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4年08月 > 前沿 > 解放医生:最值得期待的“自媒体”?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解放医生:最值得期待的“自媒体”?

一旦医生逐渐从群体变为单打独斗,为其设计的移动产品将迎来价值爆发。

文 | 曲琳

浪微博粉丝数超过270万的急诊室女超人于莺在2013年6月突然宣布,从协和医院离职,变身为一名自由医生;最新的消息是她已成为美中宜和医疗集团综合门诊中心CEO。不明真相者难免产生疑问:难道医生也能单飞?

在她之前,血管外科专家张强于2012年单飞成功,开始在和睦家与上海沃德医疗自由执医。他一直在筹划创办一个类似于医生经纪人平台的“医生集团”,把自由医生联合起来,共同行医。

医生单飞,不仅是话题也是趋势。2009年卫生部下发《关于医师多点执业有关问题的通知》,一个医生可以同时选择三个执业点,以北京为例,2014年初重新鼓励“探索医生自主创业,允许在职医生开办私人诊所”,已有超过1000名医生办理了多点执业手续。实际上,全球90%的国家都已大面积推行医生自由执业,且这些国家50%的诊所均为私人诊所,大范围聘请自由医生签约行医。

而我们关注的是,医生单打独斗之后,提供给医生群体的移动互联网产品的价值将被激活:一方面,医院将成为一个可进行手术等深度治疗的场所,空中诊疗、医患沟通等环节将有望在手机上实现;另一方面,一旦医生摆脱了医院的束缚,同行之间也需要更多的学术交流与信息沟通。

中国目前共有260万注册医生,这是一个拥有极大话语权的垂直群体。在人们逐渐对健康手环呈现审美疲劳的今天,不得不承认,医疗领域最大的驱动力来自医生。他们的参与,将使很多医疗与健康产品的价值持续发酵。

案例

求医与长期医患交流

春雨

从简单的自诊和问诊,过渡到5.0版本的“空中医院”,类似于一个提供给医生的淘宝网。支持医生销售自己的系列产品,如化验单解读、加号服务、为用户制定的个性化健康方案等,也可通过图片、视频等多元化方式提供问诊服务,甚至让用户拥有自己的私人医生。目前累计有2200万用户,超过20000名来自全国二甲、三甲医院执业医生。

ZocDoc

在2014年6月的新一轮融资中筹集了1.526亿美元,估值为16亿美元。但它并非是典型的“空中医院”模式,而更像是一个提供就近预约医生功能的O2O服务商。它拥有一份全美在线医生名册,医生要想加入ZocDoc需要交纳费用。

5U家庭医生

引入私人家庭医生概念,采取付费模式。每个用户通过邀请成为注册会员后,都会签约一位正规医院的在职医生作为专属家庭医生,为自己提供健康管理、健康咨询与预约就医等一站式服务。

邻家医生

通过微信公众号与未来将推出的App进行特定病患的术前方案制定与术后沟通活动,但不负责对疾病的诊断。组织了专业的明星专科医师团队,目前主要提供针对静脉曲张、疝气等症状的专科服务。

好大夫在线

创立于2006年,拥有国内较完善的医院、医生信息查询中心,可进行医患咨询、门诊预约等服务。

医生间的社交与协作

Doximity

估值为6.5亿美元,目标是成为医生圈子里的LinkedIn。拥有一套加密的电子传真系统,可以把有关病人病历的传真信息转换为数字信息,发送到医生的移动设备上。

卓健科技

拥有两个版本:医生版,已经为30余家医院提供了定制化协作工具,相当于医院的“朋友圈”,可让医院医护人员通过手机协同办公,以浙江大学第一医院为例,其拥有的有4800位医护人员中,已有3400位安装了卓健的产品;用户版,将医院的全流程业务搬到手机上,实现智能导诊和健康指导。

QuantiaMD

同样希望成为医生的LinkedIn,而且允许任何人制作并在审核后发布医疗短视频。这个功能背后的理念是让医学院的毕业生、执业医生通过具体的医疗案例、临床案例提高诊断能力。

工具类

用药助手

丁香园旗下产品,相当于一本移动“药典”,目前安装量2000余万。丁香园创办于2000年,是一家医学垂直领域的媒体与学术平台,拥有注册医生用户200余万名,其中有120余万名医生完成了身份验证。

杏树林

其产品为“病历夹”、“医口袋”等App。病历夹可帮助医生用智能手机快速方便地记录、管理和查找病历资料,医口袋则包含临床指南、药典、检验手册、医学量表等工具。

Augmedix

Google Glass平台上的应用开发商,能够让医生在解放双手的情况下查看病人的电子病历、药物说明等信息,提高医生的工作效率,甚至可使用Google Glass在手术或诊断的过程中拍摄照片和录像。

