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 《创业邦》杂志 > 2009年02月 > > VLP虚拟整合顶尖律师 用互联网模式帮客户省钱
上期封面
历史查询:

VLP虚拟整合顶尖律师 用互联网模式帮客户省钱

  《创业邦》本刊记者 刘明君

  2008年12月,来到中国参加一场投资论坛的美国律师罗珊(RoseAnn Rotandaro),在闲暇时突然喜欢上了宾馆房间里播放的中国电视节目,在电视工业更为发达的美国家乡,她基本不看电视。其实,罗珊感兴趣的不仅仅是中国电视节目,她还带着成立才5个月的新公司到中国来寻找商业机会和合作机遇,“中美隔着太平洋,但网络可以将我们和客户连接起来。”

  罗珊是2008年7月在硅谷成立的虚拟律师事务所Virtual Law Partners(下称“VLP”)的创始合伙人之一。VLP成立后,很快成为美国各大律师事务所、律师、高科技企业讨论最多的话题之一。获得如此关注的原因是,VLP打破了传统律师事物所的“水泥砖墙”模式,没有统一固定的办公空间,律师就在家里或者其他任何地方通过互联网来为客户服务。更让业内人士的惊讶是,VLP倡导生活和工作的平衡,律师们可以自己决定工作时间、服务项目、服务价格。而对客户来说,VLP的著名律师们以远低于传统大律师事务所的价格来提供服务,极具诱惑。VLP引起关注的一个原因是,其另外一位创始合伙人是曾经改变了美国律师服务模式的克雷格(Craig Johnson)。

  技术成就“虚拟 ”

  在互联网开始起飞的1997年,就有硅谷的律师公开撰文提出建立依托网络的“虚拟法律公司”,当时任何在家里处理业务的律师都可以被称做“虚拟”的律师。后来开发出来的一些虚拟技术,如VLOTech (Virtual Law Office Technology)、DirectLaw等,也促成一些人数在10人以下的“小作坊式”虚拟法律公司的出现,但规模无法做大,而且不能协同处理复杂的大案子。

  VLP成为一家名副其实、广受关注的虚拟法律公司的重要技术基础是,公司安装了以云计算为基础的RingCentral电话服务系统,也就是一种互联网虚拟电话中心。罗珊说,“我们很依赖网络会议和其它先进的技术来提高效率,保证跟顾客接近。”依靠这个系统,VLP能通过网络高效的与全美甚至全球的客户或潜在客户连接。VLP负责网络技术的副总裁迈克尔(Michael Ferrel)认为,这个系统能帮助VLP的律师比传统律师公司有更快的反应速度和处理速度,比如不用花几个小时飞去另外一个城市处理业务。“电话中心还能让我们像传统的法律公司一样工作,同时减少了企业的管理费用和终端费用,保持了公司的竞争性。”

  抛开模式创新,VLP无疑也是经济低谷时期通过技术降低成本的另一种创新,代表了一种趋势。最近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现在的经济环境下,超过72%的中小企业都在降低间接成本,提高工作效率,还有超过1/4的公司在缩减办公室空间。

  “虚拟法律公司现在还没有高度的组织性,”资深律师约瑟夫(Joseph Kashi)两年前创立了在家办公的虚拟法律公司Law Offices,至今仍只有几名律师,但约瑟夫很看好公司的前景,“不景气的经济将推动虚拟法律公司的起飞,我们看到了很多机遇。”

  对VLP来说,强大的技术支撑无疑大大有助于快速扩张。在过去的5个月里,VLP的律师增长到了30名,已经成为美国最大、也是发展最迅速的虚拟法律公司。罗珊告诉记者,“估计到2009年底将达到200人。”

  帮客户省钱

  可以看到,1990年代推动美国经济高速发展的新经济都有虚拟的“影子”。比较来看,如今的VLP无疑是一种拥有更创新含义的虚拟服务经济的体现,这种服务模式的一大优点是能为客户和律师带来双赢。

  “VLP的费用比传统律师事务所要低很多,”罗珊表示,传统的大律师事务所每小时服务价格一般都在800美元左右,而VLP的平均价格为400美元/小时。价格差别巨大的原因就是,在这种被同行称为“有老师,没有图书馆管理员”的虚拟模式下,VLP的日常管理费用大大降低,也免去了豪华办公室的租赁费用。

