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如此VC系列: 三年河东,三年河西 - 专栏 - 创业邦
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1年10月 > 专栏 > 左右:如此VC系列: 三年河东,三年河西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左右:如此VC系列: 三年河东,三年河西

《创业邦》杂志 文/左右

专栏作家介绍:

左右:入行数年,公司看了几百家,投了十来个,退出几个。有感于每天所见创业者之执着与艰辛,出此专栏。

吴敬梓《儒林外史》第四十六回:郭子仪因平定安史之乱有功,受到唐明皇赏赐。郭家因此聚敛万贯家财,并在河东建了大宅。不料后代不图进取,不到三十年就将家产挥霍而尽。相反其乳母一家发奋创业,勤俭持家,竟在三十年内成为河西的一家殷实富户,最终收留了郭家后代。所以,便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比喻盛衰无常。

这盛衰无常的轮回,历史上需要三十年的时间。到了飞机、火箭速度的现代,几年的时间就足够了。我最近就亲眼所见这样一个例子,不到三年的一个造富神话。这个年代特有的。

他是我投资的H公司的董秘。我在2008年对这项投资进行尽职调查的时候,他用他那辆小车在H公司所在的城市载着我奔波于一些客户中间。他是当地人,有着当地人的实干和不怕苦的特点。他的境遇也比许多外来打工者强多了,有一套以前单位分的房子,但是已有些年头了。虽然众多的新盘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房价也如火箭一般往上蹿,这些他也就抱怨两句,又埋头干去了。在那样一个财富横流的城市里,他是一只忙碌的小蚂蚁。

2009年,公司投入了争取创业板上市的战斗。作为董秘,他是前锋。关键的时候他在北京一连泡了十多天,几乎住在了打印店里。不断解答发审委工作人员的疑问,提供补充文件,修改上市材料……还要解决生活问题——仓促出差,换洗衣服不够,和竞争问题——占领证监会对面的打印店资源。公司最终上市,让这一切都值得了。公司上市几十亿市值,他的股份虽然不大,即使不值一亿,几千万应该也有了。

上市后一年多没见面。这次,尽管已有了心理准备去见一个财富新贵,还是惊异于他的变化。不是衣着,他还是穿得那么简单。也不是车驾的升级,他如今开着大奔CLS 300,还配着司机。最大的变化来自于语言和表情:他告诉我他已成为一个全职投资人,已经投了十来个项目,并且两三个在准备过会,很快就能退出了。他的上市经验对于他投资的公司帮助很大。他的脸微微发红泛着光芒,神情充满了自信和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他说如今自己很自由,愿意就去投资的公司帮帮他们的忙,公司里都留有他的办公室。

创业板设立之前,每年上市企业有200家左右(2008年因为金融危机低一些),而2010年,上市企业数量达到了500多家。按照每家企业10个较大持股股东计算,中国四个股票市场:上交所、深交所、港交所和创业板每年大概创造5000多个千万以上级别富翁。在美国,据说硅谷的房价很难掉下来,因为不断有公司上市,股东们从股市上收获便一掷千金购买硅谷山坡上的豪宅。

这几年对企业家是盛世,是丰年。从来没见到一下子这么多的退出机会,除了创业板的推出,并购也越来越成为一个可行的选择。

如此的造富故事是激励人的,如此的造富经历是健康的,尽管有一些个案的舞弊和投机。这些企业家通过自己的劳动和努力创造财富,是值得众人尊重、学习和效仿的。与之相比,那些炒房、炒股的财富似乎来得更容易。不时听到有些企业家感叹,做实业不如去炒房。确实,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很多做生产忙碌十年的收益不比买几套房子赚得多,还干得这么辛苦。有些企业家于是就转向去做固定资产投资,本该用于扩大生产、升级设备、产品研发的资金被挪用去炒房,做钱生钱的简单买卖了。但是三年河东,三年河西。房产再涨也有尽头,涨得越多泡沫越大。

2011年起的这个十年,何盛何衰?没有水晶球来告诉我这个预测,但是我看到做企业的退出机会越来越多,融资渠道越来越广;我看到有更多勤奋优秀的人加入创业大军;我也会继续努力去寻找,支持好的创业企业。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