自白

医生在平台上开自己的诊所,我们负责基建和导流

张锐春雨天下创始人兼CEO

由执业和多点执业已经开始了,政策非常鼓励,这个趋势是不可阻挡的。全球都有医疗资源供给不足的问题,中国是比较严重的。城镇人口每千人拥有医生数量1.5位,农村是0.47位,再加上中国正进入老龄化社会,必须释放医生的生产力。而方法之一就是将这个群体的职业限制解除,让其流动起来,变得市场化。

中国民营医院和公立数量目前达到了1∶1,相当于有了舞台,还缺少演员。但自由执业需要经历几个坎儿,一方面是医生不愿意离开公立医院体系,另外他们走出来也很难找到患者。有营销天分的医生很少,即使加入民营医院,后者自身的推广也严重受制于百度。

所以春雨推出的空中医院是一个营销平台。我们现在有2200万用户,能够帮医生寻找更多病人。你可以将它理解为一个医生智力的淘宝,当然是否有可能成为天猫形式还有待商榷。医生在上面开自己的儿科诊所,我们来做基建工作,给医生导流量。

再往后发展,线上可以完成很多事情,我认为医生与患者“线上沟通,线下开刀”的模式会是主流。当然,线上很难完全替代线下,但是它可以降低线下就医的压力。在逐步信息化之后,至少你去一趟医院所花费的时间成本和以前会不一样。

我一直认为医疗领域是有天然的O2O属性的,所谓的“诊疗”,“诊”的元素可以放到线上,“疗”放到线下。以前医疗行业不谈O2O是因为医疗体系发育不成熟。春雨的基因是一家科技公司,目标是用机器的方法取代人工智能,解决医疗资源供给不足的问题,如上所述都是我们作为科技公司能够实现的手段。这个产业的一些东西正在被颠覆。我相信在完全市场化的情况下,产业链和资本会朝一个效率更高、成本更小的方向流动。

比起空中医院,我更青睐为医院导流

尉建锋:卓健科技创始人,浙江大学第一医院医生

健目前已经帮30多家医院定制了移动端产品,分为医生版——而不是医院版——和病人版。其实我最终的目的是满足医生的需求,让这些医院的医生成为我的用户。

以英国和美国为例,医院只是个行医场所。去年我去英国考察NHS(National Health Service,即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有9万多名签约医生,还拥有保险公司等商业机构),发现由于医生跳槽到其他医院也可以带走患者,所以医院对医生的态度非常好,甚至比对病人还好。英国每年为医院拨款,病人增加,款项也跟着增加,病人减少后给医院的资金也会萎缩。而美国的特点是拥有号称全球最慷慨的保险制度,美国所有的医生都要通过医生联会来购买保险;如果有医疗事故,保险公司会负责赔付。

围绕着医生的互联网产品会很有意义。例如有时我在手术室等待手术需要几个小时,没办法出来,有的病人得在外面等我半天;如果通过移动产品告知我,我可以立刻回复给病人。我们医院有护士专门负责对肾移植后需要做腹膜透析的病人做“客服”,8位护士负责1000个病人,每位病人每月要打4通电话;如果信息化得当,将减少很多沟通成本。

但是对空中问诊的未来我表示质疑。一旦出现问题怎样赔付?比起空中问诊,我更希望成为ZocDoc,为就近的医院导流量。我现在为医院的定制是有布局的,浙江省每个地级市都会挑选一家大医院来合作,我希望卓健今后能形成ZocDoc那种就近推荐的能力。不过ZocDoc能够向医生收费,因为在美国它对医生和医院的价值很大,门诊的人比较少,门诊费用还很贵;中国的门诊则是络绎不绝。我的梦想可能会实现得比较慢,但是至少我要去尝试,因为这样的产品是不可能直接横空出世的。

最后我要提一下,医生自由执业虽然是趋势,但是存在很大的争议。医生的考核机制都在公立医院,如果跳出来执业,即使是到民营医院,职称是无法继续提升的。除非你已经成了名医,否则哪个医生敢和院长叫板呢?

