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5年01月 > 封面故事 > 【30岁以下创业新贵】王璐:幸运就像是种子被播种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30岁以下创业新贵】王璐:幸运就像是种子被播种

文 | 金子琦

12月,北京已是寒风凛凛。采访当天,刚从瑞士挑选男装布料回来的王璐问《创业邦》记者,是否介意见面时穿皮草。已感冒的她没有羽绒服,担心初次见面的记者会对皮草敏感。

王璐在2014年被人们渐渐熟悉,不仅是由于她创办的高级定制品牌Diana Wang以及获得的“国际新锐设计师”头衔,还有贴在她身上的“90后、美女、创业成功”的标签。

她对这样的标签并不认同,更不想让同行有所误解。“‘美女’,这是父母给的,你没有为此做出什么努力。年轻,这是一把双刃剑。在高级定制领域,年轻并不是一个优势,更何况我是半路出家。”王璐说,“毕竟,在中国的时装界我还没有入行”。

王璐是中央戏剧学院编剧专业的学生。“上学期间创办栏目《轰》,21岁担任《天天女人帮》主编,是当时中国最年轻的电视栏目主编和栏目出品人”,百度百科上如此介绍。

但王璐相信自己的设计,更自信自己的学习能力。

前些日子,时尚集团总裁、中国时尚界的“女魔头”苏芒和王璐联系,因为王璐设计的一件婚纱。“这件婚纱是我为自己设计的嫁衣。23岁时我就想结婚,这件婚纱是上一次恋爱时设计的。”王璐说,“每一段伤心的恋爱到最后可能都会结成一个果实。”

“即使一根线,也要注入生命。服装可能是人类最后一个手工艺文化。”谈起设计,王璐翻开她的笔记本,念了一直夹在她本子里,日本设计师山本耀司的这句话。

努力,不值一提

王璐自我评价是一个很倔的人,执着、坚持、言出必行。

1岁时抓周,王璐抓了两个,一支铅笔和一支口红。

她觉得自己从小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有三个梦想,第一个是想成为演员和导演,第二个是成为设计师,第三个是成为贤妻良母,有一个漂亮的宝宝和像我爸爸那样的丈夫。”

于是,接下来王璐的成长似乎就像真实上演的那个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5岁读小学,14岁到英国留学,就读于伦敦城市女子学校;家有严母,从小课余时间都在学习钢琴、声乐和舞蹈;留学英国,放假回来还要被塞到高中班里上课;用3个月的时间搞定高中3年的课程,以全国第22名的成绩考入中央戏剧学院编剧专业。

“努力,努力,再努力,这就是生活。”这是王璐在微博上的签名。

她的妈妈是一名英语老师。王璐说:“我妈妈是处女座,A型血,典型的完美主义者。在她眼里,即使我是年级第一名,那也仍是不足的,因为不是满分。但她教会了我审视自己,在我脑海中一直有个声音,不要太得意,你还有很多不足。”

所以当时间快进到2013年12月31日,Diana Wang拿到了英国高级定制的授权认证时,一切似乎都在意料之外,而又在情理之中。意料之外在于,相对于中国市场对高级定制不成熟的定义和标准,英国、法国对高级定制品牌有一个严格的认证过程。“这个过程很难,”王璐介绍,“首先,你的员工里需要有15名设计师,都要通过高级定制协会的认证,每年还需要推出35个系列的作品。”

半路出家的王璐找到了CHANEL的高级定制设计师Catherian,并同CHANEL旗下的两个工坊合作,负责Diana Wang女装系列的设计、生产,Diana Wang的男装系列选择了Sylvie工坊,本身就具备高级定制的认证,同时她还让世界一流的金剪刀获奖者来负责Diana Wang的制版和生产。

“我不够强,我就去找强的人。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不可能一下子谈成。我发了70多封法语邮件给CHANEL的高级定制设计师,他们才最终答应跟我合作。”

能够吸引到这些欧洲顶级设计师和工坊来合作,王璐觉得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看重中国市场,另一方面,“我够年轻,参加过够多欧洲有影响力的活动,我的客户和渠道、我的商业模式的新颖程度和现金流相当于是对方利益的保证。”

“他们看得到我的执着,我的言出必行。你答应别人一件事情,你能做到吗?就是这么简单。”王璐说。

而这其中,唯有努力不值一提。“谁没有一个努力的过程,努力的人太多了,所以努力是一件不值得说的事情。而同样是努力,我们得到的已经比别人多了。正如我今年在全世界飞了有上百次,得肠胃炎,身体各种不舒服,但是你还看了风景,认识了朋友,你的现金流做起来了,各方面都步入正轨,这是需要感恩的。”王璐说。

