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4年06月 > 投资开店 > 蕃茄田艺术:迎接艺术教育黄金期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蕃茄田艺术:迎接艺术教育黄金期

一家曾经在儿童教育领域取得成功的再创业公司,面对市场的诱惑,是该立即扑上去,还是默默坚持,深练内功?

文 | 夏宏

“任何一个市场当需求量大的时候,就会造成市场的躁动不安。”郑怡穿着考究,投身教育业已10年。她是一位母亲,亦是蕃茄田艺术(中国)的总经理,“早教已经走过了10年的黄金期,在未来的10年、20年它依然会是教育的黄金期,同时艺术教育将迎来它的春天。”

火车站、飞机场的餐饮店,价格贵、却最难吃,“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中国人多,交通枢纽人来人往,不需要回头客,因此它们就不会专注做产品、服务,但依然能在市场立足。教育则不然,需要精耕细作。”在郑怡看来,这是一份良心事业,容不得半点马虎。

2010年,蕃茄田艺术正式运营,切入早教行业中细分的艺术教育领域——3〜12岁儿童创意美术教学。母公司精中集团2001年创立,曾是金宝贝中国的总代理,并在国内发展了223家金宝贝早教中心,使中国成为金宝贝除美国外做得最好的一个区域。在代理金宝贝的过程中,精中集团逐渐发现艺术教育对于孩子的帮助,于是投资创建了自有品牌蕃茄田艺术。

郑怡并不着急让蕃茄田艺术去寻找市场存在感,从事了十多年的教育工作,“我们有对市场的敏感度,但教育是一份长远的事业,首先要练好基本功”。

打地基

“实际上市场的需求远大于我们目前的发展速度。”郑怡说。蕃茄田艺术目前在全国有100家中心、2万名学员。创业前两年为了郑怡所说的“练好基本功”,只开了20家中心。第3年开始才加快了发展速度。蕃茄田艺术在有意控制速度,有不少投资商希望投资,通过聘请职业经理人,快速、大量开店,他们都没有接受。“我们更希望找到热爱教育事业,能够亲力亲为投入运营的创业伙伴。”

全球儿童创意艺术教育的革新只有短短20年历史,这是一个细分的小众领域。“教育本身需要不断地进行探索,我们选择的领域恰恰是最艰难的创意教育,需要淡定、执着地去做这件事。造100层楼和盖6层楼的地基肯定是不一样的,所以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打地基。”

蕃茄田艺术做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不断和海外艺术院校沟通、合作,构建更完整的儿童艺术创新教育的理论体系。“我们希望引导孩子去发散自己的想象力,而不是为了追求最终的画面效果而进行我们的课程。毕竟艺术不像数学,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概念。”

蕃茄田艺术不想只是培养出一个个小画家,而是更乐意看到孩子通过艺术,激发创意性地理解、思考事物的能力,并成为一种习惯。郑怡希望孩子成年后,即使没有成为画家、艺术家,也能在其他行业具有创造、创新的思维与能力。“艺术是激发这种能力的最好媒介。”

蕃茄田艺术建立了一个来自海内外的研发团队,其成员大都有8年以上的儿童艺术教育经验,他们培养了近500名指导师,希望为指导师提供展现平台。“我们鼓励一线老师进行自己的创作。”为此,蕃茄田艺术每年举办指导师创作展,并支持和鼓励指导师进行采风、教学观察研究论文赛、读书分享等活动。

这样做的逻辑并不难理解。指导师是实践产品的关键人物,郑怡希望通过各种方式让指导师自己在艺术上能不断提升、创新,而不是刻板地为了教学而教学。“从长远来看,我希望蕃茄田艺术能成为艺术院校毕业生向往的一个平台。也就是说,他们不仅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职业,而且,他自己的艺术创新能在这个平台上得到褒扬。”

蕃茄田艺术为指导师建立了一套严格的晋升评价体系,譬如分布在不同城市的指导老师,会被要求寄教学光碟给总部送审。“在全国有这么多分店,我们要求教学品质得到保证,并且具有一致性。”

此类练内功、打地基的工作,对于外人而言,都不是值得津津乐道的故事,或能找到哪些噱头让人眼前一亮。但对操盘者而言,做貌似不起眼的事正可以考验心态和耐力,并展示对市场诱惑表现出来的定力。

招商经理更像人事经理

蕃茄田艺术愿意投入极大的精力做不起眼的事,因为其核心主题是让教育回归到教育。郑怡说,其他行业里连锁品牌负责招商的人叫招商经理,但在蕃茄田艺术,招商经理更像是人事经理,而不是销售人员。

郑怡解释,他们要寻找的加盟者是符合蕃茄田艺术价值观与理念的人,是共同创业的伙伴,而不只是简单的商业概念里的合作。蕃茄田艺术申请加盟的通过比例是3:1。“很多人觉得这不可思议,连锁品牌通常会把自己描述得很美,加盟商越多越好。但我们不是这样,我们会说做这个行业有多么苦,选择教育行业就得明白,它是一个慢慢生长的过程,不能让你快速获得暴利。”

郑怡每次见加盟申请人都会要求对方带着伴侣、孩子一道而来。“这是我面试的一个小技巧,我想了解他对伴侣、孩子是不是有爱。如果家人都感受不到他的爱,怎么爱他人、爱教育事业?——当我把品牌交给你的时候,你就是它的爸爸、妈妈。”

在商业化道路上,蕃茄田艺术对于未来5年的市场规划是发展300〜500家中心。精中集团代理金宝贝时,95%分店来自加盟。蕃茄田艺术同样会走以加盟为主的路线。她不讳言这是他们擅长的,但并不会太快地去进行规模化扩张。“正因为我们拥有10年的教育经验,才更明白用什么样的步调去做好它,同时在新形势下会有更多创新。在艺术教育、创意产业之路上,我们期许未来会有更精彩的舞台。”

以孩子为核心

2014年4月,蕃茄田艺术在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了一场国内首创的“轰,我的移动城堡”儿童艺术创作活动,召集全国参赛团队送交想要实践的作品的提案。 “这些提案你看得出来,哪些是成年人为主导的,哪些又是来自孩子的。”

比赛邀请了15支队伍,用3天时间、同样的绘画工具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15个独立空间里完成他们的作品,“在这个过程里,我们邀请了5位来自芬兰、美国和我国台湾地区的评审对孩子的创作过程进行观察和考评。比如,他的团队协作性、引导性、作品完成度等。”最终获奖的孩子,颁发的证书不是一、二、三等奖,而是由5位评审通过对孩子们的观察,写上一段进行心灵交流的话。蕃茄田艺术希望传达的是他们并不对结果进行评估,因为创作没有第一,只有唯一。郑怡说,蕃茄田艺术做了几个创新,一是评估创意过程;二是孩子全程在艺术博物馆进行创作;三是请海外专家进行评审;四是不做比赛颁奖,而是用观察评语与孩子交流。

无论产品线、服务线如何架构,在郑怡看来它的核心点还是孩子。“艺术教育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很多人会刻意追求教育的结果,却很少关注一个孩子被教育的过程和状态。”她说,孩子们会对绘画提出自己的概念,在实践一件作品时需要协作。“我们会尽量尊重他的想法,了解孩子在画画过程中的表现与意义更重要。”

返回移动版
扫码
关注
意见
反馈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