移动医疗的重点不是获取新患者而是CRM

李天天:丁香园创始人

一直认为医疗领域的最核心是医生,只不过大多数医生在公立医院呆得太久,没有品牌意识和服务意识。

医生是否可以在手机上行医?这个概念很好,但是有很强的不确定性,特别是对待第一次诊治的新病人。我曾经试过以医生的身份在一些移动平台上注册,有用户直接就问,自己头疼是什么病,你问他是钝痛还是刺痛他都听不懂。这种沟通在线下3〜5分钟就能完成,手机上花费时间反而更长。针对母婴、皮肤、口腔、眼科、整形等小的科室可以接受移动问询,因为涉及到的病症比较固定。大一些的内科、肿瘤科、外科是完全不适合的。

移动问诊最终集合了很多低质量问答,更像是健康咨询,所以数据价值也没有那么大。Google尝试通过大数据来预测流感之后,自认为不太靠谱,最终Google创始人说做医疗是一个Painful Business(令人痛苦的生意),还强调Google不会变成一家医疗健康公司。

针对老患者的医患管理我很看好,因为移动医疗的重点不是获取新患者而是CRM,需要长期、稳定的沟通。可以通过异步的方法,例如留言等,与自己的主治医生建立长期联系。

另一个我认为可持续的产品是医生之间基于学术内容的互动,因为医生群体是有一定的学习追求的。医生对移动的适应程度非常快,丁香园的移动端产品类似于医学领域的新闻客户端,医生会根据自己的专业属性订阅不同的专科信息。一些频道的移动流量已经超过了PC端。

这个领域还有很关键的一点,它存在“围墙内”和“围墙外”的问题——这里的围墙指的是医院体系。围墙外的人拿不到医院的数据,因为这个行业高度管制,医院的数据只能在医院里看。医院并不是自由的经济实体。

上面提到的医患沟通产品,我们正打算尝试。但我不认为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因为这个行业足够地慢,今年启动和明年启动没太大区别,完全不像电商或游戏,现在做和两个月之后做有不同的效果。

点评

照搬美国的模式很危险

张强:“张强医生集团”创始人,自由执业医生

国移动医疗的大部分模式都是模仿国外的,我认为其中一些在中国很难走下去,能够得到融资不代表能成功。美国有个ZocDoc,能帮你找到附近最好的医生,其实它帮你找的是社区医院。在中国目前没有这么多社区医院,轻咨询类产品的管理风险又非常大,如果一个病例出了问题,之前积累的优秀案例就都没有意义了,而且你如何把控平台上那些医生的质量?况且还是由互联网人去把控医生,就更难了。

医疗是很特殊的行业,没有在急诊室待过的人不会知道,医院里仅仅一个晚上就会出现各种突发情况。还有,循证医学需要积累样本和案例,要足够严谨,行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视触叩听,远程视频也没法解决这些问题。业外人士想到的产品模式只会让不懂医疗的投资人感到兴奋。

而且医生也是一个很有个性的群体,例如你同时咨询三位行业专家,最后会给你三个意见,你听谁的?医生的学习和发展道路决定了他们是意见完全独立的个体。中国的医生分为不同阶层,水平不一,每个阶层的需求都不同,而美国的医生水平比较平均,如果照搬美国的模式很危险。

当然,还是有一些机会存在的。例如“邻家医生”是我作为股东的产品,病人要经过正规的诊断之后再来使用这款产品。我还投资了一家公司,做医生之间的学术交流。

另外,好大夫、丁香园这类起步很早的产品对这个行业也有一些贡献,互联网的发展会推动医生的品牌塑造,积累到一定程度,医生完全可以脱离医院的束缚。

医生社交及招聘也会成为硬需求

刘二海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

014年7月22日,北京市卫计委发布了《北京市医师多点执业管理办法》。文件中指出从8月起北京医师多点执业放宽三大限制:不再需要单位审批,执业地点数量不设上限,管理层人员也可多点执业。我们能看到,这是对2011年《北京市医师多点执业管理办法(试行)》的修订。原来的规定中,取得本单位的书面同意是必要条件之一,且多点执业的医疗机构不能超过3个。

如果这是改革的方向,长期看,医生将成为“自由人”,整个医疗行业也会发生深刻的变化。

民营医院与国有医院相比,最大的弱势是缺乏高水平的医生。如果能够放开医生多点执业,则可以极大缓解民营医院的医生来源。很可能民营医院会成为中国医院中非常重要的一股力量。

而且家庭医生有望成为可能,也许会从较高端做起。每个家庭有一个私人医生(往往是全科大夫)对家庭的健康提供咨询、预约、就医、转诊的服务。

医生社交及招聘也会成为硬需求,必然会有大量人才要流动的需求。医生的社交网站,类似LinkedIn的QuantiaMD就很可能有机会。

此外还有网络医院,医生预约可以通过网上来进行,只要医院与相应的医生有合约,根据合约的情况就可安排相应的医生来看病,如“邻家医生”就是网络医院的雏形。而且,医生、医院的IT需求会提高,例如ZocDoc既是网上预约系统,也提供医生加入数据库进而获得潜在患者的服务。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