只有我敢这么做

王璐一直想做时装,但初期并不是想做高端定制品牌,而是想做一个针对大学生以及白领阶层的时装品牌。

但之后,王璐发现自己搞不定这块市场。一方面是因为这个市场上已经有了太多品牌,Zara、H&M、优衣库,包括众多的国内品牌,竞争很激烈;另一方面,这个市场需要大量资本,砸下大量广告,用户才会关注。

“我的资源更适合做高级定制,包括我这个人也更适合。”王璐觉得。

王璐的Diana Wang做的是季度衣橱,先根据客户的身材做出一模一样的人形,再专人制版。“如果一个人之前没有穿过高级定制的服装,穿一下会很爽,但是两个月的等待时间会将那点爽劲抵消的。”王璐说。

于是,王璐和她的团队提供“懒人服务”。“你在哪儿我就飞到哪儿,给你量身、制衣、送衣服,教你搭配,帮你整理旧的衣橱。目前中国的高级定制还没有这样的模式,只有我敢这么做。”

Diana Wang的夏季衣橱20万元起,冬季衣橱40万元起,同时,必须先付全款再开始做。而在这样的要求下,她的客户回头率极高,“8个人里大概5〜6个人会回头,而且第二次可能会是用第一次的两倍价格去买”。

王璐欣赏德式的企业,她知道现金流很重要,因此她要求“先付款再制衣”。“Diana Wang的起步资金是160万,10个月的时间,Diana Wang的现金流已过千万。这样,起码明年6个月的现金流我是有的。”王璐说。

2013年,中国的高级定制品牌“例外”因为“第一夫人”彭丽媛的首次亮相获得世界瞩目。但中国的高级定制仍处于起步阶段,业界对“高级定制”的认识也并不相同。“中国并没有高级定制的标准,我觉得有两个原因,第一,高级定制并没有真正传承下来,没有形成一个文化;第二,中国尚没有高级定制的环境。相比欧洲所有高级定制品牌都经过二战存活下来,发展成为奢侈品集团,中国的品牌尚没有真正重视这件事情。”王璐这样认为。

而她选择在英国注册自己的个人品牌,并把设计和生产均放在英国,正是因为国内的工艺还达不到要求。

所以王璐想培养中国的高级定制人才。“中国有很多青年,并不是设计专业毕业的学生,可能会是农村出来的孩子,但喜欢时装,喜欢制版,我希望提供一个机会,把他们带到英国,让他们去那里学习。这有点像学徒,但更正规化。经过一年半载,他们可以回国为我的品牌工作。”

如果培养的人才被挖走了呢?

“我也能接受,因为这是对整个行业有改变的事情。”王璐说。

I’m so lucky

“尤其从去年开始,我觉得我的人生进入到了一个快车道。注册公司,注册商标,入围伦敦服装周,做自己的商业模式,拿认证,读蒙大的EMBA,和CHANEL的高级定制女装设计师合作,和CHANEL旗下的工坊合作,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自己的幸运就像是种子被播种。”

幸运,似乎要从王璐和Christian Dior的缘分说起。14岁的她来到伦敦,第一次走进Dior的店就被这个品牌迷住了。“菱纹格怎么会这么优雅,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然后,我就看到了Lady Dior的包,我太喜欢了。”十几岁的时候,父母为她买了第一只Lady Dior。

王璐的妈妈为王璐起名叫Diana,所以当王璐Diana得知Lady Dior是为戴安娜王妃设计后,她说:“我心里就有一种不自觉的缘分。我会觉得,哇,原来我这么喜欢它,是因为跟它有这样的缘分。”

后来——“Christian Dior第一个邀请我看高级定制秀;2013年,我去蒙大读EMBA,我的校长就是Dior的前CEO,是他引荐给我CHANEL的高级定制设计师。I’m so lucky!”

她觉得自己与这些所谓大人物的联系,没有想象中神奇或曲折。微博上她同张德芬和徐小平相互关注。“张德芬有一本书《心想事成》,我读了她的书,并在微博上写了读后感,然后我的粉丝就@了他,当时只关注了22个人的张德芬就因此关注了我,并在私信上有了短暂交流。一直到现在我们还有联系。还有徐小平老师,我一直知道他,但突然有一天他就关注了我。虽然没有说过话,但我觉得这就是心想事成的力量。”

另一个是和范冰冰相识的故事。“她是我的偶像,刚好有一天,我们在同一个场合看珠宝,我俩就在那里排排坐,讨论起来,你觉得这个怎么样,那个会不会买贵了。聊起来后,才发现我们有太多相似的地方。”王璐说,“24岁的范冰冰早已红遍中国,但她却觉得‘24岁春天才刚刚开始’。这句话特别震撼我,我今年24岁。”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