益,而不是日常的运营”。厚德创新谷本身也是一个创业公司,要做一个很酷的孵化器,不能太小,“太小的孵化器,团队只有十个八个,交流氛围会差很多”,但是,早期的孵化器怎么养活团队,却是一个大难题。

在借鉴了YC、500 Startups等若干硅谷孵化器后,厚德创新谷选择建立创业导师的机制——本质上是建立跨企业团队。孵化器的全职人员只有6个,因为租场地已经是成本,还要打六折租给创业团队,一个工位才每月1000元出头,如果人力多了,孵化器运营成本就更高了。6个人管理了30多个创业团队,两年来一共轮转了110多个创业项目,他们需要承担多种角色,是连接创业者和创业导师、创投机构、法务机构等各方的桥梁。创业导师则大多是互联网公司高管、VC,给创业者以建议指导,如果他们相互认可,创业导师会得到1%~1.5%的股份,这也是对导师的认可和激励。现在厚德签约了近百名创业导师,发展不错的创业项目背后基本都有创业导师的身影。

厚德创新谷定位于最早期的、移动互联网与文创领域的创业项目,投资阶段与硅谷的YC相似。所以在这里,经常能看到创业者最初的面孔——拎着电脑进场就开始了创业,孵化器给他们提供场地,协助他们完成注册;法律公司、财务公司的驻场办公人员帮他们解决这些陌生的问题;孵化器还帮他们提供云服务,对接亚马逊、阿里云、百度云等大平台。帮助创业者提前两个月进入创业状态。李竹会对大家讲:“这是一个有意思的事,这里将来会产生无数个亿万富翁。”

孵化器的6个人里,除了一个小伙子外,其余都是美女,“创业者屌丝男多嘛”。孵化器与创业者的互动非常频繁。有一个男生原先是孵化器成员,后来被这里的创业项目37健康感召,便加入创业团队去了。“这样的事很平常,因为你看着创业者为自己的事业拼命,会每天被他们感动着。”孵化器还有一个女生,帮创业团队做线下活动,和一个创业者一见钟情,两个人现在热恋中。李竹对这些孵化器每天发生的变化不反对,甚至鼓励支持。“这是一个年轻人的世界,大家互相感召,思维是完全开放的,没有禁锢、没有约束,一起往前走。创业服务者和创业团队之间的交流和互助,我们都乐见其成。”

与创业者交朋友

最早期的创业者,最强烈的需求通常只有两个:资金和指导。厚德创新谷提供的专业增值服务和投资功能,就是为了解决这两个痛点。创业者本身视野有限,很可能自己想到一个市场需求,但其实很多人都实践过,早已被证明不容易成功。他们最大的创业成本是试错。所以厚德创新谷也形成了自己的投资标准。

“首先看团队,是不是正确的人在做正确的事。人靠谱,做的事适合他们,自己也喜欢,这是起码的。第二是团队所做的项目方向,应该有一定的市场空间,而不是一个很小的事,只解决了少数人的需求。我们要求创始人至少有两个,一个人创业其实是很难的。”李竹说,“投资人和创业者不是居高临下的关系,而是平等的。你只有深入到创业者的生态环境中,才能发现好项目,全心帮助和服务创业者,这也是孵化器倡导的精神。”

发展最快的颗豆游戏是2013年才入驻的,当年就实现了1000多万元的利润,创始团队来自北大,原来在游戏公司工作过,现在已经从孵化器毕业,估值已达数亿元。37健康则是北航研究生毕业后创业的项目,团队原先擅长做智能硬件,主打产品血压管家,软硬结合。入驻孵化器后,与创业导师讨论后调整了方向,更多地做云端的血压数据管理,前端硬件反而不再重要,因为一旦和其他智能硬件合作,不管哪个硬件都可以与之对接。改变方向后,这个团队的进展就特别快了,执行力也非常强。“这个团队进孵化器的时候自己凑了几万块钱,我们给了他们20万元种子基金启动,3月底就完成了A轮千万元融资。”

厚德也在创业

李竹做天使投资也有很多年,他当然也会给身边人推荐自己投的项目或清华校友的创业项目:美团、易代驾、航班管家、儿童发烧总监、血压管家、互动吧……“最高兴的无非是看到自己投的产品被很多人认可,听说周围的人都在用。”创业者拿到新一轮融资当然也是一个里程碑,但这只是对他们的一种证明,意味着可以走得更远,却不意味着肯定能成功。而产品被市场和用户所接受,才是真正令人骄傲的时刻——创业者做了对自己、对市场、对社会有意义的事。

厚德创新谷自身也刚刚完成了千万元的融资。“硅谷任何一个单个的形态都无法满足中国创业生态环境的需要,YC和500 startups都是封闭的孵化器,而厚德是开放的。”

所谓开放,第一,是指对创业者开放,没有接受厚德投资的创业团队,也可以得到厚德在办公场地等方面的支持;第二,是指也对投资人和互联网其他行业的企业开放,所有项目都可以与投资者沟通,厚德也会和微软、腾讯、百度等联合举办创业大赛;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对国际开放,最近还与西班牙电信结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后者在12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孵化器,如果创业者想去这些国家开拓市场,同样能免费入住。“创新是全球的,你必须与全球潮流同步,中关村的创新也是一浪接一浪,不久的将来,中关村完全可以成为世界创新中心之一,而我们都是这个大生态环境里的一环。”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