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4年07月 > 前沿 > 凯文•凯利:颠覆来自于边缘化创新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凯文•凯利:颠覆来自于边缘化创新

也许你的新产品质量很差、利润很低、风险很高、市场很小,但它可能会颠覆整个行业。

口述 |《失控》作者、《连线》杂志创始主编凯文•凯利 整理 | 夏宏

200多年前,以一艘帆船的复杂性,在当时已经属于高科技了,拥有这些技术和船只的公司在当时也是全球性的,并且是最富裕的一批公司。

而大家现在所看到的蒸汽船,当年航行距离很短,价格又昂贵,很多航海公司把它看作是不可靠的新产品,甚至认为只是一种“玩具”。但是蒸汽船可以从下游往上游航行,这是传统船只非常难以做到的。而几千年来,所有船只都只能从上游往下游航行。通过不断改进,蒸汽船的技术越来越先进,成本慢慢降低,那些看不起蒸汽船的公司开始走下坡路。在50—60年的时间当中,通过不断的改进和改善,蒸汽船把帆船挤出了商业世界。

还有汽车产业。1946年,最复杂、最高科技的汽车技术始于底特律,有一位本田先生在自行车上使用了助力电动系统程序,把它作为摩托车的原始技术。但是当时底特律有很多人看不起这种技术。本田先生把他发明的助力电动系统放在第一辆本田车上,不断地在技术上进行创新和颠覆,最终拥有了市场。

打印机行业也是这样的,刚开始的发展非常困难,传统的印刷产业没有考虑到所谓的点矩阵问题,都觉得没有太大意义。经过持续的改进,喷墨打印机打出来的效果非常好,很多印刷厂逐渐倒闭,之前被轻视的点矩阵打印机则发展越来越好。

还有一个案例来自IBM。它当年制造了很庞大的计算机系统,其他公司无法与它进行竞争,但是另外一家公司Altair有很多年轻的技术人员,在1980年的时候用一种新技术开发出了第一台微型计算机。当时开发BASIC编程语言一个版本的人,是一位在校学生,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比尔·盖茨。

当时IBM一直看不起个人电脑的趋势,随着时间的推移,尤其是到了Windows的出现,它才发现这一切是非常有意义的。可以说早期的IBM是被微软这家软件公司通过技术创新而颠覆了。

所以,很多公司想进入IT领域,做计算机不可能成为IBM,做软件又不可能成为微软,这样的状态下就出现了Google,用很复杂的技术做搜索引擎。当年微软也不看好Google,甚至包括我本人,觉得搜索能有什么用处呢?可是现在有哪一家公司能颠覆Google呢?可能不是做搜索引擎的公司,而是亚马逊或者是Facebook,或者是中国的公司。

颠覆性的技术通常都是从边缘、从外面引申而来的。有时候你很难满足客户的需求,但当你进行创新或者推出新产品的时候,会突然让客户感到满意,这个时候市场就打开了,利润也开始进来了。

刚开始的时候你会发现新产品的质量很差、利润很低、风险很高、市场很小,甚至这个产品也没有被证实过,看起来是一个非常糟糕的市场。但是创业公司别无选择,它们没有市场、没有客户、没有资源、没有钱。因此创业公司最容易颠覆科技,因为它们在做很不一样的东西,推翻了很多设想。

所有创业者都希望自己的公司成绩卓越,拥有高利润。但是现在的环境变化无常,当你在顶端的时候,突然发现另一座山更高,出现了新的产品和新的科技,你会发现自己还不够高。如果你是做帆船的,突然出现了蒸汽船;如果你是做马车的,突然出现了小轿车。不同的行业当中都出现了另外的颠覆,那个顶点就是一种更新更好的机会,你必须要到达那个顶点。

当一些公司到达顶点的时候,你又必须去思考怎样通过另外一种方式做一些不那么完美的产品,从新的角度再去爬上另一座高山。很多公司已经有很好的利润、很好的市场,几乎是完美的,但是让它一下子去尝试很边缘化的东西,可能会接受不了。

