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5年02月 > 封面故事 > 【2015年值得关注的女性创业者】鲍艾乐:野心是心法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2015年值得关注的女性创业者】鲍艾乐:野心是心法

上线一年之内,拉勾网获得两次融资,估值已经达到1.5亿美元。B轮2500万美元融资完成后,团队没有特意庆祝。“我们开心了一下,就马上投入工作了。公司越大越需要谨慎,融资只是一个新的开始。”鲍艾乐说。

鲍艾乐是拉勾网的联合创始人。她与另两位合伙人——许单单、马德龙一起创办了创业咖啡馆“3W咖啡”,是这三个80后合伙人中唯一的女性。在3W咖啡之后,他们又陆续做了别的项目,拉勾网就是其中之一。目前,他们一共有6个公司,猎头、咖啡、传媒、孵化器、拉勾网和基金。

成为多个公司的合伙人,距离鲍艾乐初入职场不到十年。她看似误打误撞却走心用力,害怕迷失、不甘平庸的“野心”让她保持住了心气,用内心反哺职场现实。

三个合伙人

鲍艾乐与许单单相识的过程,曾被描述成“在一个腾讯前员工的QQ群里,鲍艾乐两次主动搭讪许单单”。对此,鲍艾乐是有些在意的:“我们都是有些小骄傲的人,真的不是我一再搭讪他。”

事实是,大家在群里认识之后,就再也没联系过。直到许单单发起创办3W咖啡的提议之后,鲍艾乐才主动参与了进来。“是事情选择了人。”鲍艾乐说。

在创业之前,鲍艾乐在搜狐负责出国频道;更早时,她在腾讯出国频道、读书频道工作。3W咖啡开始运行之后,100多位股东中的14位组成了执委会参与日常经营,大家用业余时间参与。最终,全职参与进来的只有许单单、马德龙和鲍艾乐。

在3W咖啡,包括之后的系列项目中,三人的分工几乎一脉相承:许单单做过互联网分析师,把握大方向;马德龙主要负责产品;鲍艾乐负责市场、运营等业务拓展和发展外部资源。

“一开始,他们两个说我有点强势。”鲍艾乐说。但后来,两位搭档跟鲍艾乐讲:“如果你不是这样,也不可能坐在这里成为三个联合创始人之一。”这句话让鲍艾乐有些释然,但不同意他们的措辞:“我怎么会是强势呢?我只是有不喜欢的就会说出来。”

采访的会议室外面是拉勾网100多位员工,一个大开间,几乎一眼就能全部望过去。这个办公室在中关村创业大街昊海楼的六楼,3W咖啡也在这条街上。三个月前,拉勾网从3W咖啡的三楼搬到昊海楼。一年之内,拉勾网团队已经从初创时的6人发展到了现在的100多人。

鲍艾乐最初一点也不喜欢创业这件事,总觉得风险多于机会。早在2008年时就有创业公司要拉她加入,那时鲍艾乐24岁,在腾讯干得还很带劲。“就觉得腾讯是个大平台,太看得上这机会了。虽然腾讯是马化腾的,但是那个时候我老觉得腾讯是我的。”而对于创业,她本能地先选择了远观,“不想让自己走到风险的顶点。”

然而2011年,鲍艾乐还是去创业了,而且还是开了看似离钱远、风险大的咖啡馆。当时,鲍艾乐已经觉得工作不开心了。“我没有那种在创造或者在把握什么东西的感觉。” 就在她内心开始焦虑并且对自己有了这种不满的时候,听到许单单提出创建3W咖啡的想法,鲍艾乐决定加入,并成为3W咖啡第一批股东中的一位。“创业不是一个多么深思熟虑的重大选择。当初如果不是创业这件事而是别的工作机会来,我可能也选择了。只是正好来的是创业这件事。”

鲍艾乐在3W咖啡兼职做了半年,那时,14位执委会成员逐渐淡出,只有她和许单单、马德龙留了下来。“那时就是觉得创业咖啡馆这件事会有多种可能性。”鲍艾乐说。三个人决定搏一把,试一试把这个濒临倒闭的咖啡馆救活。2011年底,鲍艾乐、马德龙决定辞职全职加入。“他们觉得做咖啡馆需要一个女孩儿,因为女孩儿可能比较心细一点。”鲍艾乐就这样成为3W咖啡的三位创始人之一。

以前在大公司,鲍艾乐租的房子每月4800块钱。全职加入3W咖啡之后,她每月的工资是5000块钱,几乎只够交房租了。于是,她从单独租住的大房子里搬出来,重新租了一个月租2000块钱的群租房。

要把咖啡馆接着办下去,第一件事就是“活着”,同时争取时间找方向。而鲍艾乐负责的部分成为当时3W的核心收入来源──办活动、卖门票是当时3W诸多尝试中唯一赚钱的生计。鲍艾乐那时几乎天天都在组织活动,每场下来能赚个几千块钱。

