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学园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学园
创业者一站式成长平台
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2年11月 > > 美国最火创业导师:跟国会叫板,为创业立法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美国最火创业导师:跟国会叫板,为创业立法

  他曾主导AOL和时代华纳的灾难性合并,他现在有自己的投资公司,他被称为“打破常规主席”。



  文 | Christopher


  斯蒂芬 凯斯小传


  生于夏威夷火奴鲁鲁,后在马萨诸塞州的威廉姆斯学院获得政治学学士学位


  1983年进入Control Video公司(AOL前身),后成为市场部负责人


  2000年,事业达到巅峰,美国在线宣布与时代华纳公司合并,组成美国在线—时代华纳公司


  2003 年,辞去AOL董事会主席的职位,两年后建立了自己的投资公司


  在谈论创业的时候,Stephen Case最喜欢使用的一个词是“打破常规”。事实上,Case曾任AOL董事会主席,他在7年前创立的企业——Revolution,就完美地诠释了这个词的含义。在他的眼中,最好的公司应该给消费者带来新意,让整个行业为之颤抖,然后颠覆行业。


  在AOL和时代华纳灾难性的合并之后,凯斯经历了一段黑暗的岁月,在这个事件中饱受争议和职责。在这次充满争议的收购中,AOL出资超过1600亿美元,收购了时代华纳。


  在这件事情之后,凯斯于2003年最终辞去了董事会主席的职位,在两年后建立了自己的投资公司,并利用个人资产向两家初创企业投资大约2亿美元,这两家公司分别是汽车分享企业Zipcar和团购网站LivingSicial。


  2011年底,凯斯与前AOL同事Ted Leonsis和Donn Davis一起,共同出资4亿5000万美元成立了名为Revolution Growth的风险投资公司。这些资金中,将有2500万到5000万美元,用于投资那些被凯斯称为“后期成长性企业”的公司。


  而在过去的两年中,凯斯还开始涉足公共事务,建议办公和两党的法律制定人员完善关于创业方面的法律,尤其是关于创业者在美国经济复苏中应当扮演何种角色的问题。凯斯多年以来的好友维吉尼亚州议员Mark Warner在谈到凯斯时表示:“他自己就是一个品牌,国会的议员们都会接他打来的电话。”


  在国会山,凯斯主张为创业者立法,让他们能够获取更多的资本投资,并且帮助海外公司更加便捷地登陆美国市场。其中一项《企业主推法案(JOBS)》就能让创业者能够在线集资,催生了现在十分流行的众筹网站。4月份,奥巴马正式签署了这项法案,在签署仪式上,凯斯就站在奥巴马的身边。一个月后,当Warner和其他三个参议员在国会山签署《创业法案2.0》的时候,凯斯也在现场。


  如今,54岁的凯斯已经成为美国创业者中的赢利冠军。据福布斯介绍,他的个人净资产已经达到了15亿美元,他被称为美国的“打破常规主席”。


  凯斯说:“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我们是世界经济的中心。然而,我们东海岸的商业模式却显得有些落后,尤其是和硅谷附近的企业相比。”凯斯习惯网罗那些最聪明的人才。他的妻子Jean,如今是家族企业的CEO,她表示:“凯斯总是不遗余力地寻找聪明的人才。而且他总是会有一些伟大的愿景,并将这个愿景付诸行动。”


  Revolution的意义


  Revolution公司坐落在华盛顿特区,凯斯安排了大名鼎鼎的Tige Savage和Philippe Bourguignon在这里管理公司。Savage是时代华纳的前任副总裁,他现在是Revolution的运营总监。Bourguignon则是欧洲迪斯尼的前CEO,他现在是Revolution地产部门的副总裁,负责奢侈地产的投资,同时他还兼任位于丹佛的Exclusive Resorts公司的CEO,这家公司在世界范围内拥有众多豪华宅邸,而这些宅邸中的80%其实际所有权为Revolution。


  Bourguignon本已接受了一家位于巴黎的商学院的邀请,即将上任成为该商学院的院长。就在他上任前不久,凯斯邀请他加盟了Revolution。“吸引我的,是和凯斯肩并肩一起工作的机会。”


  在工作中,Bourguignon还有机会看到了凯斯人性化的一面,在凯斯担任AOL-Time Warner的主席期间,他一直让人觉得很有距离感,甚至有一种超然到难以接近的感觉。在加入Revolution18个月之后,Bourguignon需要回到巴黎,为亲属的去世进行吊唁。凯斯告诉他,去多长时间都可以,只要需要,你就可以留在巴黎,他的职位会一直为他保留。凯斯对这种失去亲人的痛苦深有体会,在收购时代华纳一年之后,凯斯的哥哥被脑瘤无情地夺去了生命。