  无疑,在目前的经济低谷中,这种服务模式十分应景。在以前,虽然很多企业与大法律公司的服务关系建立在高费用的基础上,但大部分企业仍然没有必须去改变的压力,“当时一切都在繁荣发展,客户没有去仔细考虑成本,现在一切都变了,应该有更多的替代性选择。”VLP的另外一位创始合伙人安德里亚(Andrea Chavez)说。

  VLP还保证让客户对费用支出一目了然。“客户可以监督费用。”罗珊表示,律师每周都会将自己为客户工作的时间在网络上公布,客户凭借密码登录以后,就能看到每个项目的费用明细,包括详细的服务描述。

  处处为客户着想也体现在更多细节上。在管理制度上,VLP没有像大律师事务所一样,在公司建立“不晋则退”(好则晋升,差则辞退)的激励机制,因为在这种机制下,律师的淘汰率很高,不能保证律师对所服务客户信息的持续了解。“VLP 为律师提供良好的工具、资源、福利和工作环境,律师能长期留存,与客户建立长期合作关系。”罗珊表示。

  VLP的模式也正在赢得很多客户的认同。目前,公司客户已经超过了200个,主要都是大中型企业,罗珊说:“每名律师都起码能带来8个以上的客户。”在业务方面,除了不做牵涉人力和精力太多的诉讼业务以外,VLP几乎都有所涉及。

  “慷慨”的工作

  在VLP,律师的自由度更高,每个律师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设定服务价格,决定服务的客户类型。更让业界惊讶的是,VLP的律师们拿到手的钱占其服务费的85%,只需要向公司返回15%的管理费用。而目前美国的大律师事务所的行规是,律师要上交给公司30%~40%的服务费用。

  同时,对于传统的律师事务所来说,律师的薪酬都是按照为客户的工作时间(Billable hours)来算,即每个律师每年必须完成一定量的计酬工作时间。VLP则没有这种要求,律师完全决定自己的工作时间,非常强调生活和工作的平衡。

  VLP已经引起了很多大律师公司的关注,毕竟目前的经济形势为传统的法律公司带来了压力,美国IPO市场甚至回到了1973年石油危机时的萧条状态,大量传统律师事务所正在削减团队,越来越多的律师出现在人才市场。VLP倡导工作和生活平衡的文化吸引了越来越多为之“兴奋”的律师,仅仅在2008年7月份,公司就在一周内就收到了超过200份律师简历。有美国的律师同行如此评价VLP的模式,“这是一份慷慨的工作。”

  这种“宽松”的企业文化与VLP三位创始人的背景有很大关联。罗珊在自己的经历中就有太多的“惊人之举”:曾参加美国的志愿组织和平会,去北极洲地区给爱斯基摩人讲课,还在阿拉斯加自己动手造过房子,并于1980年代来中国当过老师。罗珊曾在Wilson Sonsini Goodrich & Rosati律师事务所工作了6年,2003年创立了Armor Legal Counsel律师事务所。同样不安分的安德里亚也自己创立了一家小的虚拟法律公司Lion Tech Law.这两个既享受生活又热爱工作的律师都遇到了同样问题,很难扩大律师事务所的规模,无法做大项目。而Venture Law Group(“VLG”)律师事务所创始人,曾为Wilson Sonsini Goodrich & Rosati律师事务所二号人物的克雷格在退休后,也一直期望做一些更有挑战性的事情。当罗珊和安德里亚找到心目中的“英雄”克雷格咨询难题时,三人最终决定一起创立了VLP.倡导工作和生活平衡的VLP成立以后,果然招募了很多拥有闪耀的另类经历的著名律师。比如有获得了2008“欧康纳国际短篇小说奖”和2008“新加坡文学奖”提名的美国作家温纳(Wena Poon),还有美国著名的葡萄酒专家、曾攀登过阿尔卑斯山的拜尔德(W.H. Baird Garrett)。在VLP网站的首页推荐中,所有的律师都衣着休闲,并重点介绍每个人的生活爱好。“控制自己工作时间的时代到来了。”已经61岁的克雷格十分看好VLP的发展。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创业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创业者实现创业梦想
创业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创业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创业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