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5年09月 > 起步 > 名医主刀:互联网式“飞刀”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名医主刀:互联网式“飞刀”

文│金子琦

”名医主刀”是一个将“手术”环节互联网化的平台。

具体来说,平台是经纪人,一方面,整合顶尖的医生资源,为其打造“名医工作室”,整合二甲、三甲医院和高端民营医院的空闲床位资源,为医生异地行医提供场所,另一方面,患者可通过平台去预约医生,医生利用业余时间为其手术。患者向医生、就诊医院支付手术、住院费用,名医主刀分别从中收取10%的佣金。

这种模式俗称“飞刀”,在看病难、三甲医院过热的医疗现状下已经存在许久。传统模式下,患者通过熟人、基层医疗机构预约名医到当地为其手术。除去医院就诊费用,患者需支付名医“飞刀”的费用。“丁香园”网站一项3000多名医生参与的调查显示,55%的医生称所在医院医生飞刀走穴普遍,近三成医生表示曾有过“走穴”经历。

长久以来,名医“飞刀走穴”并不合法,多是私下行为,其中存在的医疗责任也并不明确。如今,伴随着今年年初《关于印发推进规范医师多点执业的若干意见的通知》的出台,医生多点执业成为医疗体制改革的重要一步,医生“飞刀走穴”合法化的争论频现。

苏舒,名医主刀创始人,中国第一个互联网式“飞刀”尝试者,1987年生人,出身医生世家,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电子工程专业,在硅谷一家创业团队工作过,还在高盛新加坡做过3年投行业务。2014年,由于外公被查出癌症,苏舒从高盛辞职,回国全程照顾。在这个过程中,他深刻体会到在中国就医有多难:一个三甲医院的专家号需要等半年,看病却只有5分钟,住院还要等3个月的床位。最终,外公由于就医拖延离世,这个过程让他痛心疾首,并决心通过互联网的方式不让悲剧重演。

他想要解决看病最后一公里的事情:“联系专家、安排专家出诊、解决医院床位,这三件事情,是我们专注做的。”

具体怎么做?

在医生端,苏舒最初是希望将三甲医院的主任、副主任医师吸引进来,但后来发现,患者关注的是医生和平台的紧密程度、医生是否业界顶尖。今年7月,他将方向改为建立100个名医专家团队。每个团队5人,除去主刀名医,其他4人由专家自己选择,1人作为团队秘书长,剩余3人负责同平台沟通、筛选患者、协调医生就诊时间、同患者沟通病情、对接等,由名医主刀支付工资给团队。

这100名顶尖医生如何筛选?苏舒和他的团队将其定位于大外科六大科室的Top5。地域上,北京、上海、广州各个科室各有一个专家团队。“大外科大概有40个细分科室,每个区域的每个科室一个专家团队。由于地域差别,目前定为北京、上海各40个专家团队,广州20个专家团队。其中北京团队主要覆盖华北、东三省地区业务,上海团队覆盖江浙沪地区,广州团队可覆盖华南地区。”苏舒介绍。

他计划在3个月内组建完成这100个医生团队。目前,国内肝胆领域泰斗级别的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学浩,国内甲状腺顶级专家、北京协和医院普外科主任刘跃武,国内白内障第一人、北京同仁医院朱思泉主任等国内顶尖的名医专家均同该平台建立了合作。值得一提的是,每次同各位名医谈合作,苏舒都强调签订“独家合作”。

在医院端,苏舒和他的团队经过调研发现,国内人满为患的是三甲医院,但仍有大量二甲医院或者地理位置较偏的三甲医院、民营医院有空余床位。这些医院十分欢迎名医过来坐诊、飞刀,以吸引患者前往就医,增加收入。目前,海军总医院、煤炭总医院、和睦家等均同其进行了合作。“北京、上海各有4〜5家医院提供床位,每家均有超过1000张空闲床位。”苏舒告诉《创业邦》记者。

名医主刀还同新加坡、美国的知名医院建立了合作。“我们目前在新加坡签了12家,远程会诊、转诊都可以;医生标准相同,要求(是有)20年工作经验的名医。”

最后,是患者渠道端。严格来说,名医主刀是标准医疗O2O模式,重线下。医生、医院在平台上没有自己的账号,患者通过APP、网站、微信公众号、电话寻找医生,同平台建立起联系后,剩余流程均放在线下。名医主刀还同“美年大健康”“快速问医生”等平台合作,将其平台上需要手术的患者推荐到名医主刀平台上来。

这样,名医主刀的业务模式形成了完整闭环:帮医生解决所有琐碎事情,将一切汇聚到他熟悉的医院,解决路上时间成本,协调落地医院,收集患者信息;帮患者最快速度找到合适的医生进行手术治疗。名医主刀的经纪人式服务具体到同滴滴合作推出“名医版”滴滴专车:“医生在踏上滴滴专车那一刻,我们就把病例递到他手上,到了就可以手术。”

建立自己的医院

名医主刀在今年5月份获得真格基金500万元天使投资,APP 2月26日正式上线,曾在4天内签下6位全国最顶尖专家,在过去几个月内完成近百个手术,速度十分之快。

《创业邦》将其优势归结为三点:

第一,团队。苏舒的联合创始人有3人,COO为南京医科大学校友会会长、医学博士,首席医疗官是曾在上海华山医院有十几年工作经验的临床专家,CTO为苏舒大学同学,新加坡国立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目前,名医主刀团队共18人。

第二,整合资源。名医主刀同南京医科大学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同国家肝胆协会合作,同医院院长沟通,由其推荐医生,同名医签订“独家协议”。其次,真格基金的推荐。“我们在挑选投资人时,对资源十分看重。”苏舒说。

第三,顺势而为。这个“势”,即是国家多点执业政策的推进。“紧跟政策来,虽对现阶段步伐有制约,但也是优势,可以抢先做,有时间窗口。”

目前,名医主刀的盈利模式是同医生、医院分成,分别抽10%的佣金。

在防范医疗风险问题上,名医主刀的做法包括两个方面:

一方面,平台同医生、医院、患者签订三方协议,平台职责为信息发布、专家时间预约、床位信息对接,但不参与治疗过程的操作。一旦出现事故,责任由落地医院承担。“我们将自己定位于沟通衔接上,目前还不想介入术后阶段,当然如果临时有需求,我们目前也会帮忙做患者和医生之间的沟通,这在手术前都会谈好。”

另一方面,名医主刀同银联合作,打造了一项异地医保授信垫付的医疗保险。苏舒还在同中国人寿、中国平安谈合作,计划专门建立一个飞刀险种。

最终,他想建立这样的医院:“只需要有最后的护理和手术室,就可以请来全球医生会诊、手术。”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