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09年02月 > > 刘再德:走过硅谷败局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刘再德:走过硅谷败局

北京快网科技CEO刘再德

  《创业邦》记者 刘明君

  虽然北京已是寒冬,但北京快网科技CEO刘再德还是保持着在硅谷时的穿着习惯,上班时只穿一件公司文化衫。硅谷的公司大多会固守一个传统,不管规模大小,都设计具有公司特色的文化衫,象征公司当下的理念和追求。在硅谷工作多年,辗转数家公司并多次创业的刘再德拥有了很多家公司的文化衫。2006年回国工作时,刘再德把这些文化衫都带回来了。

  在这些文化衫中,数量最多的是一家叫FirstIP的公司文化衫,刘再德对记者笑称,“我以后基本不用买T恤了。”笑容中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FirstIP是刘再德在硅谷创立的一家公司,后来在本世纪初期的互联网泡沫期间倒闭。

  亲历狂热与崩溃刘再德很早就接触了互联网。1987年,在美国Syracuse大学念博士的他开始做一些互联网的研究项目。1990年从学校毕业后进入了加州研究超级计算机的MasPar公司工作,这当时是硅谷获得投资最多的一家公司。1993年刘再德进入了提供网络点播服务的Ncube公司,更多的接触了互联网。

  他从正在加速发展的美国互联网中看到了机遇,便和几个伙伴在1995年创立了提供网站负载均衡服务的Resonate公司,业务跟今天的CDN(内容分发网络)服务本质上一样。让刘再德很有信心的另外一个原因是,1996年他发明了基于TCP内核的三方连接与URL负载均衡技术,成为美国互联网引用最为广泛的专利。

  Resonate的发展十分良好,包括Yahoo、Ebay等很多公司都成为客户,也获得了包括KPCB等许多机构的多轮投资。公司原本决定在2000年初上市,但3月份纳斯达克出现了一次突然性的大跌,就推迟到了10月,“这其实是股市崩溃的一个警示信号”。

  而早在Resonate确定上市的规划后,刘再德已萌生退意,打算再度创业。2000年初,刘再德在跟一些投资人表示了这些想法以后,很快就有投资人表示要予以支持,“我就有个创意,其他什么也没有,连商业计划书都没有写,投资人也没想商业模式是不是成熟,就投资了。”

  一个让刘再德后来有些后悔的情节是,根据开发预算,他只跟投资人要了300万美元的第一轮投资,“当时投资人都劝我多拿一些钱,甚至在签完协议以后,还有其他的投资机构找到我。”从刘再德的描述中,不难窥见当时硅谷的投资狂热。而资金过热,正是造成后来造成纳斯达克股市崩盘的原因之一,很多甚至没有多少收入的硅谷高科技公司也可以IPO.从2000年10月开始,纳斯达克指数一路往下猛跌,美国一大批包括互联网公司在内的科技企业倒闭。泡沫终于淹没了互联网行业。

  失败的教训

  在2000年底拿到投资的刘再德,正“事不关己”的沉浸于新公司产品研发。他也感受到了泡沫破灭带来的烦恼,其手头持有的Resonate的股票从40多美元一路狂跌,等到可以兑现退出时,已经跌到5美元。当时,刘再德曾跟在硅谷的一个好友联系了两次,第一次朋友还说公司正在大规模招人,第二次却说公司要关门了,“当时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真实情况远非“不可思议”所能形容,刘再德很快有了更切身的感受。到了2002年下半年,FirstIP公司的产品即将推向市场,但最严峻的危机是,根本找不到客户,“等到产品出来时,那些公司全垮了,我本来是要针对这些客户来销售的。”

  与此同时,FirstIP的资金快用完了,刘再德又去找第一轮的投资人,“但是他们也完全变调了”,他陆续找了近30家其他投资机构,一直到2003年初,最终发现“融资渺茫,没有人愿意在互联网上投资”。现实的情况是,昔日的硅谷之星:最大的宽带网络提供商Excite、最大的网络服务公司Exodus、最大的网络搜索公司Inktome等许多拥有“行业第一”和“最大”称号的巨头都已经倒在互联网泡沫中。

  2003年初,在经历了大裁员、融资无望的情况下,刘再德宣布FirstIP倒闭,“失败的确让人沮丧,关门的时候,大家都走了,剩我一个人,哭得很厉害。”这是他最灰暗的一段时光,“不知道做什么,也不想去找工作”。

