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0年03月 > > 让天使落地:天使投资草根化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让天使落地:天使投资草根化

  《创业邦》杂志 文/符星晨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副院长廖理最近给一位从事铁路工程施工的朋友当起了老师,后者决定对一个提供正版高清欧美电影播放服务的小创业团队投资1亿元,并向他请教相关事宜。这让廖理大吃一惊,也更坚定了组织建立“中国天使投资联盟”的想法。在他平日工作的办公楼里,天使投资人的集结号已经吹响。


  作为创业企业获得资金常见的来源之一,美国目前至少有300万天使投资人,他们每年投资额在500亿美元以上。刚毕业的大学生有了创业计划,很可能不用走出当地的小镇就能找到合适的投资者。


  而在中国,普通的创业者仍难觅天使投资人的行踪。雷军、朱敏、周鸿祎们的投资故事固然动听,但对于大多数人只是个传说。与之相对应的,是大批取得了一定成绩的民营企业家,具备了投资创业项目的意识,却不知如何寻找合适的团队,或者找到之后不知道怎么投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能成为好的天使投资人,用廖理的话来说,不一定要做到“大成功”才有资格做天使,大批“小成功”的或者不那么知名的企业家,才应该是天使投资人的主力:他们数量多、更容易接近、时间更为充裕。双方的信息不对称严重阻碍了天使投资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天使投资联盟成立仪式


  联盟的价值


廖理希望从自己的EMBA学生开始,一步步改善环境,搭建投资人与创业者之间的平台。他的这个想法最初来源于学术需要,在研究中国天使投资的发展情况时,他发现竟然没有可用的数据。这让他深信,建立合适的沟通交流平台对各方都大有帮助。在他提议下,清华大学金融研究中心、清华大学中国创业研究中心和清华大学EMBA教育中心联合组建了天使投资联盟,首批主要成员是清华大学的EMBA学生。“目前还只是在读的,没有向校友宣传,100个名额已经报满了。”廖理说。



  天使投资联盟的形式在国内并非首创,但大多数都空有其名。即使是全球性大型天使投资网络Keiretsu论坛,来到中国后也没有发出太多声音。其北京分会的主席赫雷蒙(Hal Lemmon)曾抱怨,在美国天使投资就像股票一样普及,但在中国,企业和投资人的思想意识都有待提高。找到那些对天使投资感兴趣的成功企业家,让他们在商务应酬之余抽出整块时间与创业者凑在一起,参加活动并保持联系,不是件容易办到的事情。深圳天使投资俱乐部新任秘书长、松禾资本投资总监张春晖深有感触:为了维持重量级会员的粘性,俱乐部要组织各种活动,而且要保证含金量。


  廖理显然了解其中难度,即将在今年夏天登场、以后会每年举行一次的全国创业者夏令营,正是天使投资联盟的第一个重头戏。参加夏令营的200家创业公司将从全国征集,不限行业和发展规模。这对联盟中上百位天使投资人而言,意味着丰富的项目来源,也是最有价值的东西;而首批联盟成员以EMBA学生为主,也使夏令营的顺利组织成为可能。成员之一、北京尚如投资有限公司总裁刘勇对此十分期待,他从事天使投资已有几个年头,此前多是靠自己挖掘新公司,或是和他人的谈话中偶然发现投资机会。创业者夏令营则为他提供了在一周内与200个创业团队见面的可能性。在这之后,联盟还将为会员进行中关村相关高新技术园区初创项目的信息推介等服务。


  这对刘勇有很大的吸引力。对他而言,加入联盟的意义还在于,可以更加方便高效地与其他天使投资人沟通,因为他身边的好友很少有从事天使投资的。廖理认为,这种交流机会将会对刘勇们的投资效率有极大帮助,成员们不仅可以分享投资成败经验,还可以一起考察评估项目甚至合作投资。“希望能够获得联盟筛选过的投资项目,这种专业性可以降低投资风险。”同样是EMBA学生以及联盟成员的山西诺维兰有限公司董事长朱建军认为,加入该联盟有助于实现“对他人项目的投资和自己项目的被投资”。