正当他们每天费尽心思地想怎么拉人流的时候,3W咖啡的服务员却也在不断流失。三个20多岁的年轻人完全不知道从哪里入手解决这个问题,只能自己每天很早就来,也不知道干什么,就一直待到晚上十一二点才走。

2012年上半年,有媒体报道了许单单,但也为他带来了一些质疑,比如有人认为他虚报年薪,质疑他看盗版书。虽然现在看来,这都是些无关痛痒的小插曲,但那时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一天晚上,三个人深夜开车从3W咖啡出来,鲍艾乐坐在车后座上大哭了一场。那次,许单单罕见地给鲍艾乐讲了一个笑话。“其实许单单不适合讲笑话,我们三个里面最适合讲笑话的应该是马德龙,他天性乐天。”鲍艾乐说。

可三个人也有吵僵的时候。鲍艾乐形容自己的个性:“我有不喜欢的就一定要说出来,不会心里想一样,表现出来另外一样。”因为意见分歧,鲍艾乐和马德龙吵到分开坐两张桌子,背对背谁都不理谁;和许单单吵到鲍艾乐觉得自己“情绪几乎失控”。可冷静下来,大家最后总能达成一致。

“3W咖啡最开始有十几个人在操办,到最后只剩下我们三个人在坚持,而且我们三个人也觉得搭档起来还是比较顺利的。争论肯定是有的,但现在已经过了磨合期了。”鲍艾乐说。

在3W咖啡的管理上,三人最终决定,请一个专业的人来打理。于是,他们高薪聘请了前淘宝“双12”的创始人也是互联网行业资深元老来担任咖啡店的CEO,并招纳了酒店管理专业毕业的海归来咖啡馆工作。3W咖啡回归咖啡店的定位,逐渐成为互联网圈创业者、投资人交流的场所。

拉勾,个人的野心时代

做3W咖啡时,他们看到了做招聘的可能。在跟很多创业者接触的过程中,他们发现这些创业团队都有一个很大的痛点,就是招人难。想招到质量高的人,他们大多是通过猎头,但是他们又都抱怨猎头很贵。鲍艾乐三人顿时觉得招聘行业是有空间的,于是考虑要怎样系统化地解决这个问题。

这中间,拉勾网拐了一个弯,关系生死。

对拉勾网最初的战略定位,三人都想得比较简单。因为老给朋友介绍人才,他们觉得无非就是把咖啡馆里经手的线下关系迁移到线上而已。LinkedIn的社交关系招聘模式成了他们借鉴的对象,先建立以职业发展为核心的社区,再发展招聘。可做了一个月,发展太慢了,他们觉得社交模式在国内很难走通,可能还没等走到招聘这一步,公司就被耗死了。而且在中国,招聘有很大一部分工作还是在线下完成的。同时,微信、微博已经是很好的社交工具了,拉勾网最初的定位无意中把微信、微博当成竞争对手了。他们决定转换一下思路。

这一转,就转活了。他们首先决定直接做招聘,直奔主题。但招聘领域也并非一片蓝海,前程无忧、智联招聘、猎聘网等都是横亘在拉勾网面前的巨头或新锐,哪一个都比它根基深厚。

拉勾网要怎么做?直接做成工具,把信息当作商品,精准匹配和推送。做什么?专门做互联网方向垂直招聘,先把最熟悉的领域做透。与传统招聘网站不同的是,拉勾网以应聘者为核心设计产品,而不是围着企业的需求转。

鲍艾乐对拉勾网的边界划分非常清晰:“拉勾网目前瞄准的市场目标为年薪在15万~60万的求职群体,他们是目前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基底,占市场绝大部分份额。这一部分,是我们可以取代传统猎头的。但高端人才市场则是拉勾网无法涉足的,还是猎头业的蛋糕。”

拉勾网产品设计最大的一个特色是对企业方的系列强制要求:企业在发布职位时必须明确薪酬水平;招聘公司标签中需注明福利待遇以及公司发展阶段和融资状况等;只有求职者自己才能给企业发简历,求职者和企业方一对一直接联系;通过技术手段,要求企业HR必须阅读、回复收到的每一封简历⋯⋯

有了这样的设计,还得有运营中的抵挡诱惑,坚决执行。因为不遵守规则,某电商巨头的招聘信息曾被两次下架过。这些针对求职者的优惠设计,使得拉勾网在一年之内就吸引了100万的用户。而前10万个用户是拉勾网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积累的。

在拉勾网上线后的头三个月,他们整天让各种人转微博,招聘微博被转之后就有人投简历,创业公司招人和反馈的速度都很快。这样一来二去,拉钩网在微博上就逐渐传播开来,慢慢产生了口碑,同时也把3W咖啡之前积累的资源和客户都吸收了进来。一直到A轮,拉勾网花的广告费不超过10万块钱。

