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0年03月 > > 万通:“分裂”的经典案例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万通:“分裂”的经典案例

  《创业邦》杂志 文/何宝荣 尚言

        会议时间:1994年秋天

       会议地点:广西西山

       会议内容:六兄弟分家

冯仑

        2009年,冯仑到了知天命之年,万通的商业征程则延伸到美国。万通成为纽约最高摩天大楼新世贸中心一号楼的“一号租户”,将在其间打造“中国中心”。如今,站立在冯仑左右的是并不广为外界所知的杨建新和许立。熟悉万通历史的人都清楚,当年万通六兄弟曾演出了一幕“聚义-分手”的悲壮故事。所幸的是,分家之后的六兄弟都成功开创了自己的事业,并未像农民起义那样陷入“分裂之后就消失”的历史宿命。

  自1990年代初在充满机会的海南市场崛起后,万通迅速壮大起来,但一系列人事争端也不可避免的出现。最终在1994年秋天,六兄弟在广西西山开会,是为万通历史上的“分裂会议”。

  彼时的广西,是易小迪开辟的万通新市场。会议上,对于万通的发展思路和策略,大家吵了不下十几次,没有结果,但一起创业的感情犹在,王功权哭了,冯仑也哭了……可泪水已很难战胜商业理性,分家在所难免。1994年冬天,六兄弟最后又在上海大厦开了会。为确保六人“平静分手”,冯仑甚至找来罗尔纲所著《太平天国史》,以供参阅。

  其实,隐患早就埋下了。1990年,万通的前身成立之初,王功权是法人代表、总经理,冯仑和刘军是副董事长,王启富是办公室主任,易小迪则是总经理助理,潘石屹主管财务中心。六兄弟个个身怀绝技,所持股份一样,这样的股权结构设计通常容易导致在分歧发生时谁也说服不了谁,除非是一方妥协或出局。

  初聚之时,六人在理想、价值观上有本质契合,且各怀本领,这构成了共同合作的基础。在海南市场“投机”成功后,1993年6月国家宏观调控前后,万通似乎获得神启,毅然撤出海南。六弟兄之前已决定先派潘石屹到北京探路,最终确定了万通从泡沫化的海南撤退,北上京城的设想。1992年,北京阜成门万通新世界销售极为成功,冯仑和潘石屹甚至经常傻笑。1993年,易小迪到了广西;随后,王启富到深圳开拓疆土,王功权则到了美国。

  之后,六兄弟开始面对人生的选择题。分裂由反差最鲜明的两个人潘石屹与冯仑的分歧而起。冯仑是一个改革派,万通新世界广场回笼了巨额资金,冯仑就想在其他业务领域投资。因为1992年的海南给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他觉得,只做一项房地产,对于万通而言是很不保险的。到了正式分家时的1995年,万通已四处开花,房地产、金融、商业、风险投资、通信、医药、文化等领域都有所涉及,资产规模一度达到近50亿元。潘石屹则是一个保守派,就想在北京做房地产。冯仑要做战略布局需要大的投资,潘石屹就觉得花钱太多、赚钱太慢,不肯给钱。“一开会就吵,从上午吵到深夜,还是谁也说服不了谁,”潘石屹后来这么形容当时的情形。

  六兄弟最终分家。潘石屹率先离开,随后大家也先后离去,最后守着万通旗号的只剩冯仑一人。各立门户后,几人都开创了新的事业:潘石屹带着SOHO中国成为地产明星,王功权转行VC,现在鼎晖创投基金,易小迪搞起阳光100集团也杀进了北京地产市场,王启富成为了海帝地板总裁,刘军则重归农业高科技投资,在四川从事农业项目。六兄弟“以江湖方式进入,以商人方式退出”,成为中国商业史上不可多见的“分手”经典案例。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