  此外,联盟还会为对天使投资理解不深的成员提供培训。廖理那位朋友虽然即将要进行数额不菲的投资,但对怎么投、占多少股份、分阶段投资等风险保护措施仍不清楚。即使这是一个看上去有些古怪的投资案例,廖理仍认为,这些人都非常聪明,“一教就会”。他希望天使投资联盟能够发挥作用,通过对投资人的培育来带动创业企业的发展。与“赢在中国”等创业秀节目相比,创业夏令营的台下可是坐满了上百个腰揣真金白银的天使投资人。“推动国内创业氛围,光喊没用。”廖理说,“你要有资金,那就真能推动。”他脑中有一笔简单的账:每年200个甚至更多的创业项目,10年就是上千个。到时再回头看,很可能产生成功的投资案例和公司。安迪。贝托尔斯海姆对Google的投资被传为佳话,并对互联网产生了深远影响,在中国是否也能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page]


  天使投资草根化


至少廖理很有信心。在去年底天使投资联盟举行成立仪式的同时,隔壁就是李开复创新工场的酒会。创业环境越来越好,在廖理看来,即使每年有200家创业公司参加,夏令营的规模还是太小了,他计划使用视频的形式帮助各地未能参加的创业者和北京主会场沟通。


  在接受企业经营、融资方面的基本培训之外,创业者若能如愿获得投资,那么身经百战、已经创业成功的投资人给他们带来的关于开拓市场、和政府打交道等资源和帮助,是其他融资渠道所无法给予的。该联盟的牵头人、北京电视台资深制片人孙放认为,夏令营和联盟的其他活动对创业者来说“有很大意义”。毕竟,对他们来说,得到银行与风险投资商们青睐的机会微乎其微,天使投资很有可能是其在发展途中遇到困难时的救命稻草。


  目前,除了以独立身份出现的天使投资人,国内可以看到的相关组织大致可以分为几类:一类是以泰山天使投资为代表的天使投资基金;一类是深圳天使投资俱乐部等以会员制俱乐部、联盟形式存在的群体。此外值得一提的,还有李开复“开辟中国天使投资新模式”的创新工场,以及红杉中国合伙人沈南鹏、高原资本合伙人涂鸿川和周鸿祎共同发起的持续性联合投资“免费软件起飞计划”。


  虽然形式各有不同,不过用领航资本和泰山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杨镭的话来说,主旨都是“搭一个平台,让有才华、有经济实力、有理想、有热情的人一起创造”。规模效应或许是促使天使投资人和企业家汇聚的主要原因:无论是共同贡献资金还是自发联合投资,个人的智慧和能力能被组织迅速放大。但整个投资行业目前还是偏浮躁,“热衷Pre-IPO项目的人比侧重早期项目投资的要多,关注天使阶段的就更少”,张春晖说。


  不过,至少现在看起来,廖理与其组织的联盟是真正扎根于天使投资的。在精英主义泛滥的今天,他们的思路有些与众不同:面向的主要对象,是“非明星天使投资”和“草根创业者”。在他们看来,天使投资这桩事已被外界神化了,实际上,金字塔的顶端并不代表着整体。而创业更应该是没有门槛的,原来必须拥有很多资源才能做企业,现在,互联网、创业板使得草根创业有了更多机会。


  “杨宁是斯坦福的毕业生,他能创业,但这不意味着只有斯坦福的学生有机会。”廖理说。创业者夏令营非常欢迎那些看上去很普通、并不拥有很新很炫技术的创业企业,例如餐厅和零售店。这里的原则是:不能让想创业的人觉得创业有门槛,也不能让创业成功的人觉得投资有门槛,每个人都有机会。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