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09年11月 > > 格科微赵立新:中芯国际最大客户的背后坚持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格科微赵立新:中芯国际最大客户的背后坚持

格科微创始人赵立新

《创业邦》记者/刘明君

  今年5月才搬到新的办公地张江集电港,但格科微电子董事长赵立新很快又为办公空间发愁了,原本的规划可以满足3年需要,几个月内就已经满员。因为格科微的产品供应一直在满负荷运转:9月份还剩下最后4天时,还有400万颗芯片的月供应缺口,此前已出货2,000万颗。需求猛增让赵立新有些意外,生产线上的一些女员工甚至因为压力在工作中突然放声哭泣。她们还不清楚订单猛增背后的一个事实:格科微正在成为细分行业冠军。

  成立于2003年的格科微是一家供应CMOS图像传感器的芯片设计公司,产品主要用于手机、PDA、电脑摄像头、玩具等消费电子领域。2008年,格科微成为中芯国际在本土的最大客户。目前,该公司已占据了全球低端图像传感器超过 50%的市场份额。

  无知者无畏

  虽然成长迅猛,格科微和赵立新仍都保持着低调。在创业以前,赵立新只是一名普通的从美国回来的技术工程师,“我是无知者无畏”。

  带着自己在高端图像传感器领域的专利回国创业之前,赵立新曾先后在新加坡特许半导体公司、美国ESS 公司、UT 斯达康从事相关工作。一开始,他选择做高端图像传感器设计,但由于研发不顺,转而做基带研发,遭遇波折又回到低端传感器领域。如何找到准确的市场定位是很多芯片设计公司面临的难题,赵立新原本想做高端,但后来发现市场、资金等环节都不具备条件,只能从低端做起,“创业公司没有多少选择”。

  赵立新在初期曾如此规划格科微的发展:先做工艺,再把技术做好,之后做产品。从技术的源头做到市场,这并不符合商业逻辑,赵立新也承认,“当时有些疯狂,唐吉柯德式的。”这样的想法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中注定无法孕育出结果。格科微并不是第一家做图像传感器的公司,早在1999年就有人在做,由于晶圆工厂条件不成熟,国内的电脑和手机都在几年后才开始有了摄像的应用,这些公司后来均走向衰败。

  虽然起步就遭遇波折,但幸运也眷顾了赵立新,有人竟然主动给他送来了启动资金。从湖南被保送进入清华大学的赵立新,回国后碰到了一个高中同学,此人当时已拥有了1个多亿资产。 该同学毫不迟疑的给他投资200万美元,“这不是一般人能碰到的机会”。回忆此事,赵立新仍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他认为,这位同学当年对芯片设计领域了解甚少,“如果知道风险,肯定不会投资”。

  幸运反复来敲门

  芯片设计是个高投入的行业,200万美元只是杯水车薪,中芯国际则又爽快的开始为格科微买单。当时中芯国际也开始做图像传感器,由于本身缺少技术,从国外购买则需要大笔投入。于是,格科微与中芯国际开始合作,帮助其建立硅片生产工艺线,对方承担研发费用。不过要最终获得认可并不容易,当时中芯国际还选择了几家台湾企业同时合作。

  幸运的是,在中芯国际的平台上,格科微虽然试验了40多版才获得成功,但其他公司一直未获得进展,中芯国际决定将研发资金集中对格科微进行重点培养。在同行们为“烧钱”叫苦不迭时,格科微不可思议的活下来了,“如果是我们自己出钱,早就烧死了”。

  格科微的幸运仍在延续,“我们要开卖产品时,市场竟然缺货。”2005年初,格科微拿到PC图像传感器芯片的国内定单,由于产品出了问题,本来预定3月交货,最终延迟到了10月。虽然交不了货物,但客户并没有取消订单,因为市场一直缺货,许多同行无暇顾及当时规模相对很小的PC市场,都盯在手机市场。

  抓住这个无人搭理的市场空隙后,格科微2005年卖出了1,600 万颗芯片,销售额达到500万美元,并实现盈利。这种业绩表现在当时的行业中很少见,格科微在2006年拿到华登国际和红杉资本的投资。赵立新也承认,当时投资人并不是觉得公司产品做得很好,因为在格科微推出130万象素的图像传感器芯片时,市场上就有了500万象素的产品,“主要是因为公司确实能赚钱了”。

  此后,许多同行开始从手机转向PC领域,竞争加剧,整个芯片设计行业在2007年又开始面临严峻压力。不过赵立新则终于感受到了轻松,“手头有钱就不怕了。”格科微转向手机图像传感器领域研发,并在2008年推出成本低于竞争对手20%的新产品,当年销售了3,500万颗芯片,获得了2,000多万美元收入。

  竞争对手出错牌也会是一种幸运。进入2009年,格科微的市场份额继续快速增长,从年初的15%到10月已突破50%.2008年,CMOS 传感器领域领头羊Omnivision公司由于受到经济危机影响利润大幅下降,为了扭转局面,进一步提高了产品售价。而赵立新的策略则是更新换代、降低产品成本,今年推出了成本下降35%、表现上升40%的新产品,受到市场认可,抢占了Omnivision公司的份额。赵立新并不讳言,格科微的芯片主要提供给山寨机等低端品牌,不过依然自信,“效果和高端手机没有多大差异,卖得好的产品绝对有优点。”

[page]

  有惊无险的试错

  虽然多次被“幸运”惠顾,但格科微也遇到过很多困境。在研发出为公司赢得第一桶金的产品时,赵立新并没有进行市场调查,产品出来后,他才发现成本只有竞争对手的一半,但这样的优势设计之前并不知道。谈及当初的“无知”,赵立新仍有些后怕,因为成本优势并不一定是好消息,由于缺乏市场调查,产品设计之前没有考虑如何进行封装、兼容、销售,如何降低顾客的困难等问题。工程师的思维给了赵立新深刻的教训,“市场感觉简直糊涂到底”,之前他虽然有工艺、技术等环节的职业锻炼,但几乎没有任何市场经营经验。

  “和那些倒掉的公司一样,所有的错误我都犯过,甚至更多。”刚回国时,赵立新招聘的员工大多是刚毕业的学生,后来公司的数据库竟然被自己的一个学生带走,并很快获得400万美元投资,开始跟公司直接竞争。赵立新归结为刚回国时对本土人事管理机制不熟悉。

  “老天不灭曹,犯了一些致命性的错误,但挺过来了。”赵立新更愿意将格科微今日的良好局面归结为“幸运”,“很多人在残酷的错误中死掉了,第一次做错了其实可以改,但市场不给机会。”

  目前,全球图像传感器领域市场规模约为30亿美元~50亿美元,利润主要集中在高端,低端市场目前仅占20%.“虽然做低端的产品,但有很大的成长空间。”赵立新预计,格科微今年的销售额将达到6,000万美元,他如今已具备了非常好的市场意识,在研发策略上更看重市场需求,“要注重实效,不能超前”。随着公司持续成长,赵立新向记者透露,格科微明年将争取在海外上市。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