  假设可以再回到2000年前后的狂热期,跟投资人多融一些钱似乎理所当然,刘再德也这样想象着,但认为FirstIP最终倒闭并不是融资少的问题,“比我们融资多的公司很多,也都倒闭了,如果没有真正能赚钱的商业模式,靠融资无法持续。”他认为,FirstIP和大多数当时倒下的硅谷公司有着共同原因:技术研发周期的延迟,商业模式失效,管理不善。

  和FirstIP一样,很多有技术但没有找到需求的硅谷科技公司也在网络泡沫中倒下了。最知名的例子莫过于Parc公司,世界上第一个商用鼠标、图形用户界面、以太网、以及打印机等很多的发明都来自Parc,但最后是苹果、微软等公司依靠这些专利创造了财富。“在硅谷的创业上史,你可以看到很多先驱都成了先烈。”但刘再德仍对那些技术精英们表示由衷的敬佩,“这些创业者虽然没有给自己带来财富,但为世界创造了财富,后来的人们都在用他们的成果。”

  硅谷当时狂热的竞争对于很多创业公司的商业模式也产生了很大冲击。微软跟Netscape的浏览器之争就是明证,在Netscape以付费浏览器作为商业模式后,财大气粗的微软就宣布了自己的浏览器免费,Netscape最终被迫于1999卖给AOL.“成熟的公司一看你来冲击,就用钱来砸你,本来有商业模式,也变成没有了。”

  向过去学习

  如果岁月可以重来,会怎么做?很多人失败之后难免都会这样设想,刘再德大笑,“我应该会多融一些钱,然后搬到中国来做,降低成本,还占领了中国市场!”虽然不能再做FirstIP,但刘再德如今真的回到中国创业。

  尽管经济形势不容乐观,但相较于一年前,刘再德带领的快网已获得了6~7倍的业务增长。快网主要是帮助互联网企业进行加速和分流,而对客户来说,背后的一个诱惑就是可以节省大量成本。因为有现实的需求,“现金流、商业模式收入都很好”。

  由于曾经的失败经历,生活中酷爱滑雪的刘再德在企业运营上更加小心翼翼。“就像滑雪一样,没有一次次的摔倒,很难滑好,摔得多了,防范意识就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对于那些正在应对危机的中国创业企业,刘再德认为节省成本十分重要,因为当下开源很难,“你能想象的开源方法,大家都想到了,节流更重要。”比如业务外包,可以省去前期投入并减少维护费用,这正是当年一些美国互联网企业成功度过危机的策略之一。“我们提供的CDN服务也是这样一种双赢模式,”刘再德已然深刻的明了危机带来的机遇。

  他还认为扩张是十分危险的事情,应该更专注,并审查自己的商业模式,把不能带来收益的砍掉,“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把它做到最好,你就能赚钱,就能活下去。”这正是传奇CEO杰克。韦尔奇的经营之道和危机因应策略,虽然GE业务极为多元化,但韦尔奇的要求是,必须能带来高利润,否则就砍掉。为了提高公司的赢利能力,刘再德在2008年砍掉了IDC(互联网数据中心)业务,专注于CDN服务。

  回忆起9年前的危机,刘再德仍觉得很震撼的一个情节是:在最艰难的阶段,硅谷的一个美国朋友去拍了很多要倒闭的公司,哪个公司状况最惨,他就会去拍,而很多面临公司关门的创业者也都勇于面对自己的人生低谷,愿意被镜头记录。

  当下,中国的创业者需要的何尝不是这种坦然直面危机的心态呢?

  刘再德简介

  美国Syracuse大学计算机系硕士、博士。早在1987年,美国政府做出开放互联网决定之前,他便开始了互联网的研发。1996年,刘再德发明了基于TCP内核的三方连接与URL负载均衡技术,成为美国互联网引用最为广泛的专利。2004年,在Speedera一年之间提交10项CDN相关的专利申请。刘再德曾任德丰杰龙脉中国基金顾问,Akamai(全球最大的CDN服务商)事业拓展总监,Speedera(被Akamai以1.3亿美元收购)研发与战略副总裁,创立了包括FirstIP、Resonate(2000年在纳斯达克上市)等多家科技公司,还担任美国硅谷科技协会联合创始人、副会长等职。2006年回国创立北京快网科技。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