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0年04月 > > 创意产业:理想与商业的碰撞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创意产业:理想与商业的碰撞


新茶网联合创始人兼CEO廖传扬(Sean Leow)


  《创业邦》杂志 文/曲琳


  对于中国新生代的年轻人来说,创意产业一直是持续关注的焦点行业,如何能够做到艺术性与商业盈利性兼顾,在此行业中如何继续发展是很多创业者关心的问题。本期我们邀请了IDG资本(中国)副总裁李丰和戈壁合伙人有限公司合伙人徐晨,与新茶网联合创始人兼CEO廖传扬(Sean Leow)一起探讨新茶网的商业模式及相关趋势。


  新锐领袖的网络平台


  创业邦:请廖传扬先简单介绍一下新茶网的情况。


  廖传扬:我们是一家上海的公司,在2007年针对年轻的创意人,例如那些独立的插画家、艺术家、音乐人、摄影师等开设了社区网站新茶网。一开始并没有想清楚盈利模式,考虑过依靠广告,但发现用户比较少,只有3万左右,不太适合一些品牌投放。之后逐渐发现了另外的价值:这些品牌想要通过我们找到年轻人中的新锐领袖,认为他们可能会使用一些最时尚的数码产品等,能够代表新的消费趋势。所以我们从市场调查发展起来,帮这些品牌做调查或收集这类年轻人的信息。


  另一方面,我们会让这些创意人为品牌厂商做商业化的内容,例如广告、动画、插画、配乐等。像诺基亚、耐克这些品牌都有签约的4A广告公司,但在推出新产品、新概念的时候,也希望能够与当今中国年轻人的创意、创作进行结合。


  徐晨:我理解就是希望把创意人群中的意见领袖聚集起来,那么目前网站的用户构成是怎样的?如何来吸引用户?


  廖传扬:目前我们吸引到的3万人中,包括年轻艺术家、他们的粉丝还有一些寻找创意产品或者创意人的广告机构。实际上,网站汇聚的创意产品中90%以上并不适合商用,可能在3万人中能发现50~100位朋友的作品可以做商业项目。吸引用户方面,还是主要利用口碑,因为这个圈子并不大。考虑到很多外国客户不会每天上中文网站,我们有双语的“锋潮网”,内容来自新茶网、豆瓣等,帮他们做筛选的工作。


  李丰:新茶网汇聚的艺术家最多的是从事哪些项目的?这些人是兼职创作,还是有自己的本职工作?


  廖传扬:我们这里大部分是全职的艺术家,我认为在中国真正能够做到全职的年轻创意人并不多。其中插画师比较多,商业应用主要还是根据客户需求,比如会用在广告、T恤当中。


  李丰:目前的用户有哪些共性?


  廖传扬:我们的用户是一些有爱好、想要朝创意产业方向发展的人,但也许现在还不知道如何去做。他们是很积极主动的,有理想主义色彩,大部分在18~30岁之间,教育程度比较高,多数集中在一线、二线城市。


  李丰:我很关注创意产业,我想这个领域有三种主流模式:一种是“威客”,就是一些公司放了项目在网络上,然后征集人来创作;另一种是线下活动,成为一个大的平台进行销售;最后一种是做网站,你设计产品我帮你卖,然后收取提成。你们的模式有何异同?


  廖传扬:跟这些都不太相同。品牌厂商找到我们做创意方面的产品宣传,实际上并不是他们主流的广告生成模式,只是需要特别的创意时才找到我们,我们再找一些创意人来做项目;我们也会举办线下活动,网站上也会汇集大家制作的东西,但并不是以销售产品为主导的。我一直在关心您提到的那类网站和活动,他们帮助艺术家推自己的品牌,不过盈利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为创意找到商业机会


  创业邦:你刚才提到了双语网站锋潮网,它与新茶网之间是什么关系?


  廖传扬:新茶网是发现人的地方,我们会找到最好的人并重新包装;而锋潮网更像一个媒体,会有一些新鲜资讯和对这些人的访问,一方面为客户展现我们的专业性,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增加访问量。今年主要的工作就是锋潮网,同时我们会把新茶网进行改版,不想把重心放在不断开发新功能上。


  徐晨:我觉得你们还是想要做成包装艺术家的机构,类似于经纪公司,但是我认为创意产业、广告行业中,最难控制的就是“人”,他们的工作就像是艺术,不容易管理。你们的客户是会指定几位艺术家来创作吗?如何协调?