  对于凯斯夫妇,Bourguignon表示:“他们两个人都很好相处。他们和喜欢的人一起工作,他们尊重我们,并最终和我们成为了亲密的朋友。一旦我们中的某个人遇到了困难,或是因为一些事情感到伤心沮丧,凯斯夫妇就会陪伴在他们身边,这一点让我们十分感激。”


  作为投资人,凯斯和他的伙伴们不会帮助那些只对Revolution的现金感兴趣的公司。凯斯想参与到公司的构建中去,他尤其对那些长期的计划和战略感兴趣。他表示:“这些人十分希望我们能够帮助他们构建公司。如果这些公司只想得到资本,那我们是不会对他感兴趣的。”


  去年秋天,Revolution投资了一家位于纽约的公司。该公司名为GramercyOne,凯斯形容这家公司为一个“除了餐厅之外,能为人们预定所有座位”的公司。该公司CEO Josh McCarter表示,凯斯和他的伙伴们以一种非常支持的姿态参与进来。凯斯让他的团队对所有高管职位的申请做了细致的研究,而且作为合作伙伴他非常容易接近。


  McCarter表示:“他们都是十分正直的人。与我们曾经合作过的其他风投相比,他们每天都会为我们的工作提供反馈和帮助。他们不止为我们提供了资本,他们的信任和帮助更让我们能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构建与发展。”


  Revolution目前已经投资了20多家企业。而之前提到的Revolution Growth已经投资了3家,他们的目标是投资12家左右的企业。他们投资的第一家企业名为FedBid,这家公司帮助企业和政府机构以在线的方式,在反向拍卖市场购买产品。凯斯曾说,这家公司5年后,将为联邦政府每年剩下10亿美元的开支。


  最吸引凯斯对公司进行投资的因素是什么呢?他表示:“我喜欢伟大的构想。那些敢于设想、敢于制定长期目标的创业者最能吸引我。我喜欢的是那些对于长期的每一步都计划得很周密的构想,而不是那些粗糙的‘点子’。”


  他补充道:“如果他们真的具有长期的视野,如果他们真的想要打破常规,改变世界,对于这些创业者,如果他们的确在公司构建方面需要帮助,我就会为他们提供。”


  Revolution Growth让凯斯成为了一名创业导师。他很享受这样的定位,也许是因为他的确拥有无数的智慧想要传递给后人。他曾说过,他从自己犯过的错误中学到了无数宝贵的经验,尤其是在人事任用方面。他表示:“我认为很多人都在这个方面犯下过错误。我们又是会无法任用正确的人去做正确的工作,有的时候会大材小用,而用的时候则会遇到那些滥竽充数的人。而有的时候,在该做出改变的时候,我们又无法立即展开行动。”


  “在时代华纳的并购案中,我为此走下了CEO的职位,因为我认为这会是一个正确的并购交易。并购后的公司发展不好,多数是由于人事安排的缺陷,每个人关注着不同的角度,他们就会有不同的理念,这将产生冲撞。最终,这家公司不得不因为人事问题轰然倒塌。”


  凯斯还从商业环境中错误的分层中学到了宝贵的经验。按照他的描述,商业世界是由进攻方和防守方构成的。“创业者就是进攻方,他们要改变现状,颠覆现状,用更先进的方式进行工作。那些位列财富500强的大公司则是防守方,他们要的是维护既有模式。”


  “AOL和时代华纳的合并,使得我们的角色发生了改变,我们从进攻方变成了防守方。现有的大公司们扮演的是防守方的角色,而并非进攻。而这给创业者们提供了机会,只要他们得到了资本和成功的专业知识,他们就会挑战大企业的地位。”[page]


  为创业者制定法律保障


  如今,凯斯已经生活在华盛顿以及周围地区长达30年的时间,他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一直在推进创业立法的进程,他一直习惯于以选举的方式委任公司的高管。但是直到2010年,美国商务部长Gary Locke邀请他一起执掌国家顾问委员会的创新和创业工作之后,凯斯才在国会山上有了发言权,正式开始为创业者们制定法律保障。


  作为创业者的领导人,凯斯曾经助推了一项又一项商业方案的签署。6个月后,凯斯接到了Locke打来的电话,白宫方面希望他能够领导美国创业合作伙伴计划,这是奥巴马推动的创业的计划之一。几乎在同时,奥巴马举办了有关就业与竞争的听证会,并邀请凯斯出任小组委员会的组长,代表创业者和高速增长企业提供意见。据悉,凯斯和奥巴马曾在同一所高中就读,那就是位于Honolulu的Punahou School。那时凯斯和未来的总统只见过几面,因为奥巴马那时刚刚高一,而凯斯即将毕业。


  美国历史上,有很多总统令都是开了3个月、6个月甚至1年的会,最后写出了几百页的报告,而后这些报告都被束之高阁,在华盛顿的书架上终年积灰。但是凯斯并不想这样草率地处理他的任务。他推荐了一系列为创业者改变经济环境的措施,这些措施让凯斯与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参议院展开了讨论,而这些讨论最终催生了我们先前提到的JOBS法案。


