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13年12月 > > 搜狗CEO 王小川:搜狗的五次生死抉择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搜狗CEO 王小川:搜狗的五次生死抉择

  




  2003年时,搜狗立项,搜狐组建研发中心做搜索。现在看来,我其实是踏入了一个看似很没有前途的行业,但当时完全是无知者无畏。


  那时,搜索已经是一个红海行业。要知道,在互联网行业,时间和时机都是非常重要的。百度从1999年就开始做搜索了,我们整整晚了人家4年。而且,这还是一个很少犯错误的对手。回头想,我们当时一头扎进来,其实是挺危险的一件事情。


  从我们自身的条件来讲,也不占优势。一般在创业的时候,需要首先在人、财,物有充分的储备。但搜狗不是这样,它只是搜狐内部的研发中心,从体制上,我们没有那么独立。这就好像要在一个餐馆现有的体制下,用现有的服务员去开一个书店。


  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再重新来一次,我会觉得这是一个很可能会走向失败的事情。但就是因为当时我没有这么多的想法。所以,尽管有很多不利的条件,但是只要你充分地努力,还是有机会突破的。


  具体的突破有哪些?回顾起来,搜狗犯过100个错误,做成100件事情,但有5个关键的突破影响到现在的搜狗,其中3个是与产品的选择相关的,2个是与我们的资本结构相关的选择。


  第一个选择是,我们2003年开始启动做搜索。那时面临的问题是,当时搜狐基本上没有一个完整的技术体系,老板只扔给你6个人头,而且这里面当时基本找不出一个会写C 语言的人;同时,我们没有充裕的资金,很难招到具备很高水平的技术人员。


  我们的解决方案就是在清华找了一些兼职的学生。当时搜狗在清华大学附近设立办公室,挨家挨户敲门找清华的学生。之所以能这么做,也是从我自身的经历出发。


  我18岁获得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比赛金牌,从而保送清华大学计算机系。21岁兼职参与中国最大的校园交友网站ChinaRen的创建。于是,我在清华大学里,和参加计算机编程培训的学生有很多的接触,能够说服他们以兼职的身份加入搜狗;同时,我也能够理解兼职人员的心态,将心比心能够对他们有一个鼓励和管理。


  说服了一个兼职的学生,往往能够带动他身边一批人加入。因为自己的好朋友到一个环境里去工作,大家可能愿意一块去。而且,这样进来的工作人员,往往不是光讲钱和未来发展,看重的是能够和与自己有共同爱好的人一块去做有挑战性的事情。这种心态下,会有更多人愿意投入到这个公司。


  那么,怎样在时间上对他们进行管理?我举一个简单例子,上午11点钟的时候,我就会给他们打电话,问他们,今天中午订了盒饭,你要不要来吃?学生一听,免费的午餐,基本上都愿意过来。而且,会11点半的样子就赶过来,因为12点开饭,总不好12点再来吧。这样,就能调动一下,就能有效地保证他们整个下午的工作时间。


  当然,举这些例子,不是让大家去效仿。我只是想说,在一个困难的环境里面,我们总能够找到一些解决问题的办法。当然,这种解决办法要依赖于我们之前设身处地地有过类似的经验,这是和我们自己的优势相关的。


  第二个选择是,2005年我们发布搜狗输入法。表面看来,我们及时发布了搜狗输入法产品,一经推出就得到市场上很大的好评,立刻将正处于摇摇欲坠状态的搜狗品牌拯救了过来。但其实,这个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的,是个绝处逢生的事情,在做的时候我们自己随时感觉有可能会关门倒闭。


  但是为什么我能够做输入法?第一点,因为当时我们的搜索做得非常不成功,但有了做输入法产品的能力,因为我们在做搜索的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词库。所以,我们把杀鸡用牛刀的方式,用到了输入法产品当中。如果搜索做成功了,我们是不会做输入法的。第二,正是因为我们没有百度成功,所以给了我们要一个压力和机缘,鞭策我们一定要认真对待开发输入法这样一个事情。


  第三个选择是,2008年,搜狗开始做浏览器。最初提出这个想法时,面对的也是一片反对的声音。他们认为,浏览器是没有市场空间的。但好在我们最后坚持了下来。其实我们在研发过程当中,有各种各样的先天不足,包括战略上的不足、技术积累的不足,但2003〜2008年,用了5年的时间,我们还是让这些产品诞生了。


  在这之后,搜狗就经历了两次与资本相关的变革。一次是,2010年,搜狗从搜狐分拆出来独立运营;另一次是,2013年,选择腾讯战略入股搜狗。


  2010年之前,搜狗还是搜狐内部的研发中心,但是那会儿我发现体制已经变成搜狗发展的最大瓶颈,它意味着你不能充分调动人力资源、财务资源集中为搜狗这一个目标努力。


  好多年前就听到有人对我说,“如果你不是一个独立的公司,你是做不成这件事情的”,我到2010年的时候才真正认识到了这样一个问题。但后来发现,这种后知后觉也是一件好事。


  人经常说,看世界的时候有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看山是山,很简单,我们做搜索就做;到后面第三个阶段,叫做看山还是山,你终于明白了这件事要做成,背后你需要什么样的市场环境、竞争力和体制环境。


  在这中间还有一个看山不是山的环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人们会抱怨体制上的不足,老板怎么会不支持,等等。但我们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就把精力放到了最重要的产品模式上,所以平稳地度过来了。之后才能够上升到我们在体制上的竞争力。


  我前几天翻看吴晓波写的《激荡30年》,里面讲到联想也曾经历过类似的过程。我们在工作里面因为不懂,而不是因为精通,才使得我们少犯很多错误;因为我们热爱和坚持,才使得我们把所有困难都忘掉。今天的搜狗已经是有2000多人的公司,在互联网行业里面算是小有规模。同时随着腾讯的入股,搜狗现在变得更加独立,也更加能够有自我成长性。在这3年里我们已经看到,搜狗的收入翻了十几倍,人员也大概有8倍的扩充,连续12个季度收入保持了23.8%的复合增长率,明年还会有高速的增长。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