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3年05月 > 前沿 > 途家们:看起来很美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途家们:看起来很美

途家4亿元的融资,把短租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有人说短租的春天已经到来,未来将逆袭酒店,事实真是这样?

文 | 王海天

一则途家网两轮融资共4亿元人民币的新闻,让短租市场受到了热烈追捧。各界惊呼行业的春天已经到来,甚至有人放话“短租将逆袭酒店”。

2011年可以称为中国短租企业的元年,蚂蚁短租、爱日租、游天下均在这一年上线,途家网则于当年12月上线。蚂蚁短租的模式可以称为C2C,自己只做平台,收取交易佣金,租房由房东和租客双方对接;途家网则是B2C,除了自己去线下找到房源并出租,也有酒店公寓入驻途家网。如果说蚂蚁短租是淘宝网,途家就是京东商城

对于途家网的商业模式,创始人罗军“发明”了一套“饭盒理论”:“你在路边买一盒盒饭,吃剩下的要扔掉。我说你别扔了,我帮你吃了再把碗洗干净还给你,还给你五块钱。”解释一下就是:业主的空置房交由途家来管理,出租的收益由双方进行分成,出租期间,房间的设施维护由途家来负责。假如出租的房子一晚400块钱,其中200块钱给途家,200块钱给房主;租不出去时,途家不用分钱给房主。这样的商业模式,看起来非常完美:不用自己花钱买物业,也不用担心房屋出租率的问题,没有任何风险,坐等分钱即可。但是,完美的商业模式,操作起来还会那么完美吗?“五五分成”的好事,就这么容易?

如果单纯看罗军的“饭盒理论”,前景确实诱人,途家不需要花钱租买物业就能分钱。和酒店相比,途家是典型的“轻资产”。但仔细剖析,途家并没有那么“轻”:

1、管理难度和成本控制。途家的模式虽然是短租,但本质上提供的是酒店类似的产品。而酒店的服务离不开人,物业是别人的,但途家需要提供服务员。在途家的网站上,斯维登(途家自有)房源中有这样一则条款:每三天进行一次卫生清洁,每六天换洗一次床单被套。如果不满三天,客人要求打扫,收费如下:一房,18元/次;一房一厅,28元/次;二房一厅/二房二厅,38元/次。这样的规定在经济型酒店和星级酒店都极其少见,途家这样做,看来并没有做到酒店那样的“节约经济”,所以,一些硬性的成本只能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另一个例子是,客人退房时,途家不会派人过去验房。CEO罗军接受采访时也坦言,因为这样做,时间、人力成本太高,途家宁愿承担不验房带来的损失,也不愿意逐个检查。这不正反映了途家模式的管理难度吗?

2、政策和法律的风险。一个新兴行业的诞生和发展,必然会触及到一些法律的界限。短租,已经不是传统的租房服务,更像是宾馆,而我国法律对宾馆经营有非常严格的条件,经营者需要有卫生许可证、特种行业经营许可证、消防许可证等多种执照。途家托管个人的房源再对外短租,到底是否符合当下的法律?客人住的房子没有消防设施,出了事故谁来负责?这些都是问号,现在都还处于灰色地带。另外,本刊记者致电途家客服,问是否可以开发票时,工作人员回复,有的房子可以开,有的没法开。如果将来壮大了,这些灰色地带如何面对监管?

3、生态系统之困。途家网站的公寓目前可分为两类,一类是途家自己管理的公寓,简称斯维登,这些房源大多来自个人;另一种是专业的酒店公寓公司,他们入驻在途家这个平台上。对于第一种,途家是自营B2C模式;第二种,途家就成了一个纯开放平台。用电子商务的逻辑来解释的话,前者是途家自己卖东西,后者是别人在途家上卖东西。但问题恰恰在于此:自营和开放卖的都是一样的东西,都是酒店公寓,这样的生态系统必然会带来竞争问题。试举一例:在途家网上搜三亚的度假公寓,排在前面的都是途家的斯维登房源,并且右侧写着醒目的“优惠”二字,而第三方的酒店公寓不仅被排在后面,右侧也没有“优惠”。什么原因,一看便知。这种高度类似的产品,途家如何解决自营和平台的冲突?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