对于成功的企业来说,包容这样的突破和颠覆性是很有难度的。

其实看现在的移动互联网市场,最大颠覆性和最大突破绝对不是来自于本身,而是它的边缘化产业。

凯文•凯利眼中的颠覆力

颠覆一:大数据

在这个地球上,信息的发展是最快速的,是爆炸式的。不管你所在的是哪一个行业,你的生意都是数据的生意,你的客户数据跟你的客户一样有价值。你可以保持数据的分享性,在云端存储,让你的数据“活”起来。

当你的500个客户数据与另外500个客户数据放在同一个云端,它的社交网络效应会大大增加,当社交网络里面的会员或者成员越来越多,这种效应甚至可以大到无极限。由于有了互联网,我们很多产品的成本是不断往下降的,而零和无极限这两个数字在以前的商业模式当中是无法见到的,整合云会是一种非常大的价值。

颠覆二:个人生活数据的量化

它的创意来自于用科技产品来追踪或者衡量、记录我们人体的各种运作和各种数据。通过很多产品,例如手腕上戴的这些东西,还有一些装在皮肤或者大脑里面的量化器,可以去记录和追踪任何可衡量的东西。在不断进行记录之后,会出现个性化的药物,这款药物只为你而准备。

颠覆三:无所不在的追踪设备

在街上、在室内都有摄像头,我们处于时刻被追踪的状态当中,现在的互联网也有追踪性,记录你的状态,然后存储到云端。人类也很自愿地被追踪着。所以当你来到商场,会有广告牌或其他设备来追踪你,它会去掉你的不适感,让你愉悦地被监视。

颠覆四:可穿戴设备

很多公司正在进行服装上的创新研发,它使服装像装了屏幕一样,我们就像抚摸自己的身体一样去抚摸机器,它可以帮助你矫正坐姿,可以用来帮助残疾人。当我们穿戴了这样一些设备之后,能同时感受到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我们看一部电影的时候,这个电影也同样在看着我们,甚至感受到我们的情绪。

颠覆五:网真技术

Facebook买了一个技术:如今我们去医院检查身体需要依靠医生,这种技术可以让机器人来检查我们的身体,将健康状况告知我们。它是医学和游戏的结合,我们戴上这样的机器可以模拟潜水的场景,甚至很真实地感受到自己似乎住在水中。

颠覆六:无处不在的屏幕

软性的屏幕会在更多的地方出现,还有一个趋势是多屏幕。我们现在将电子书存储在平板电脑里,以后会是非常灵活的形式,它可以被翻折,然后再变回平板。我们还在研究一些没有屏幕的显示器。以前的知识世界是以书为中心,因为纸质的书很有权威性,接下来会发展成为屏幕化的世界,屏幕将会成为我们的文化中心。

颠覆七:3D打印技术

目前还不是很成熟,但是它颠覆了整个制造业。我们还可以打印巨大的产品、袖珍的产品,3D打印甚至可以为自己打印出一台打印机,相当于自我生产。

颠覆八:人造智能

智能芯片不仅释放其中存储的信息,其实它们自己也在吸收和学习。未来的人工智能产品可以在云端进行获取,人们可以买到各种各样的智能产品,不需要自己去制造。医院买来的人造智能产品,诊断的结果甚至可能比医生还好。

颠覆九:电子货币

货币是一种流通工具,这种流通工具可以被分享、传播、标识、加注,例如比特币就可以被追踪,而且可以被标识,所以电子货币有很大的价值。

此外,网络安全既是机遇,又是威胁

进入Facebook的时候我们都有自己的身份标志,苹果也有指纹认证,国家与国家之间也有很多网络安全的问题,对于个人电脑来讲有很多具有威胁性的软件,手机上目前还没有,但是以后肯定会遇到。

(以上内容系《创业邦》记者据6月14日“2014浙商大会暨移动互联网峰会”凯文凯利专题演讲整理而成。)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