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公众号二维码
创业邦
帮助创业者成功
快鲤鱼公众号二维码
快鲤鱼
发现最前沿的创新公司
毒舌科技公众号二维码
毒舌科技
「毒」立思考的科技媒体
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09年02月 > > 硅谷银行前CEO丁毅:中国将迎来黄金20年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硅谷银行前CEO丁毅:中国将迎来黄金20年



  商业社会里,创业公司最期待的伙伴莫过于,无论在经济的太平盛世,还是盛景不在的萧条期都能给与支持的伙伴。对于很多硅谷的创业公司而言,硅谷银行(Silicon Valley Bank)就树立了这样一种忠实伙伴的形象,而这一切都归功于其前任CEO丁毅(John Dean)。


  对于年过六十,已经从职业CEO角色退下来的丁毅来说,其职业生涯中被业界公认最漂亮的一战,就是扭转了硅谷银行的颓势。在1993~2001年丁毅任职的8年间,硅谷银行的资产从9.35亿美元增长到55亿美元,市值也由上市之初的6,300万美元上升到2000年顶峰时的30多亿美元。1997年,他被美国《商业周刊》评为硅谷25个最伟大的“影响者和推动者”之一。


  丁毅更不可思议的业绩是,在正值互联网危机最严重的2000年和2001年,根据5年期内的资本回报率、每股净收益增长率等指标,硅谷银行连续被《美国银行家》杂志评为美国100家中型银行第一名。2001年,他还被《福布斯》杂志评选为全美“50名最为强大的经纪人”之一。同年,根据三年内的收入增长、每股净收益、市场回报率等指标,他领导的硅谷银行的控股公司SIVB(SVB Financial Group)被《财富》杂志评选为全美“增长最快的100家公司”。


  其实,硅谷银行已是在丁毅的带领下实现扭亏为盈、重新大翻身的第5家银行。加入硅谷银行前,他还担任过多家银行的CEO:太平洋第一银行(1991-1993);华盛顿第一洲际银行 (1989-1991);俄克拉荷马州第一洲际银行(1986-1989);第一银行系统公司 (1981-1986)。在丁毅的管理下,这些银行都从困境中走出来,取得了显著的增长和利润回报。由此,他在美国金融界获得了“银行大逆转专家”的称号。


  由于其卓越的职业CEO经历,丁毅被沃顿商学院聘为顾问委员会委员,他还是夏威夷大学亚太企业家中心(Pacific Asian Center for Entrepreneurship)的主任。除此之外,他也担任了美国多家非赢利性创业企业辅导机构的创始人和主任,如Entrepreneurs Foundation,HiBEAM等,他常常在世界各地发表关于领导力及如何建立成功企业等方面的演讲,是美国知名的企业导师。


  《创业邦》杂志近日对丁毅先生进行了专访,听他讲述有关硅谷银行的传奇及商业感悟。


  互信文化是成功基因


  《创业邦》:从1993年到2001年,您一直担任硅谷银行的CEO,这段时间硅谷银行取得了持续而快速的增长,您认为这种成功的“基因”有哪些?


  丁毅:我个人认为有几个方面的因素。我相信企业文化是取得成功最重要的因子。我们在文化建设上花了很多的精力和时间,在组织中创造了新的价值观,就是要相信和尊重雇员、创新、合作。我认为这是任何取得成功的公司长期健康发展的最重要基础。其实要让人们在一起工作很容易,但是让人们一起合作就很不容易。很多人都不会主动帮助别人,只考虑自己做事情会不会有报酬。公司暂时成功很容易,但要保持长久成功,一定要有合作和信任的文化。


  《创业邦》:在您出任CEO之前,硅谷银行应该已经存在另一种公司文化了,您怎么去调整?


  丁毅:的确如此,我们花了几年的时间来改变。当时的公司文化中也有一些好的因子,但是我们认为整体上还是不利于沟通的,不能产生合力,而且没有系统化的员工股票期权计划。我进来以后,就建立了员工持股制度,让所有的员工都开始为自己认真考虑,因为他们不是员工,而是主人。到了当年年底时,公司表现就比以前好了很多。我们还建立了很好的退休保障制度,福利条件也比以前有提高。在每个人都有了公司的所有权后,大家就都开始互相尊重,也有了很多相互合作的理由。


  在市场开发上,我们付出了很多努力。如果你观察美国的企业和风险投资行业,会发现硅谷银行很专注,与众不同,我们主要集中在VC及VC支持和投资过的企业上,这也是我们取得成功的另外一个因素,就是要有与对手进行差异化竞争的能力。


  《创业邦》:为什么其他银行不能复制硅谷银行的模式呢?有人认为,硅谷银行的成功是因为硅谷这样一个特殊环境,跟企业有良好的关系。您的看法呢?


