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5年01月 > 封面故事 > 【30岁以下创业新贵】肖盾:我想让教育变得更快乐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30岁以下创业新贵】肖盾:我想让教育变得更快乐

文 | 郭文

23岁之前,肖盾的成长轨迹符合绝大多数中国家长对孩子的完美期盼:在人大附中读到高一,以全奖资格在英国读完高中,顺利被剑桥录取;在牛顿曾经就读的圣三一学院学工程期间,到美国交换留学了一年,在麻省理工学院分别主修和辅修了电子工程与计算机、金融管理专业;留美间隙,他甚至还骑车到隔壁的哈佛辅修了政治哲学和心理学等专业;2007年从剑桥硕士毕业之后顺利进入瑞银集团工作。

沿着这条路走下去,肖盾无疑会成为普世价值观里的精英。2008年的时候,他还曾被人大附中选为历届学生代表之一,同其他七名学生一起出现在一套名为《人大附中超常儿童培养纪实》的丛书里,被当作范本推广给众多想要复制“肖盾模式”的中国家长们。

但就在这套书出版的同一年,肖盾却决定从瑞银辞职。回国当了一段时间的志愿者之后,2009年,肖盾跑到伦敦创业,开发了一系列词典App。

连续创业五年多,肖盾认为一起作业网正在接近他从伦敦出发时的起点:让技术在教育中发挥作用,进而产生价值。

与此同时,肖盾自己也做得越来越快乐。他几乎是抱着珍惜的心情去对待自己的“好运气”:每天都有100万中小学生活跃在一起作业网上面,很少有人有这样的运气有可能去改变这些学生的生活。

运营三年多的一起作业网得到了4万多所学校的认可。2014年12月17日,在略显拥挤的办公室里,大家举办了一场小型party,开了香槟,庆祝注册用户量突破1000万。

创业的盲目期

肖盾并不喜欢自己当初在金融行业的状态,他形容那段时间是“把灵魂租给瑞士银行的一年”。

辞职的决定多少有点突然。2008年,在汶川地震和北京奥运期间,肖盾特意回国做了一段时间的志愿者,“灵魂被拯救”之后,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做些能对社会更有意义的事情。

后来在总结自家儿子的个性时,海军军人出身的肖盾父母感触颇深:从小就容易激动、正义感很强,还有强烈的爱国情感。

2010年5月,肖盾决定回国创业,从徐小平那里拿了5万美金的天使投资。一开始他想复制伦敦公司的模式,发现不行。在纠结了一段时间之后,肖盾决定卖掉自己所在伦敦公司的股份,回去做教育。

“那段时间,(我把)面向什么阶段的教育产品基本都尝试了,职业教育、外语⋯⋯,想做的事情一大堆。”结果都没成。肖盾反应灵敏,出手快,认错后收手也快。

再去找徐小平要钱的时候,肖盾被追问:“你到底想做什么?”这个问题之前也困惑了肖盾挺多次,但在教育领域折腾了这么久,他也逐渐感受到自己最感兴趣的还是在中小学阶段,但具体怎么做?“不知道。”肖盾回答得倒是挺干脆。

后来在参与创办一起作业网的时候,肖盾曾反复琢磨过中国孩子的学习成长轨迹,中小学的学习经历是最痛苦的,在应试和竞争的巨大压力下,“100道题里99道题都是白做的”。这种痛苦几乎每个中国学生都曾经历过。“去问15岁参加中考的孩子,人生三大痛苦,肯定有一项和做题有关。”

技术或许能减轻这种痛苦。而在当时,他后来的合伙人刘畅,却正面临着如何把手中的技术推向市场的难题。2011年5月,刘畅从新东方离职,在金闻朗任COO。这家公司掌握的语音识别技术后来成为一起作业网的早期核心技术,却一直无法进行产品化。

在徐小平的介绍下,肖盾认识了刘畅。之前由于找合伙人的事情,肖盾也多次“相亲”,他对刘畅有点“一见钟情”的意思:“我们俩都是很直接的人,我也喜欢这样的人。”

但还要再观察。在没谈条件的情况下,肖盾决定先加入当时的金闻朗,没名没分地和刘畅“厮混”了一段时间。

不存在的银色子弹

肖盾清楚地记得一起作业网获得每个100万用户的节点:从0到第一个100万,用了15个月的时间。

最初的产品形态只是一款基于智能语音分析技术的口语练习软件,在PC端网页登录账号之后,学生可以进行口语跟读练习,像历险闯关一样。小朋友读对了,系统会说“你真棒”;小朋友读错了,系统就鼓励再来一遍。