拉勾网融到B轮的时候,鲍艾乐陡然觉得压力更大了。“今天公司已经大了,如果管理层做一个错误的决定,给公司带来的后果会更严重。所以你必须更加谨慎,对自己的要求更高,判断和决策要更加准确。”她很庆幸拉勾网在最开始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选择只做PC端和微信端,而不是选择全平台地做,包括放弃当时正如火如荼的App端。这有助于他们在资金有限的情况下集中资源,迅速突破。

“我很怕自己迷失掉”

拉勾网刚刚做了一个年终策划,主题叫“野心时代”。鲍艾乐对“野心”这两个字非常欣赏:“野心的含义,首先是这个人要不甘平庸,不管现在身处什么样的境地;第二层意思就是,确信自己能够在更大的舞台上,把一些更好的事情实践出来,敢想敢做。”

鲍艾乐毫不讳言自己是个有“野心”的人。她描述自己很喜欢也很熟悉的一个景象——清晨的早上,太阳即将升起,大街上一片空寂,只有寥寥的几个扫大街的工人。

之前在腾讯、搜狐时,她偶尔加班到清晨,从公司出来,都会经历这样的宁静时刻。“最开始工作的时候,对于在腾讯这样的公司工作还是有一点虚荣心的。”鲍艾乐说。她所指的虚荣心是公司是否够大,品牌是否够响亮。“公司名字一说起来,七大姑八大姨都知道,包括公司前台女生很漂亮,都会让我觉得自豪。”但时间久了,她觉得没新鲜感了。“前台漂不漂亮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她把目光转向自己,希望自己每天都能不一样。“我会去观察所处环境里面最优秀的人是什么样的,促使自己不断地反省和自我迭代。”

她一边敦促自己,渴望成为更好的人,一边时时拿一把尺子衡量自己。这把尺子就是工资和舞台。“我很怕自己迷失掉,这些外在的标杆可以告诉自己今天我几斤几两。同时,我相信在人才市场里,一个人的价值不可能被长期低估。”

她去参加女性创业者的活动时,也会把这种经历和心态分享给现场的职场小姑娘们。“找到自己最擅长、最喜欢的,去做到最好。不要自我设限。这个过程中也许会有恐惧、担心,但选择那个最有挑战性的,武功会长得比较快。”

在公司内部,鲍艾乐不会主动给员工讲这些。“我是老板,我怕他们觉得我在自我标榜,在给他们洗脑。有人选择6点钟下班逛街,我也支持,那是个人的选择。”

但在拉勾网的用人上,鲍艾乐仍然有一套自己的标准。不能说教,就要首先在选择上把关。这也是从教训中总结出的经验。在拉勾网团队快速扩张的过程中一度出现的人员招聘问题,鲍艾乐认为是拉勾发展到现在走过的唯一一段弯路。

因为发展太快,急需人才,拉勾网招聘来的员工一度“又多又杂”。那个时候公司连个HR部门都没有,“招聘来了一些跟创业公司气质不相符的员工”。

在拿到B轮融资之后,许单单就曾表示过他的“恐慌”心理:“A轮的时候觉得我们还是个小公司,B轮的时候真的不太小了,但是你会发现竞争比以前更激烈,无数的小对手开始模仿你。这个时候就要要求团队一直保持创业的状态。”

招来的人不适合创业公司,这给管理造成了一定的困难。有了中间这一段弯路,拉勾网内部明确了选人的三个标准,鲍艾乐将其概括为:自我驱动、快速执行和结果导向。

鲍艾乐也在给自己定目标。拉勾网现在每周工作6天,她的工作时间也越来越长。另外她不希望这种特别忙乱的生活把自己的灵性消磨掉,所以还是“逼着自己,不管多忙都要看书,希望能够保持一个吸收的状态”。她也发现自己有一个很好的特质,就是能够迅速切换状态并专注进去:“我可以秒切。”

Q&A

Q:你觉得工作第一还是生活第一?

A:生活第一。生活才能滋养你的灵感。但是在创业阶段没有办法,会变成工作第一。

Q:你觉得制约你进一步发展的可能的瓶颈是什么?如何提升自己?

A:制约我进一步发展的,便是曾经成就过我的风格、偏好、性格等等。这些过去成就你、让你与众不同的东西,很有可能会在下一个阶段成为你的障碍。

所以要尽量警醒,时时记得审视自己,跳出自己看自己。

Q:更喜欢搭档男性还是女性?倾向于组建什么风格的团队?

A:喜欢男性搭档。他们风格更明亮、大气,另外体力和脑力上也的确更允许高强度的超大工作量;他们面对挑战时更加勇于迎战。

我希望我的团队有令必行,有狼性,有单纯且直白的沟通风格,有明亮的团队氛围。

Q:创业过程中是如何克服所谓“女性的弱点”的?

A:当你想要实现目标的决心胜过一切,你会不断克服一切弱点。

3W咖啡

成立时间

2010年11月

融资情况

目前已经完成由京东集团领投的A轮融资

拉勾网

成立时间

2013年7月20日上线

融资情况

天使轮由徐小平杨向阳、东方弘道等个人及机构联合投资

A轮由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投资500万美金

B轮由启明创投领投2500万美金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