  丁毅:如果你分析我们的商业模式,就会发现,我们做的任何事情其他银行都能做。问题就是为什么我们能做成功?我认为这跟产品无关,关键在于人和公司文化。


  硅谷有许多银行,还有很多比我们大得多的银行,所以环境只是个很小的原因。长期以来,我们都努力向VC行业证明自己,并给他们提供强大的支持。我跟一些VC和企业家都说过,一些大的银行业务多元化,如果他们这样做,还是可以活下去,可是如果我们多元化发展,就会很难发展。我们更专注,加上我们的全员持股计划,以及有合作精神的员工,所以我们就赢了。


  《创业邦》:您领导硅谷银行度过了2000年开始的互联网泡沫危机,当时的策略是什么?


  丁毅:危机时,许多公司都受到了影响,包括VC支持过的一些公司,但是这些公司都更有闯劲。此前我们在选择客户企业时都做过分析,它们是否获得过投资,投资机构是谁?在网络泡沫时期,我们仍然支持这些很有潜力的企业,你知道这是很好的时机,在低谷时期做生意很划算,所以2001年时我们的业务特别多。没有受到多少影响,你必须提前制定危机应对策略。


  中国的黄金时代


  《创业邦》:您觉得中国也可以复制硅谷银行这样的模式吗?


  丁毅:很多人跟我交流过这个问题,所以我知道很多人都对建立中国版的硅谷银行很有兴趣,而且这两年更加强烈。但是现在还要继续期待政府部门的意见,还需要找一些合适的人以及资本来做。


  《创业邦》:作为资深的风险投资人,在您看来,中国和美国VC行业的差别有哪些?


  丁毅:从投资机构的结构、投资人才等来看,中美两国已经没有什么差异了,两国都出现了很多优秀的投资人,两国VC行业的联系越来越紧密。但是,从历史上看,中国的VC行业起步于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则更早,所以市场会更成熟一些。不过中国的VC市场正在快速赶上,你可以看到已经出现了一些大的发展,现在人民币基金正在陆续成立。


  当然还有一些区别。当我们谈到美国的风险投资,首先想到的是IT、健康产业、新能源、清洁技术等;如果在中国谈到这些领域,我想健康产业投资还是比较少的,不过这会是一个让业界惊讶的投资领域;同时,中国在传统领域的投资比如零售领域,增长速度很快,而硅谷并不存在这样的情况。


  《创业邦》:中国的PE和VC在经济发展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而且进入了许多传统行业,比高科技行业比例高一些。


  丁毅:美国的自由经济市场的历史比中国要长一些,很多传统行业在美国处于很成熟的状态。所以,中国在传统领域还存在很多投资机会,而美国就没有。另外有一个很自然的原因,中国有很多创业者。如果你看看今天的硅谷,有超过50%的企业家或CEO,创始人都是中国人或者印度人,这很让人惊讶。我想中国创业者的春天来了,大家都对创业感兴趣。


  《创业邦》:很多LP都开始对中国市场感兴趣,您认为未来几年他们会怎样看待中国市场?


  丁毅:全球有两个主要的资本市场,美国和欧洲。根据我的观察,欧洲的投资方进入中国的步伐会放慢一些,美国的投资基金更加积极,很多LP正在瞄准中国市场,也有很多基金已在中国有了很好的基础,比如IDG成长基金,红杉资本等。但是,现在美国由于经济危机,一些基金也在稳固自身,所以会更谨慎一些。回过头来看几年前,在美国募集资金很容易,有过几年的黄金年代。未来一段时间募集资金的难度会加大,中国市场的竞争也将越来越激烈,投资机构的业绩压力会更大,从短期来看,已经进入中国的LP都会放慢节奏,稳固自身。但是从长期来看,美国的LP还是看好中国市场。经济不景气的时候,投资或许会慢一点,实际上是好事。


  《创业邦》杂志:红杉资本曾表示美国风险投资行业的黄金年代已经过去了,您的看法呢?


  丁毅: 我不认为黄金年代已经过去了,硅谷永远不会落伍,它是美国的前沿。现在风险投资行业正在巩固,你可以看到加州也正出现更多的投资公司。


  从美国来说,硅谷有很多优秀的创业者不断出现,他们需要VC的支持。美国接受来自世界各地的创业者,不分种族、地域、语言,很多创业者都很有进取心,努力工作,有能力建立起公司。这就是黄金时代可以继续的一个原因。


  谈到这一点,我认为中国的投资将会迎来黄金年代。虽然目前可能会放缓,但实际是在继续加强,中国未来20年都会吸引全球的兴趣,将会成为全球风险投资的中心。


  CEO要经常展露微笑


  《创业邦》:您见过很多成功企业家,觉得他们有一些共同的特质吗?