  Warner对于凯斯在这个法案的签署中扮演的角色给予了很高的评价,他表示:“我认为没有他的努力,JOBS法案就不会通过。”


  这个法案的通过,被视为华盛顿近年来最少见的成就之一:两个政党共同就改善经济做出努力。在推进法案的过程中,凯斯坚持主张两党联合(在问及他自己的政治立场时,他说道:“你可以问我,但是我不会告诉你。”)。在民主党方面,他和Warner以及特拉华州议员Chris Coons一起紧密工作。而在共和党方面,他又和堪萨斯州议员Jerry Moran以及佛罗里达州议员Marco Bubio,还有他的老友,弗吉尼亚州大众领袖Eric Cantor一起组成团队。


  Cantor认为凯斯通过JOBS法案将两党联合在了一起:“凯斯曾说过,我会帮你在白宫获得支持。结果就是我在白宫的投票中获得了来自两个党的议员的投票。现在看来,共和党和民主党都十分关心经济和失业问题,并且数据显示,所有的经济和就业增长都来自于小型创业企业。我们很有可能帮助那些创业者取得成功,并且让经济重新获得增长。而我们在经历改选的时候,也能够对选民们说:‘我为创业者们做出过一些工作,让他们受益,并且保持了我们国家的竞争力。’”


  在推动法案的过程中,凯斯向人们证明,只要能够为创业者带来利益,他并不害怕繁琐的立法过程。一些见证了凯斯推动立法过程的法律制定者,都很惊讶他能够如此忘我地进行工作,尤其是在大选之年,很多人相信在这个特殊时期,没有法案会得到最终通过。凯斯表示:“很多我很尊敬的人都对我说:‘你为什么要花时间做这件事?这件事肯定不会有结果。我很欣赏你的热情,但是你是在浪费时间。’我会向他们证明,他们才是天真的人。”


  在回想推动立法的进程时,凯斯又学到了重要的一课,那就是坚持。他记得AOL刚刚成立的时候,只有3%的美国人会使用网络,而且每周只上网1小时。“人们似乎不太需要互联网,于是,我们首先需要解答的是:‘为什么我相信总有一天人们会需要网络。而网络为何最终会得到普及。’如果你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你就不会吸引到一个优秀的团队,也无法吸引资本,更无法吸引合作伙伴。这个理论放在政策上同样适用,不仅要认识到政策的重要性,更要认识到发展政策的可能性。”


  凯斯还没有停止在华盛顿做出改变的脚步。这些日子,他在忙着推动《创业法案2.0》的通过。这项法案方便了美国企业雇佣科技、工程和数学方面的外籍人才。这个法案还将推出两种全新的VISA,一种将允许外籍学生在美国于以上领域中取得学位,另一种则是让在美国成功创业的外籍人士能够获得永久居住权。


  凯斯认为这个法案将帮助美国获取高级人才,并在全球性的竞争中立于不败。“如今,几乎一半以上的留学生在美国大学里攻读科技、工程和数学的博士学位和硕士学位。我们对他们进行了良好的教育,然后再将他们送回本国,让他们在其他国家开始创业,然后与我们竞争。这么做简直是疯了。”


  这个法案会改变移民政策,所以它被接受的速度不如JOBS法案那么迅速。凯斯并不认为这个新法案十分完美,也不认为这个法案会完善美国的移民政策。但是他十分确信的是,这至少是一个好主意。


  “我更希望这些受到过良好教育的挑战者变成美国人,让他们成为美国的创业者,用于与其他国家的竞争中。要改善经济环境,与其他的国家进行竞争,最好的做法让我们的文化具有创业的传统,政策、资本、人才共同努力,才能让美国处于领先地位。其他国家都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美国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成为经济霸主,靠的就是创业的传统。”


  凯斯将自己进军华盛顿政治领域看做是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三个高潮——第一次是建立了AOL,第二次则是开创了Revolution。尽管他在Williams学院进修了政治科学,但是他并没有成为政治家的打算。


  他表示:“当政治家并不是我的目标。但是我认为政治家对国家是很重要的。我自己认为我还是更喜欢做创业者,或是为创业者当导师。人们更习惯于将我的名字和商业联系在一起,而不是政治家。”


  那么凯斯的未来在哪里呢?10年、20年或是30年后,他还会喜欢现在做的事情吗?“我喜欢投资的工作,就像我的朋友巴菲特一样。只要我还有影响力,我就希望继续干下去。我们还没有解决世界上所有的经济问题,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创业者的使命之一,就是要建立一个更好的世界。”


  不难想象,当凯斯年过80岁、85岁甚至90岁之后,仍然投身于美国的商业,继续为创业公司提供帮助和资本,继续用自己的知识和经验帮助创业者。他会继续投资、继续充当导师、继续推动立法,最重要的是,继续打破常规。 译 | 鲁行云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