之前的英语口语作业多以“朗读课文、家长签字”的形式为主,而这种游戏化的作业方式则更能调动学生的积极性,相对地,也更容易讨学生喜欢。和在英国时所做的一系列工具类App相比,肖盾觉得这款产品“更像教育了”。

许多互联网公司信奉“银色子弹”。在欧洲的民间传说里,这种纯银或镀银子弹往往能够让主人公一发制敌。但肖盾认为教育明显不是这回事,尤其对K12(一种美国的教育分类方式,指从幼儿园到十二年级的基础教育,通常覆盖年龄是5〜18岁)领域的创业者来说,市场的难做之处不仅仅体现在产品上。

2011年10月,一起作业网上线,也正式开始了互联网视角下的教育产品对传统基础教育的缓慢渗透。

刘畅把这个过程形容为“一场战役”。两个人拿着印有一起作业网产品的简介去各个小学刷脸,遭到接二连三的拒绝,不是觉得他们想骗钱,就是觉得他们想先骗人上线再骗钱。“但刘畅长得还不错,所以到后来年轻的英语老师对我们接受度比较高。”肖盾是娃娃脸,开玩笑的时候却喜欢先一本正经。

即使到后来产品逐渐被用户接纳了,问题还是排山倒海。“比如家里网络掉线了,家长就给我们打电话。”聚美优品的前技术总监王晓光后来加入了一起作业网,结果他发现自己变成了客服。

有次他们接到用户投诉,对方不知道怎么上网,客服让用户先点开浏览器,对方却问什么是浏览器。“我们就直接告诉他你去点那个‘e’。”这事才算解决。

现在再回过头讲述那段经历时,肖盾的语气里多少带着点“往事已过”的轻松感。

和三年前相比,一起作业网的产品形态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从最早期以老师为切入点,带动班级学生上线做作业开始,一起作业网逐渐搭建起了分别针对老师和学生的社区来增加产品黏性。

肖盾用一句话来形容他心中的三方关系:老师是驱动,学生是黏性,家长则和商业化关系密切。

2014年7月,在宣布获得来自老虎亚洲基金、顺为基金等机构的2000万美元C轮融资之后,一起作业网逐渐加大了在家长端的投入。截止到2014年年底,一起作业网在微信上的月活跃家长用户量已经突破了100万。

如果教育能够更快乐

一直到最近,仍然会有家长在肖盾曾经的博客下面留言,向他请教关于如何在国内现行的教育体制下教育出“另一个肖盾”的问题。

在创办一起作业网之后,肖盾一直在看教育学领域的书。“也不能说很多,就是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可能多学一点”。

在学习的状态上,他很赞同美国的心理学家米哈里·希斯赞特米哈伊(Mihaly Csikszentmihalyi)所提出的心流(flow)理论:当人将精神完全投注在某种活动上时,会进入心流状态,从而拥有高度的兴奋感和充实感。

肖盾在自己的初高中学习生涯中也感受到过这种心流状态,“但实在是太少了”。米哈里曾用图表阐述心流产生的原因——横向坐标代表能力,纵向坐标代表挑战力度:当能力强而挑战力弱的时候,人就会觉得无聊;而当能力弱、挑战力强的时候,人就会处于焦虑状态;只有当两种力度都较强的时候,这个状态才叫心流。

肖盾很认可这个理论在教育中的应用。对他来说,互联网在教育中的运用能够将之前学习过程中大量流失的数据收集起来,进而有针对性地反馈给学习者,并以此来更高效地通往教育之“道”,即孔子时期就开始倡导的“因材施教”。具体到学习中,技术在教育中的应用能不能使每个学生的学习都达到一种更理想的状态?

肖盾希望这种心流状态能伴随每个学生的学习过程,不止体现在小学教育里那些绚丽的页面设计、挑战和游戏并存的作业形式所带来的快乐;在一起作业网刚进入的中学教育领域,肖盾也希望能给学生营造出这种心流状态。

“如果每个孩子从一开始能力和挑战就特别匹配,处于踮一下脚就能够到的状态,可能永远不会出现厌学的问题。”讲到这儿的时候,肖盾变得有点激动,“正因为我们总是给孩子提供不适合的挑战级别,又逼着他们去完成这些任务,才会引起那些负面情绪。”

同其他带有巨大社会价值的行业类似,教育也是个容易被情怀化的创业领域。在和肖盾的两次见面中,一个细节突然让他的出发点得到了解释:采访间隙,肖盾起身,深蓝色的内搭毛衫上一个正红色的图标一闪而过,是枚小小的五星红旗。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