  廖传扬:有时候是客户指定艺术家来做,一般来说,客户有项目需求会先到我们的网站浏览。说到艺术家的协调方面,只能靠积累经验,我个人有咨询的从业背景,在PSFK(一家位于纽约的时尚创新研究公司)做过咨询师,跟他们是合作伙伴也是朋友,不仅为他们创造商业机会,也会有展览、出合辑。例如我们有自己的音乐厂牌,今年5月会跟华纳唱片合作,在外国发一张中国独立音乐人的电子音乐合辑。


  徐晨:我想你做的生意和你本人有共性,就是比较创新,有一些自由度,如果大家按照条条框框和固定流程去做一些事情,反而会脱节,所以你的网站和相关的个性是生意中的主要资产。


  廖传扬:对,我们对网站的要求很高,长期合作的创意人希望我们报道的东西有内涵和层次,我们也一直很重视品牌建设,希望还是以艺术性为主。如果未来找到更好的模式,可能会把品牌推广得更快。


  李丰:你们跟那些客户是否有长期的固定合作?目前公司盈利情况如何?


  廖传扬:我们并不是唯一的合作方。公司在2008年达到盈亏平衡,2009年就有了正收入,其中很少是广告,一部分是办些线下活动,最主要的就是与创作人合作为客户创作内容,占到收入的50%~60%.如果一些广告公司想要找比较适合的年轻艺术家到现场做创作,我们就作为经纪公司去找人。


[page]


  小众产品的挑战



  创业邦:目前这种模式,在美国是否有相似的案例?


  廖传扬:我还没看到和我们做相似事情的公司,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否会成功。对于我个人来说,从小在美国硅谷长大,很了解投资业,之后到中国创业,但是没有选择更容易赚钱的事情,而是想发展自己爱好的事业。


  徐晨:你们和豆瓣有些相像,都拒绝了一些商业化来获取资源的方式。你和杨勃也有些像,有爱好,有自己的理想。但是豆瓣从小众出发,还能够做到交互频繁。


  廖传扬:我们用户的活跃度并不是很高,这一部分原因是我们没有投入足够资源做功能开发,是可以做得更好的。我们经常和豆瓣合作,例如最近世博会的英国展馆,我们和豆瓣合作放一个小组,征集用户创作的平面设计和动画。在这个活动上线之前,会让我们这里的创作人先做一些,这样上线时就会有吸引人的内容。


  李丰:很多人帮助创意艺术家销售产品,会很体谅他们,做到商业性与艺术性兼顾。例如他们有种说法,销售的产品中,10%被称作同行看了认可的“骨头”,剩下的是大众喜爱会为之买账的“肉”。反正骨头是一定要有的,但同时也会为盈利做一些妥协。


  廖传扬:是的。我想要帮助他们实现理想,同时也实现自己的理想。我想中国最需要的就是更多创意和设计,年轻的创意人对社会有很大的价值,不管赚不赚钱,都应该支持。


  我现在希望能够将这种模式做成一个比较新锐的广告公司,同4A广告公司建立关系,拥有其他公司很难拿到的资源,找到创意人,成为经纪人的角色。现在很多发达国家都有创意空间,而在中国还需要时间,我们希望能够做先行者。


  创业邦:创意产业的市场是存在的,但商业模式都还在摸索期,只有一些小型公司存在。两位投资人如何看廖传扬的创业前景?


  李丰:我个人很尊敬这样有理想主义色彩的企业和创业者。第一,他们愿意帮助创意者,本身是好事;第二,在做这种企业的过程中会遇到非常多困难,而带着理想主义色彩,同时又充满雄心壮志地去寻找,最后很可能成功。从模式来说,你现在的做法和未来3年后的很可能不同,还很难判断,希望你能够坚持下去。


  徐晨:我同意,像史蒂夫。乔布斯也是以小众的产品对抗大公司,最后形成了文化。从你这个模式来看,作为小公司的状态很好,如果有投资者介入反而不利。以现在比较低的成本,更容易控制方向,自由度比较大,还可以选择改变和慢慢探索。现在国内创意产业的发展还处于早期,等到80后、90后成为社会主流力量的话,这个市场可能更大、更成熟,客户也会有更大的需求。在“非主流”变成大市场的情况下,融资才更有意义。但我认为新茶网现在是非常好的想法,也代表了未来趋势。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