  丁毅:有很远大的目标,能够坚持、专注,有热情。当我们观察一个创业者时,首先感受到的是他们的热情和专注,优点是他们有如此强烈的创业热情,当然有时候这也会成为缺点,因为它会遮挡住其他的事情。但你还是想看到这些创业者身上的激情和自信、求知欲望,还要看他们能不能打造出优秀的市场策略和强大的产品。


  优秀的企业家还善于倾听别人的意见,学习别人长处,发现并改进自己的弱点。当然不是别人讲什么就去做什么,还要能坚持自己的立场,做出正确的决定。有一个CEO打电话给我征询意见,说别人给他介绍了两、三个机会,我问他会怎么办,这个CEO说想尝试一下,我建议他要冷静。过了一阵子,他又跟我说,很感谢你的提醒,幸亏我没去做。


  我认为一个企业的创始人或者CEO还要能适应艰苦的环境,因为很多时候他们手头的钱不多,压力很大,必须很坚强才能建立起一家优秀的公司。


  《创业邦》:根据您的经验,您认为CEO或者企业家最容易犯的错误是什么?


  丁毅:我认为CEO或者企业家都需要有很强的自我意识和自信心,但有时候自我意识太强会让你偏离方向。我跟很多人讲过,有时候CEO就因为“CEO”这个头衔而遭遇很多困难,很多CEO会获得身边人的赞扬和恭维,一些CEO会因自大而认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CEO一定要对自己有清楚的认识。


  对于早期公司的CEO或者创业者而言,专注很必要,对成功和商业模式都专注。但是,有时候也需要体现创造性的弹性,有一些人太专注,就可能听不进别人的意见,不会去尝试新的东西。如果你去看美国的成功大公司,机遇往往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如果CEO能专注,并且有一些弹性,做一些改变,他就能带领这个公司继续往前。


  《创业邦》:现在很多创业者都很难找到合适的合伙人,您有什么建议?


  丁毅:我想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首先要认清自己,大部分的CEO和企业家都不了解自己。一般而言,成功的企业家或者CEO都对自我有一个良好而正确的认识,这样心里就会有明确的结构和规划,知道朝什么方向发展,应该找什么样的人。


  《创业邦》:成功的企业家或者CEO可以训练出来吗?


  丁毅:我认为企业家是可以被教导出来的,实际上他们也需要被教导,比如说有一些企业家,我称之为长着一张大嘴的“Hip-Pop”歌手,他们太过于表现自己,不愿意倾听别人。我们应从倾听中学习,所以CEO是可以被教导出来的,教导他认识自己。当然,你还可以对其进行测试,了解他们如何思考,如何行动,很多500强大公司都有这样的问题测试,能让他们了解自己。CEO可以被训练出来,但是需要有人监督,需要和别人交流,真正的倾听别人。


  《创业邦》:您认为大部分中国创业者遇到的挑战和机会是什么?


  丁毅:就挑战来说,我认为许多创业者还没成为一个合格的CEO,所以不能进行科学化的管理,很多公司没有职业化的CEO,但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改变,越来越多的公司成功IPO,管理培训也成为公司发展中的重要部分。从机会来说,我觉得中国是一个创业的好地方,未来20~30年,中国的创业者都有很多机会。


  《创业邦》:创业者和CEO是一个特殊的职业,您认为身处现在这样高压力的时代,该怎么做到生活和工作的平衡?


  丁毅:我认为CEO在公司里不用太过于严肃,要幽默一些,可以说些笑话,跟员工共同享受快乐,尊重他们。这样的话,不管你做什么,成功或者失败,都会觉得世界还在继续,不会有世界末日。很重要的是,CEO在员工面前要常常展露微笑,当CEO在微笑,整个公司就在微笑了。因此,即使是在最艰难的时刻,也要微笑,保持轻松。另外,要有良好的家庭关系,如果家庭生活融洽的话,将会对其他方面起到很大帮助,包括工作。


  丁毅的危机应对经验


  1.现金为王


  2.立即行动,高效执行


  3.收缩战线、保存实力


  4.专注于核心事业


  5.充分沟通,上下一心


  6.自信


相关链接:



丁毅:危机的生存法则

客服微信: cyzone2019

上传项目 文章投递 寻求报道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